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站著到躺著都是國際焦點:「弔唁外交」的裡子與面子

從站著到躺著都是國際焦點:「弔唁外交」的裡子與面子
1969年,時任法國總統戴高樂向前美國總統艾森豪棺材致敬|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到弔唁外交,不可不提的就是掌握「戲劇化流量密碼」、超懂怎麼搏版面的法國前總統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從弔唁外交興起以來,戴高樂一生參加過多次大咖的喪禮,都能產出重大的外交斬獲。

文:Sun、江悅寧(台灣數位外交協會)

安倍晉三逝世是今(2022)年重大東亞政壇動態,今年9月,我國副總統賴清德親赴前日相安倍晉三家祭,成為50年來赴日最高層級的官員、也讓兩國關係大大突破,日前引起了廣泛的報導與討論。而安倍的喪禮以國葬形式舉辦,各國會派哪些代表參與致哀,除了是全日本現在最關注的議題外,更是日本與各國間外交關係的展現。

政壇大咖的喪禮是各國政要能自然聚首的場合,還有現成的媒體流量,經常成為各國藉機會晤、推動外交事務的另類高峰會。美國前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甚至以「You die, I fly」這句話,自嘲自己飛來飛去、到處跑喪禮的職務內容,可見喪禮對政壇要角而言,是多麽重要而頻繁的「工作場合」。

這次,台灣數位外交協會就要跟大家一起來看看,原來參加喪禮也可以做外交。

喪禮:外交活動分戰場

1960年代,歷經兩次世界大戰後、西方的社會氛圍出現了明顯的轉變,「喪禮歸喪禮、宗教歸宗教」的觀念開始浮現,人們因而卸下「喪禮=神聖不可褻瀆」的印象。也是在這樣戰後全球各方面發展都逐漸復甦的情況下,各國也開始延伸政治交流與角力的觸角,在各種場域探索非傳統外交的可能,於是把腦筋動到了「喪禮」上。

但可不是光有這樣的想法,就能一秒把喪禮變外交高峰會。在航空科技還不是那麼發達的1953年,就曾經發生過土耳其的代表團被惡劣天候困住、沒趕上史達林(Joseph Stalin)莫斯科喪禮的慘事。然而,因為飛行和遺體冷藏保存技術的進步,為各國政要爭取了時間、飛越半個地球去見逝者,也是讓弔唁外交開始在歐美各國興起要素之一。

裡子有多厚,喪禮面子就多大

一國重要人物的喪禮來了多少貴賓,除了彰顯逝者在國際政壇上的地位外,往往也顯示了該國的份量。比如,1989年日本昭和天皇的喪禮,就來了160國的致哀來賓,其中有66位是國家元首(不是副手)、14位是皇室代表,堪稱1910年英王逝世以來最大的政要聚集場面。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