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默修女」的故事:與世隔絕12年,我是如何「逃離」修道院生活的?

「靜默修女」的故事:與世隔絕12年,我是如何「逃離」修道院生活的?
Photo Credit: Florencia Luce /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是一群被關在同一個地方的女人,沒有任何其他活動,於是看到的每個小事都會被放大。還由於是靜默修女,不允許講話,所以就不停地想,思考那些最細小的事情,也不做任何運動。那種環境讓人的精神和情感都感到非常疲憊不堪,也讓我開始懷疑自己在那裡到底在幹什麼。

弗洛倫西亞·盧斯

Photo Credit: Florencia Luce / BBC News

弗洛倫西亞成為與世隔絶修道院的一名修女,一待就是12年

一個周日的早晨,弗洛倫西亞・盧斯(Florencia Luce)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拿起電話給她兄弟姐妹打電話。

她告訴他們,「在家裡等我。我需要跟你們說話。」

她收拾了幾件隨身物品,走出門,來到大街上。其實,這一想法已經在她頭腦中醞釀了幾個月,甚至好幾年了。

但一直到12月的一個早晨,她才鼓足勇氣逃離修道院,過去12年中,她一直在修道院過著靜默修女(cloistered nun)的生活——幾乎完全與外部世界隔絶。

正是這段經歷啟發了這位阿根廷女性,賺寫了在今年早些時候發表的小說《The Song of the Hours》。

雖然盧斯並沒有被強迫關在修道院,但她稱她在這一宗教機構所經歷的控制和心理操縱讓她無法離開。

她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一個傳統街區的中產家庭長大,如今她認為當初那樣做是因為自己的困惑,需要在一個大家庭中找到自己的聲音。

她還認為理想主義以及她從精神導師那裡得到的糟糕建議加起來,導致她走上了錯誤道路。

雖然盧斯承認,她與世隔絶的生活也有「美好的時刻」,但卻因為許多瑣碎擔心的日積月累而受損,這些與她剛進修道院時所渴望的那種精神生活相去甚遠。

儘管如此,她還是花了10多年的時間才走出去。

她目前跟丈夫和女兒居住在紐澤西,她向BBC講述了自己的故事:

盧斯和她的兄弟姐妹

Photo Credit: Florencia Luce / BBC News

盧斯和她的兄弟姐妹

早年生活

我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一個有五個孩子的中產階級家庭長大。

雖然過去常常參加彌撒,但我們家基本上不太信教。儘管我高中上的是一所世俗學校,但它的宗教氛圍很濃。我19歲時開始考慮從事宗教職業。

在天主教大學(Catholic University)學習農學時,我感到了「召喚」。它來的迅猛而突然。我還記得上帝召喚我的那一刻,很完美——它有強烈的肉體感覺。我有一個神父精神嚮導,他告訴我關於修道院的事,並說我是過那種靜默生活的理想人選。

但我現在回想這一切時,我認為當時的「宗教召喚」其實是譫妄和質疑的一部分。而今天,我認為那是我碰巧遇到的事情,並試圖去擁抱它,因為我覺得我需要離開家。

就像也同樣生活在傳統和保守環境中的我朋友一樣,他們出於想離開家的緣故而結了婚,而我正好碰到了可以去修道院的可能性。

雖然我家中沒有什麼主要矛盾,但家裡人很多,很吵。我想要自己的空間。那是一時衝動的錯誤。我當時非常理想主義,想為世界做點事。

做出決定

我父母反應非常不好,他們無法理解我的決定。我的兄弟姐妹則說我瘋了。

在進修道院前,我有許多朋友。我喜歡交際、愛運動。我還有一個男朋友。

但當我去跟修道院院長談話時,我沒有考慮任何事情。我變得非常狂熱,決定加入修道院。他們立即就接受了我,從沒告訴我要等待和思考一下,或是先完成我的學位再說。他們也未對我脆弱的信仰提出任何質疑。

跟家人在一起

Photo Credit: Florencia Luce / BBC News

盧斯希望有自己的空間

當他們告訴我修道院生活時,對我來說似乎很完美。

修道院規矩

一進修道院,就要切斷與外部世界的聯繫。我只帶了一個袋子,裡面有幾件簡單衣物——不能把書、收音機或是任何私人物品帶進來。

他們指派一名年輕女子來帶我,她帶我參觀修道院,並為我解釋每天的日常以及規矩,因為進入的是一個必須遵守很多規矩的世界。其中之一就是保持沉默,例如,在做飯、打掃衛生,或是去上課時都不允許講話。只有在休息的時候才可以自由講話。

黎明前起牀,然後有許多禮儀式祈禱——唱讚美詩和集體禱告——以及冥想、學習、工作和更多的祈禱。

為家人祈禱,或是為他們指出的衝突而禱告。例如,現在將會為烏克蘭戰爭而祈禱。

這一切由修道院院長來決定,她每天都會收到報紙,她會剪下那些被認為大家都有興趣的文章,然後把它們放在我們都可以閲讀到的房間裡。

但信息被過濾、審查。沒有其他信息來源:信息來源就是院長,或是家人告訴的消息(如果他們來修道院看望的話,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少)。其理念是所有這些活動都將人引入一種冥想的境界,並膜拜上帝。

渺小世界

我變得非常喜歡修道院裡的姐妹們。她們都是很注重精神世界的人,她們成了我的家人。但我現在知道其實也有很多矛盾,因為那是一個極其封閉的環境,許多規則也得不到遵守。

人們期望能夠獲得精神上的純潔,把自己獻給上帝。但這一目標太遠大了,很少有人能做得到。而且,能看到許多人都不應在那裡。會發現那是一個充滿嫉妒和競爭的世界,在這裡有不同群體和個人希望能往上爬,就像在一個公司裡一樣。

修道院是一個自上而下的組織,院長是所有修女的最高精神嚮導。她是唯一一個允許你傾訴個人衝突世界的人,而且,她自己也經常處於矛盾中心,因為開始被她吸引,並爭相希望自己能得到她的喜歡和恩惠。

盧斯把自己的經歷寫成小說

Photo Credit: Florencia Luce / BBC News

盧斯把自己的經歷寫成小說

跟其他修女的感情也是如此——出現了一種不健康的關係,只是為那些關係紐帶而存在,這樣人們才會關注和在意你。已經停止為上帝而存在,一切都圍繞修道院長而轉。

所有這些都是導致精神疾病的原因,之後還會表現為身體疾患。許多修女有胃病及頭痛,而當醫生為她們檢查時卻什麼也查不出來。

我們是一群被關在同一個地方的女人,沒有任何其他活動,於是看到的每個小事都會被放大。還由於是靜默修女,不允許講話,所以就不停地想,思考那些最細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