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在性別平權上的成就,或許能成為國際援助政策的一環

台灣在性別平權上的成就,或許能成為國際援助政策的一環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歷史的經驗中,無論是西方國家還是非西方國家,女性長期被排除在公共事務之外,這些排除有些是制度性的,如近代民主體制出現後,女性成為公民的時間在許多國家都晚於男性。有些排除則是文化性的,如當代民主國家中女性參與公共事務的比例及程度,或是在公共事務中的角色,往往都受到性別文化的阻礙。

文:黃長玲(臺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隨著全球性別平權價值的成長,有越來越多的國家,在提供國際援助時,融入性別平等的價值,讓性別平等邁向普世價值。以女性賦權而言,臺灣性別平權發展的經驗中,在女性參與決策上,值得政府在進行國際援助時納入考慮。

本文說明性別比例原則(gender quotas)在國際上被普遍採納的趨勢以及在我國施行的歷程,並從體制設計的角度提出政策建議,指出我國政府在未來的國際援助政策上,可以如何將此一原則納入考量,將女性參與決策融入我國的援外政策中,促成受援國的性別平等發展,也深化我國性別平等政策的內涵及性別平等的價值。

女性參政及參與決策的國際趨勢,在過去20年間持續成長。聯合國1995年在北京召開的第4屆婦女大會所提出的行動綱領中,將女性在任何決策單位(decision-making bodies)的基本比例設定為30%。隨後的四分之一個世紀中,全球婦女參政的比例持續攀升,其中最常用的指標就是國會中的女性比例。我國目前國會中的女性比例已近43%,是亞洲最高。

國際國會聯盟(Inter-parliamentary Union)長期在網站上公佈而且更新各國國會的女性比例,我國因為國際處境的關係,所以資料未能在該網頁中顯示,但是若以2022年7月的資料來看,我國若是被納入,則目前在全球排名約為21,與瑞士相同。這個數字比起亞洲鄰國如韓國(19%)及日本(10%)都高出許多。(註1)

過去看待女性參政的因素,往往從社會經濟文化的角度分析,但是1990年代以後,隨著許多國家紛紛在選舉中採納性別比例原則(gender quotas,或稱性別配額),相關分析的焦點逐漸著重在促進性別平權的體制設計。若是以我國的經驗與日韓相比,更可以看出制度因素的重要。以女性的勞動參與率或是教育程度而言,我國與日韓大約相當,但是就參政而言,我國國會中女性比例遠遠超過日韓,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因為我國長久以來在選舉中使用婦女保障名額,而婦女保障名額(reserved seats for women)是性別比例原則的一種常見類型。

性別比例原則的採納,在國際上被廣泛的運用,在選舉中採納此一體制的國家,截至2002年7月為止,全球已經超過100個。而此一體制,也自2000年中期開始,逐漸在許多國家通過立法,被納入企業決策以及其他相關的領域。由於此一體制在國際上運用廣泛,而我國也累積了相當經驗,因此值得在我國未來的國際援助政策中納入考量。

性別比例原則的國際趨勢與臺灣經驗

性別比例原則的採納,在國際上最常見的運用,是與選舉相關。我國在選舉中所施行的婦女保障名額,是此一制度常見的一種次類型。就各國所累積的經驗而言,大致上有三種情形:政黨自願建立提名的性別比例(party quotas),立法規定提名的性別比例(legislative quotas),以及立法規定婦女保障名額(reserved seats for women)(Krook,2009;Bush,2011)。

政黨自願建立提名的性別比例是指政黨基於價值信念或是選舉競爭的考慮,在選舉提名上建立內規,遵循一定的性別比例。這種做法常見於西歐或是北歐的主要政黨,比例設定多在30%到50%之間。

立法規定提名的性別比例是國家制定法律,規定所有政黨在選舉提名時都需要提名一定比例的女性,相關規範也多半將比例設定在30%到50%之間。拉丁美洲,中東歐及許多非洲國家都採用這樣的制度。

婦女保證名額則是為女性保留當選席次,採用的國家較少,常被提及的國家包括我國,以及南亞國家印度和巴基斯坦(Hughes, Paxton, and Krook,2017)。我國因為憲法本文中明文規定各級選舉應規定女性當選名額,因此是全球少見的將婦女保障名額在憲法中規範的國家。而戰後臺灣的歷屆選舉中,即使是在威權體制下的選舉,都實施婦女保障名額,民主化後,不但在憲法修正案和地方制度法制定時分別增加了國會和地方議會中的婦女保障名額,主要政黨如民進黨和國民黨也訂有提名性別比例的內規(Huang,2016)。

由於全球目前有100個以上的國家在選舉中採用上述三種性別比例原則制度中的至少一種,因此性別比例原則在過去20多年來已經成為在國際上盛行的制度。而此一制度也從選舉的政治參與,擴及一般公共事務的參與,乃至於企業治理。舉凡政府委員會,企業董監事會,乃至於一般人民團體,都在性別比例原則的趨勢下,強調性別平權的共治共決。

以企業治理而言,此一趨勢自2000年中期開始起自北歐國家挪威。2006年挪威國會通過法律,要求挪威所有上市企業在2年內完成董事會改組,必須符合40%的女性配額,也就是說所有上市企業中董事會的女性比例不能低於40%。挪威的做法是懲罰性的,上市公司若是做不到,就要準備下市,而有些企業確實選擇在2年的日落條款到臨前,自動下市。

但是其他上市公司則紛紛配合政府立法,改組董事會。挪威的做法,很快擴散至歐洲其他國家,多數國家的要求是30%,也有些國家如西班牙,並不是採用懲罰措施而是採用鼓勵措施,也將日落條款的時間拉長。西班牙在2008年通過的法律是要求所有上市公司董事會在2015年之前完成改組,符合30%性別比例原則,凡是能做到的企業可以優先承攬政府合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