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社會需要多元又偏門的「怪傑」,那大學可不可以採計國文成績一下下就好?

如果社會需要多元又偏門的「怪傑」,那大學可不可以採計國文成績一下下就好?
1934年出版的線裝《古文觀止》。Photo Credit: Formulax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文」作為唯一可以靠短時間衝刺拚起來的主科,在補習界應該早就是人盡皆知的秘密。而國文之所以可以這樣搞,原因跟國文教育無關,而是跟國文考試有關。

說起最近有關大學升學最震撼的新聞,就是從明年度開始,以台大工學院為首,有許多的頂大科系決定申請入學不採計國文。會出現這項決定,背後有很多少子化下大學科系害怕招生缺額的考量,但我這篇文章想探討的不是這些現實層面的問題,而是這些科系為了包裝這項政策,所端出來的「說詞」。

這些說詞整理起來大致是這樣

目前各大學多有透過校務系統做研究,檢視各種招生管道下,哪些篩選標準與入學後表現較相關。再加上學測科目實施五選四之後,每個科系必須做選擇,了解哪一科所測量出來的能力,與系上學生的表現「最不相關」,甚至出現負相關,也就是「入學時成績好、畢業總成績反而變差」這種可能性。

如果大家覺得上面聽起來很拗口,最白話的解釋就是:很多大學系所發現國文入學成績好的學生,畢業成績很爛,所以他們覺得入學成績採計國文沒意義。

其實到「國文入學成績好的學生,大學畢業成績很爛」這邊我都沒啥意見,甚至還很同意。因為我自己就是這樣「典型」中的「經典案例」(等一下會來說明我這個例子有多經典)。

有問題的是接下來延伸出來的討論,大家都陷入了「想當然耳」的線性思考。想「捍衛國文」的一方,立刻落入了不採計國文成績會造成「語文表達能力低落」、「人文素養淪喪」的單線思維。而想要支持不採計國文成績的,更是對「國文入學成績好的學生,大學畢業成績很爛」這個「事實」提出了種種天馬行空的詮釋。

這些「神妙」的詮釋,像是指控國文教育缺乏邏輯、思辨,網路上甚至還有人拿劉仲敬的「中國文明窪地論」出來論證學中文方塊字會變笨;或是搬出「和製漢語」的歷史來證明文言文跟現代社會脫節。看了這些千奇百怪的討論,一瞬間讓我有回到五四運動時期,西風東漸下中國知識份子開始反省千年古文明為何積弱不振的錯覺。

但作為一個「國文入學成績好,大學畢業成績很爛」的經典案例,我把算用我實際經歷的學習歷程告訴大家,事情完全沒有兩方想得如此複雜,這完全不是一個「文明」或是「文化」層次的問題,也跟人文素養沒有半毛關係。

我的人生作為「經典案例」

本人大學是唸是中山大學中文系,而我入學的那幾屆,當時中山中文系在入學採計聯考成績上作了一個大膽的實驗,那就是「不看英文、數學」。你沒看錯,我入學當時系所的這項決定,算是跟現在風向完全相反的逆向操作。而因為不看英文、數學,主科基本上就「單看國文」。因此那屆的同學包括我在內,我記憶沒錯的話國文成績都是全國前1%以內。

而不才在中文系延畢兩年(雖然最後一學期是因為算錯體育學分,每週專程來回北高打羽毛球),而且許多科目成績都是低空飛過,「中國文學史」重修了六次才過(被朋友椰榆是「驚奇六修人」),所以綜觀全國,大概也很難找得到像我這麼符合「國文入學成績好,大學畢業成績很爛」的經典範例。

接下來我就以我自己為例,講講為何我認為現在無論正反兩方的討論,通通偏離了真實的事實基礎。

停課不停學 學生收拾物品回家學習(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首先,因為我剛好是唸中文系,所以我的例子基本上證明了國文入學成績好不好,跟大學階段的人文素養還有語文表達能力好不好「無關」。基本上我中文系本科的成績只有思想史勉強能看,其他成績(特別是文史哲當中的「文」)完全是一敗塗地。

我直到現在還是弄不清楚唐詩的平仄還有《廣韻》裡的「反切」到底在幹嘛。我還記得有一次「中國文學史」考試,考的是陸機的《文賦》在中國文學史裡有什麼重要性?但我大學時期只愛讀政治跟軍事類的書籍,根本沒花多少時間準備文學史,所以最後寫了一篇談陸機、陸雲兩兄弟作為東吳名將陸遜子孫,在西晉八王之亂中政治角色的分析,唯一跟國文沾得上邊的是我提到了「華亭鶴唳」的成語故事,最後想當然耳的拿了零分。

看到這裡,敏感一點的讀者大概能隱約猜到像我這種「國文入學成績好,大學畢業成績很爛」的學生是怎麼樣的特質。這裡就不賣關子了,以我自己還有觀察和我一樣的其他同學得到的經驗,「國文入學成績好,大學畢業成績很爛」的學生,大多都是有些小聰明,也有自己獨特的求知方式跟知識癖好,但是不太能夠老老實實地跟隨教育體系的安排,進行系統化學習的學生。

能靠短時間拚起來的國文考試

這樣子的學生為什麼國文會特別好?我認為這跟國高中階段的國文教育沒啥關係,但是跟「國文考試的設計」大有關係。

我稍微把時間回推到我高三在準備大學聯考,當時台北車站衝刺班的老師給我的建議,就是在只剩一年的情況下,英文數學如果本來就不好,那基本上可以果斷放棄,唯一能在短時間靠衝刺換來明顯成效的主科,就是「國文」。

「國文」作為唯一可以靠短時間衝刺拚起來的主科,在補習界應該早就是人盡皆知的秘密。而國文之所以可以這樣搞,原因跟國文教育無關,而是跟國文考試有關。為了確認這件事到今年有沒有改變,我還特地翻了一下110年的國文指考試題,確認後可以說,從我考大學的年代到現在,構成國文考試的題型不外乎「字音字形」、「字詞解釋」、「中文文法」、「閱讀測驗」、「作文」幾大項目。

其中唯一沒辦法靠短期拚起來的只有「作文」(其實有些補習班靠公式化拆解,也能將作文成績拉到一定水準),其他通通能在三個月內靠下苦功跟小聰明取得顯著的提升。那同樣是文科,為何英文不能這樣搞?我認為單是平常生活中使用中、英文的頻率跟熟悉程度,就會讓準備英文的難度遠勝國文。國文像是文法或閱讀測驗,真的遇到不會的還能用平常的語感「推理」一下,英文就完全沒有辦法了,不會就是不會。

而同樣是背單字,遇到冷僻的字詞,國文一樣可以從日常生活常用字詞的造字、造詞邏輯去推理,但英文作為平常根本沒在用的拼音文字,遇到不會的就是一翻兩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