普列希特《我是誰》:墮胎是道德的嗎?從人性尊嚴、功利主義與道德感三條路徑切入討論

普列希特《我是誰》:墮胎是道德的嗎?從人性尊嚴、功利主義與道德感三條路徑切入討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於哲學思考與自我省思的著作不勝枚舉,但《我是誰?》卻與眾不同。因為過去從未有一本書能橫跨哲學、心理學、人類學、古生物學、腦部科學……等領域,這麼全面性地帶領讀者去思考各種人生重大的哲學問題。

關於「位格」意義的想法並非源自邊沁本人。對他來說,能夠達到讓最多人獲得最大快樂的行為,便是在道德上最好的行為,而他並沒有提到「位格」的問題。他的後繼者發現了兩個薄弱的環節,並試圖加以排除。第一個問題是,我們究竟該如何理解「快樂」?邊沁認為,快樂是最廣義的快感的體驗。但是他最出名的學生,也就是身兼哲學家和自由派政治家的密爾(John Stuart Mill),卻對這個定義感到極不滿意。

他想要讓功利主義擺脫一般的疑慮,即認為其對快樂的看法是空洞而膚淺的。因此,相較於身體的快感,他賦與精神的快樂更高的評價:「寧可做一個不滿足的蘇格拉底,也不願做一頭快樂的豬。」然而,若是精神比純粹的身體快感有更高的價值,那麼一個在精神上才華洋溢的成年人也就比一個新生兒或一匹馬來得更有價值,也就是說,只有一個全面的、整體的人才是一個「位格」。

相反的,胚胎並不具備複雜而多面的意圖和願望,它們也許有想要活下去的本能,不過蠑螈也同樣有這個本能。因此,對偏好功利主義者來說,並不存在一個足以絕對禁止結束胚胎或胎兒生命的理由。當然,胎兒自某個生長階段起會產生意識,但是豬和牛也有型態類似的「意識」,我們卻還是照殺照吃不誤。據我們所知,胎兒並沒有一個在「複雜多面的意圖和願望」意義上的意識,因此便產生了一個通行的基本準則:胎兒的生命原則上是可以在任何發展階段予以終結的,尤其是當它能明顯減輕母親的痛苦並大大提升她的幸福時。

以上是功利主義的論點。無疑的,這個論點比引證康德對婚生胎兒的絕對人性尊嚴要來得清楚。不過,這個立場同樣也有缺陷。人們可能會質疑,胚胎雖然在精神的活動上也許只有蠑螈的程度,但它身上卻隱藏著發展成愛因斯坦的潛力;它若不被終結的話,有一天將會成為一個具有願望和意圖的人。這麼說來,它難道不是一個潛態的位格嗎?沒錯,這個論點乍聽之下似乎很有道理,不過「潛在的可能性」一般並不能作為決定性的道德標準。

現在我們來到第三條路徑,看看豪瑟的觀點。他認為,每個正常人都有類似道德感的東西、一個「直覺的」道德。如同我們看到的,功利主義在墮胎問題上有個清楚的立場。但是這個立場帶來的結果,也就是無法解釋對幼兒生命的絕對保護,卻會讓許多人直覺不妥。

當道德哲學家聽到「直覺」這個詞的時候,一般都會毛骨悚然;如果有人提倡不要拿直覺來作為論據的話,那麼康德派哲學家和功利主義者將在幾秒鐘之內迅速與他結為盟友,因為他們認為:感覺是不可靠的、是因人而異的、是依情緒而定的、而且各個文化也不是在面對所有情境和問題時都有相同反應。有鑑於此,西方哲學便嘗試藉助理性來解釋他們的論點,為的就是要讓每個人都能理解。

道德哲學對於感性的強烈排斥,乃是源於哲學與教會之間的爭戰。為了擺脫宗教的束縛,大多數哲學家都尋找理性或盡可能不帶感性的解釋,而以知性和理性去定義人。如同我們在第一部看到的,這樣的「人的概念」並不正確。就像潛意識和意識一樣,身體和心靈也是不可分的。如果我們的道德總是和我們的感性有關的話,那麼我們就不能輕易摒除它。當然,感覺不是唯一有效的標準,但是道德若是放棄了和直覺的相容性(我們道德感的生物基礎),那麼這樣的道德必定不如一個符合直覺的道德。

在幼兒問題上做出功利主義的回答(不考慮感性,因為感性不宜作為理由),真的有道理嗎?再進一步問:像功利主義那樣,把「公平的感覺」放在最高的仲裁位置是有意義的嗎?這符合我們的天性嗎?如果有個女人站在一棟失火的房子前面,房子裡有她的嬰兒和她的牧羊犬,而她只能救其中之一的話,那麼她應該違背所有本能和情感而基於公平理由去救那隻牧羊犬,就因為牠有可能帶來更大的益處嗎?

我們可以說,關於生命的價值和尊嚴的權利,並不源自於「生殖行為」,因此我們也看不出為什麼在三個月之內不可以墮胎。殺害發展超過三個月後的胎兒所涉及的道德問題則將逐月增加。當父母獲知自己可能生出一個有嚴重智能或身體缺陷的孩子而又沒有能力照顧他時,他們很可能會狠下心決定結束其生命。功利主義把父母與胎兒兩者的希望、意圖以及潛在的痛苦放在天秤上比較,雖然很殘酷,卻是無法避免的。

如果孩子一出生後就處於昏迷的狀態或不靠醫療儀器就無法存活,例如患有嚴重心臟病、一輩子都必須和醫學器材相連,這時父母面臨的抉擇又更難了。父母們除了依據明智、誠懇的建議來衡量自己的感受(他們的道德感以及希望與意圖)以外,難道還有其他的取決標準嗎? 然而,這樣的問題早已不再只是單純的墮胎問題了,它們涉及一個完全不同的領域。他們要我們去思考:「讓一個人死或甚至依照他自己的意願將其置於死地」在哪些條件下會是道德上站得住腳的呢?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是誰:對自我意識與「生而為人」的哲學思考(暢銷紀念版)》,啟示出版

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Richard David Precht)
譯者:錢俊宇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德國暢銷150萬冊,全球授權23種語言
盤踞《明鏡週刊》和Amazon排行榜Top 1超過一年
德國最迷人哲學家──普列希特──驚豔全世界的作品

  • 「提出疑問」是你永遠都不應該失去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