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的同時又要顧好經濟,中國基層官員被賦予一項根本不可能的任務

清零的同時又要顧好經濟,中國基層官員被賦予一項根本不可能的任務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上週日,中國全境出現5400個新冠感染病例,感染者人數同歐洲小國瑞士的感染人數相當。但對於堅持清零政策的中國來說,疫情卻是「極其嚴峻」。有人擔心,大規模的停擺浪潮又會來臨。

文:德國之聲中文網

上週六,中國疾控中心舉行新聞發布會,再度強調了堅持動態清零的決心。《新蘇黎世報》報導稱,中國地方官員目前的處境極為艱難,因為中央政府要求他們既不能防疫過度、干擾民生,但也不能掉以輕心,導致疫情擴散。這篇題為〈中國面臨新一波停擺潮〉的文章寫道:

「上週,有關中國將會很快放棄引起廣泛爭議的清零政策的傳言,曾使得中國股市出現短暫的反彈。社群網站上,所謂結束疫情的詳細計劃以及降低入境者隔離日期的傳言,一度廣為流傳。然而,週六防疫部門舉行的新聞發布會顯然讓這些傳言不攻自破。

疫情再次嚴重化的原因,一方面是九月底首次出現在中國的Omicron BF.7變異毒株的傳染率極高,另一方面,十月長假期間出門渡假的中國人明顯多過以往。其結果是,十月份平均每天都有上百個城市發現病例。除此之外,十月中旬召開的中共二十大也給地方政府造成了壓力,畢竟地方官員都不想在這一政壇大事前夕留下不好的印象。諮詢公司Gavekal Dragonomics分析師Ernan Cui表示:『二十大前,一些城市可能沒有及時採取控制疫情的措施,甚至乾脆沒有通報疫情數據。』

有些城市的感染數據很低,卻採取了極其嚴厲的封控措施,這一現象也許說明有些城市可能在故意隱瞞疫情的實際情況。新疆烏魯木齊的居民被要求足不出戶已經三個月之久,而當地官方通報的每日新增病例卻只有兩位數。十月份,河南省會鄭州也曾實施為期三週的封控,而官方通報的病例也只有一到兩位數。即便是在中國,如此低的感染病例也不會引發嚴苛的封控措施。」

隨著疫情的不斷擴散,中國再度發起大規模停擺措施的風險也在與日俱增。目前有六座大城市處於封控狀況,北京再度收緊了防控措施,外地進京受到了嚴格的限制。

「觀察家們普遍認為,中國如果繼續長期堅持清零政策,經濟將難免付出慘痛代價。經歷了長達三年的疫情限制以及無休無止的核酸檢測和停擺措施後,中國民眾也普遍表現出了厭倦情緒。抱怨呼聲越來越高,還有很多人丟掉了工作,生計失去了保障。

地方政府也越來越感到不堪重負。按照北京的指令,地方官員必須在轄區內做到疫情清零,但同時又要盡可能減少對民眾生活的影響。這完全就是一項不可完成的使命。更何況,一些地方當局的財政已經清零,無休無止的群體檢測和停擺給地方政府造成了巨大的虧空。北京防疫政策的重點是檢測和監控,而不是疫苗接種。這種防疫政策已經將中國帶入了陷阱。」

德國政府就中資入股漢堡港做出妥協性決議之後,相關的討論已經漸漸平息。《法蘭克福匯報》發表評論稱,德國政府的妥協方案能否達到預期的效果,現在還無法定論。評論寫道:

「一方面,讓中資持有少數股權以便同中遠集團保持距離,這是政界的一廂情願,但是否能夠達到目的,仍有待觀察。另一方面,中遠集團是否會接受德國政府的方案,也還沒有定論。有一種可能性是,中國人徹底被激怒,從而將更多的貨船調往中遠集團參股的鹿特丹和安特衛普港。

中國人被激怒後可能做出的反應,已經在此前的討論中被不斷提及,這也恰恰說明了中資參股絕非聰明的夥伴合作,而是一種潛在的風險。與此同時,這場參股之爭也使港口的戰略意義重新受到了重視。新冠疫情期間,全球海運一片混亂,運輸費用飆升,最普通產品的供貨時間也變得遙遙無期,凡此種種,都使人們重新意識到了港口的重要性。更何況,面向出口的德國工業更離不開運作良好的全球貨物流通。而全球貨運的90%是通過海運完成的。

在此背景下,漢堡港不能和歐盟貨運增長保持同步的現狀尤其令人不安。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的數據顯示,漢堡港2021年第一季度的貨物轉運量同2005年第一季度基本持平,而2014年之後,漢堡港的貨物運輸量一直在持續下降。而與此同時,漢堡港對中國的依賴卻日趨嚴重。今天,漢堡港貨櫃轉運量中,來自和駛往中國的貨物佔比已經高達27%。」

  • 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不代表德國之聲的立場或觀點。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