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學科衰退以及疫情阻隔留學生,引發全球「知日派人才」培養危機

人文學科衰退以及疫情阻隔留學生,引發全球「知日派人才」培養危機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疫情下的入國限制措施,日本的大門已經對外國留學生關閉了兩年多,對美國等國家的研究人員的活動也產生了重大影響。長期「放棄」培養知日派人才的大好機會,可能會對國外日本研究的未來產生負面影響。

文:佐佐木知行

日語是「小語種」

在美國的大學裡,日本研究橫跨文學、歷史學等多個專業領域,有著悠久的歷史。多數情況下,日本研究作為東亞研究、亞洲研究或現代語言文學(Modern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等學科的一個分支,通過日語、歷史、文化、社會等方面的各類課程,深入學習專業知識。

20世紀90年代以來,日本經濟長期低迷,中國在世界經濟格局中崛起。在此等背景下,早在疫情爆發之前,有識之士就指出了美國的日本研究日益衰落的問題。不過,實際情況還要更加複雜一些。

美國學術團體現代語言協會(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以下簡稱「MLA」)定期發佈全美大學生和研究所學生學習外語情況的詳細調查結果。該調查結果顯示,2016年秋季學期選修日語的學生人數合計6萬8810人,與上次調查(2013年)相比微增3.1%。

在美國的高等教育中,大部分外語科目的選修人數都在減少,而日語和韓語、朝鮮語是其中少有的選修人數增加的語言。但與歐洲的主要語言相比,選修日語(還有韓語、朝鮮語)的學生絕對數量較少,雖有所增加,但人數遠不及西班牙語和法語(前者71萬2240人,後者17萬5667人)。可以說,日語在美國依然是外語中的一個小語種。

專業選擇著眼於利於就業

現代語言協會計畫於2023年發佈2021年實施的最新調查的結果。據此我們可以清楚地了解疫情肆虐全球對日語學習者的影響,但我估計日語的選修人數仍在持續微增。

我所供職的威廉與瑪麗學院,這幾年日語學科穩步發展,與日本文學、歷史、電影相關的課程也隨之很受歡迎。這些科目每個學期的選修學生都會超額。和其他大學的日本研究者交流,也都反映情況類似。現在美國的年輕人,從小就熟悉日本的流行文化,在大學時代學習日語並選修與日本相關的課程,對他們而言是自然而然的選擇。

但是,這會有助於培養未來的日本研究人員嗎?學習日語和日本文化的學生,學好日語並選擇將日本研究作為專業,則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現代語言協會的調查結果也顯示,一方面選修日語的人數確實在增加,但另一方面,獲得日語和日本研究專業學士學位的人數,已從2013年的899人減至2016年的742人,減少了17.5%。

這不僅是日本研究面臨的問題,更應放到美國高等教育中人文學科衰落這個大背景之中去認識和把握。因為我們從該調查可以看到,其他語種的學士學位人數也都在下降。

美國藝術與科學學院(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的調查結果顯示,2012年至2018年,英語與英語文學、外語與外國文學、歷史學、古典文學、語言學、哲學等傳統人文學科授予的學士學位數量減少了27%。與此同時,這些學士學位所佔比率下降到了4.4%。即便把傳播學、性別研究等所有人文領域的學士學位計算在內,也僅佔10.2%。

美國的大學學費高漲,相應地,學生和家長們越來越傾向於選擇實用性強、與就業直接相關的專業,而文學、外語、歷史等專業容易被認為太抽象,對就業沒有幫助。在這種背景下,大學的管理者也將巨額預算重點投向「STEM教育」,即科學(science)、技術(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數學(mathematics)等4門理工學科的教育,著力吸引學生入學。

如前所述,在威廉與瑪麗學院,日語與日本文化選修課很受歡迎。但選修這些課程的學生,專業大多是電腦科學或商科等,還是以就業為目的,他們很少會繼續深造學習日語。

放棄了培養知日派人才的大好機會

人文學科面臨如此嚴峻的局面,在這種情況下又爆發了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引發的全球疫情大流行。今後,美國的日本研究將發生怎樣的變化呢?受疫情影響最明顯的是赴日留學。

疫情爆發的2020年春季以來,面向外國留學生的簽證暫停發放,這一措施延續到了今年年初。今年3月以後,留學簽證重新開始發放,但留學並非說走就走,申請方和接收方都需要進行周密的安排和準備。學生留學期間的很多事情都需要事先考慮,比如畢業所需學分、須主修與輔修的科目等等,計畫一旦確定就不能輕易更改。比如威廉與瑪麗學院,雖然與慶應義塾大學、國際教養大學這兩所大學簽定了交換留學協定,但這項合作要到今年秋季學期之後才能完全恢復。

對日本文化或歷史感興趣的外國大學生和研究所學生,已經被長期剝奪了通過留學來學習和開展研究的機會。那些憧憬著到日本上學,或者以此為前提認真規劃將來職業生涯而入學的學生們,一直期待著下學期就能去日本留學了,但屢屢落空,最終不得不放棄留學。看到這樣的情形,作為老師我也很難過。

疫情爆發之前,日本政府提出了「留學生30萬人計畫」的國家政策,強力推動招收外國留學生,卻在沒有合理、科學的理由下擱淺了兩年多,只能說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

外國留學生是非常寶貴的人才,將來會成為日本研究者,或者從事日語翻譯工作,或在日本企業或日本關聯企業工作,可為提高日本在國際社會的知名度、增進國際社會對日本的理解做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