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傷害以愛為名》:觀察無數對夫妻的爭吵模式,可歸納出「眼鏡蛇」和「鬥牛犬」兩種圖像

《當傷害以愛為名》:觀察無數對夫妻的爭吵模式,可歸納出「眼鏡蛇」和「鬥牛犬」兩種圖像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一本有關愛、施虐和權力的書,本書作者身為屢獲殊榮的澳洲知名調查記者,在書中揭露眾多男/女子遭受的家暴經驗,批判司法和社會支持系統失能之處,以及為何有時應該讓人信賴的機構與社會體系,竟反成為加害者的幫兇。

文:潔絲・希爾(Jess Hill)

這就是為何研究者會試圖將施虐者的行為歸納為幾種明顯的類別,這些類別——用學術術語來說——就是我們所知的類型學,是從凌亂的施虐行為中提取出清晰且明顯之模式的一種嘗試,截至目前為止的成效不錯。在一項接著一項的研究中,專家們找到了非常類似的方法來描述不同「類型」的施虐男。我們很想將這些類型視作一種「診斷」——喔,他絕對是這種,不是那種——但在開始前,我們必須注意,即便是定義出這些類型的學者們也都曾表示,要將個別的施虐者確切地放入某一種類型是不可能的。

正如我們在第一章所述,有些男人在一開始看起來像某一種類型,但後來卻又演變成了另一種,而有的則可能是幾種類型的混合體。雖然這些分類無法完全劃分出男性暴力的狀況,但它們是目前我們手上所有的最佳指南。


一九九五年時,兩位華盛頓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在他們的研究成果中有驚人的發現。當時,約翰・卡德曼(John Gottman)和尼爾・傑克布森(Neil Jacobson)博士試圖解開長久以來令研究者們困惑的謎題:「為何有些男人會對女人施暴?」為了尋找答案,他們邀請了兩百對夫妻(伴侶)到他們的實驗室——暱稱為「愛的實驗室」——以觀察他們的爭吵模式。他們在那些夫妻的身上連接了測謊機以記錄他們的生理反應,如心律、呼吸及血壓等,然後,他們請那些夫妻吵架。

某個週六的深夜,他們正在處理六十三對夫妻的數據,而這六十三對夫妻中的男人都有控制型行為及肢體和情緒暴力的歷史,他們都是脅迫型控制者——設法操控其受害者的方式包括孤立她們、微觀管理她們的行為、羞辱並貶低她們的人格、監視她們的行蹤,以及給她們創造一個充滿困惑、矛盾與極度威脅的環境等。

那些數據顯露了一個卡德曼和傑克布森未曾預料的現象——通常人們爭吵時,會有多種體內反應,例如心律變快或血壓升高等,而這也顯示在從絕大多數的男人身上所採集的數據(約百分之八十)。然而,另外百分之二十的男人,他們的生理反應卻呈現了一個完全相反的結果——當他們對伴侶變得具侵略性時,他們的心律反而變慢了;從外表上看起來,他們跟其他的男人同樣憤怒、情緒激動,但其實他們的內在卻非常鎮靜。事實上,當他們用言語凌虐其伴侶時,他們的測量數據顯示出,他們比起先前當兩位博士請他們閉上眼睛放輕鬆時,更感到平靜。

卡德曼和傑克布森一次又一次地重播那些錄影帶,仔細檢視這兩組明顯不同的男人如何吵架,以及他們的方式之間的差異。每一個行為和生理反應——從不經意流露的厭惡到溼冷的手指,再到高聲嘆氣等——全都被仔細地編碼並記錄。最後,從這些詳盡的資料組裡,兩位博士歸納出了兩種圖像:「眼鏡蛇」和「鬥牛犬」。

眼鏡蛇

他們觀察到這一組人數較少的男人(爭吵時的內心很平靜),對自己的伴侶較具侵略性,甚至有虐待狂傾向。他們的行為類似眼蛇,會打量他們的受害者,然後在快速展開攻擊前變得非常專注。由於內在處於平靜的狀態,眼鏡蛇會維持絕對的掌控,他們能夠迅速且殘酷地對待其受害者。而他們也很少有情緒依賴的跡象,有些甚至會逼得他們的妻子不得不欺瞞他們。研究者表示,對他們的伴侶而言,他們很可怕,「但同時也很迷人」。

喬治(George)就是一個眼鏡蛇型的男人。他喜歡用挖苦人的黑色幽默擾亂他人的心神,是一位冷漠且按部就班的施虐者,會用駭人的方式操控他的妻子薇琪(Vicky)。以下是卡德曼和傑克布森對他們生活中的典型場景的描述:

喬治跟幾位朋友在外喝酒到三更半夜才回家。進門後,他看到薇琪和他們的小女兒克莉絲蒂(Christi)在分吃一塊披薩。薇琪很生氣他的晚歸,因此在他進門時便不理睬他。她的沉默激怒了喬治, 於是他大聲地對她吼道:「妳有什麼不滿嗎?」薇琪繼續保持沉默,因此喬治不爽地用拳頭猛烈捶打披薩,並把薇琪撞倒在地。接著,他又抓住她的頭髮在整個屋子裡拖行,最後把她推倒在地,並將披薩吐到她的臉上。他痛毆她,並大聲咆哮道:「妳這個婊子! 妳毀了我的一生!」薇琪表示那樣的爭吵她已習以為常, 她這樣形容:「凶暴、惡劣且猝不及防!」

喬治並不在意那場攻擊,他覺得沒什麼大不了,並說他不記得細節了,「因為它不重要」。除此之外他還說:「她是個婊子,所以活該!」卡德曼和傑克布森寫道:「喬治在情感上並不依賴薇琪⋯⋯但是,很奇特地,他的確需要她。我們覺得⋯⋯他對她的需要很幼稚,他彷彿需要知道自己有能力控制她。擁有這項能力對他而言很重要,也許是因為他小時候很無力。」喬治喜愛對某個人擁有駕馭能力的感受,但在情感上,他並不喜愛薇琪本人——她可以是任何人,只要是某個他能夠控制的人即可。

鬥牛犬

在這項研究中,絕大多數脅迫型控制者的言行模式差異頗大。當他們吵架時,他們的心律會升高,他們的怒氣會逐漸醞釀,並在一段時間後變得更跋扈且危險,最終陷入一種無法冷靜下來的憤怒狀態。在尋找另一種類比動物時,卡德曼和傑克布森發現這類施虐者很類似以好鬥而惡名昭彰的鬥牛犬,因為他們的敵意會慢慢累積到展開攻擊。與冷酷且迴避性的眼鏡蛇迥異的是,鬥牛犬不但依賴成癮、非常沒有安全感,還因病態的嫉妒和偏執而性格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