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信用卡繳房租累積點數,變成買房的頭期款!創業小子花四年「拼」出這隻獨角獸

用信用卡繳房租累積點數,變成買房的頭期款!創業小子花四年「拼」出這隻獨角獸
Photo Credit: Bilt Rewar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創業小子的突發奇想,有效運用紅利點數背後的真金白銀,而之後從一腔熱血到接地氣並挑戰更上層樓:發行聯名信用卡。「用信用卡繳房租累積點數」聽起來簡單,過程卻沒那麼容易。

文:Crystal(創新拿鐵

每個付錢的場合,都少不了紅利點數。超商消費、百貨公司週年慶、買機票、住連鎖旅館,都可以累積紅利、點數、里程來折抵購物、換特色好禮、升等服務。

那房租,很多人每個月最大一筆開銷,可以累積紅利點數嗎?

美國一個立志創業的年輕人Ankur Jain想到了這個點子,從你我每月的帳單中看到商機藍海。僅僅四年,這個構想就演變成一間專攻點數經濟、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新創公司Bilt Rewards。

創新點:付房租同時累積紅利點數,折抵未來買房頭期款。

然而,這個多數人聽到都覺得是好點子的構想,從一開始就阻礙重重。為什麼這個點子這麼難?Ankur 如何克服其中險阻,讓這個點子得以落地?

而在量化寬鬆吹捧出的資本狂潮中,剛晉升獨角獸行列的Bilt Rewards究竟會成為一抹浮沫,還是創造具時代指標的新模式?

創業小子的突發奇想

當你看到一望無際的大海,手裡卻只有一根木樁,你會選擇開啟一段未知的航程嗎?本文的主角Ankur無疑會選擇「Yes」,並且開始四處搜集木枝,開始拼湊他的偉大戰艦。

22157217153_cddc20f6f8_k
Photo Credit: Web Summit
Bilt Rewards創辦人Ankur Jain

這跟他的家庭背景不無關係:Ankur出身在印度裔美國人家庭,他的爸爸是從印度到美國落地生根的連續創業家Naveen Jain。Naveen Jain創辦了在網路泡沫時期成功上市的科技公司InfoSpace,成為億萬富翁,並持續創業。

父親白手起家的過程,讓Ankur自學生時代起就對創業充滿了興趣。2010年,還在賓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就讀三年級的Ankur,錄取了由Google和美國太空總署(NASA)合辦、志在解決「人類重大挑戰」的「奇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sity)。

在校期間,他還創辦了一個社團,來連結有志創業的年輕人與商業大佬,這讓他從學生時代起就開始有了業界人脈。大學畢業後,他就創辦了一間公司,4年後賣給約會軟體公司Tinder。

離開Tinder後,他開始籌劃下一場創業之旅。這一次,他決定從解決同齡人最深的痛點著手,那就是買房問題。

他觀察,身邊同齡的人即便領著矽谷豐厚的薪水,卻依然買不起矽谷的房子。同時,美國超過一半的租屋族每個月要花超過三分之一的月薪付房租。然而,這筆每個月的龐大支出,卻無法提升租房者在銀行的信用紀錄,讓他們未來在貸款時拿到更優惠的利率,因為大部分房東不接受信用卡付房租。付出去的房租既沒有現金回饋,也不能累積紅利點數。

Ankur不禁想:如果付出去的房租可以累積紅利點數,轉變成未來買房的頭期款,這能讓買房夢近一點嗎?

紅利點數背後的真金白銀

Ankur很喜歡把創業比喻為拼圖。

當眼前有數百張的拼圖散落一地,一個創業者和他的團隊,要有能力挑出當下最重要的第一片拼圖。唯有當第一片拼圖就定位,創業團隊才能以此為基底,思考下一步往哪走。

「如果你從一開始就想把所有拼圖拼起來,你可能該從哪裡開始都不知道。」Ankur接受《Entrepreneur》雜誌採訪時說道。他認為,當一個創業家有了個初始點子,其實他們也不知道最終他們會打造出什麼產品。「想像你要拼一個你不知道長什麼樣的拼圖,」Ankur説,「但你得想像那個圖『可能』會長什麼樣子」。

他的第一張拼圖很快就來了。

在一次與喜達屋酒店集團(Starwood,旗下品牌涵蓋W Hotel、Sheraton、Meridien、Westin)創辦人Barry Sternlicht的談話中(或許多虧了他自學生時代起就累積的商業大佬人脈),Ankur了解喜達屋集團著名的點數回饋計畫——Starwood Preferred Guest(SPG),從中得到啟發。

image_(5)
Photo Credit: Starwood

大多數人知道紅利點數的玩法:去商家購物、累積點數,可兌換產品、升級服務。

但紅利點數能玩的遠多於此,甚至延伸出一門「點數經濟」。「點數經濟」讓點數除了兌換商品服務外,還可以賣錢,甚至跟銀行抵押貸款。

玩法如下:「A酒店」和「B銀行」合作推出聯名信用卡,旅客用這張信用卡預訂「A酒店」不僅可享優惠服務,還可以累積紅利點數,用於未來升等服務。這背後的運作,是「B銀行」向「A酒店」用較低折扣大量購買酒店的紅利點數,提供給卡友兌換。「A酒店」等同用未來的服務換取白花花的現金。而「B銀行」也不吃虧,藉紅利點數吸引更多信用卡申辦人,賺取年費、刷卡手續費。

同樣的邏輯,也可適用於酒店與航空公司間的點數交換合作。酒店讓旅客的紅利點數可以一定比例兌換航空公司里程數,也是源自酒店從航空公司購買了大批哩程數。

紅利點數彷彿是虛擬貨幣,背後交易的都是真金白銀。在COVID-19疫情高峰時導致航空公司得取消航班、現金流接近枯竭的時刻,聯合航空(United Airlines)就用他的點數回饋計畫向銀行做抵押,貸款了50億美元。其他這麼做的,還包含達美航空(Delta Airlines)、美國航空( American Airlines)。

受喜達屋的成功案例啟發,Ankur覺得他從這個構想中看到未來:對租客而言,若能透過房租累積紅利點數、轉變成頭期款,就有機會成功買房;對房東而言,若能透過紅利點數吸引房客租房、續租,可以減少很多招租的成本。畢竟根據Ankur得到的資訊,在高端住宅中有三分之一的租客沒有續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