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好難》:社群和通訊軟體假消息滿天飛,讓政府涉入審查貼文會不會比較好?

《人生好難》:社群和通訊軟體假消息滿天飛,讓政府涉入審查貼文會不會比較好?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今網路上的言論多如繁星,營運平台的人為了提高效率,會使用機器來審核,這造就許多辨認錯誤。這種現象在臉書、推特都已經發生。許多人的發文莫名奇妙被刪,寫信去詢問或抗議卻只得到千篇一律的回應。那麼如果讓政府涉入平台審查過程呢?可能會更好,但也可能會更糟。

文:劉維人

【提問】

你有沒有在社群媒體或通訊軟體上看過一些生活小常識或防疫建議,內容真假難辨或者真假交雜。整篇訊息完全看不出是誰寫的,轉發的人也不知道源頭在哪。甚至有些資訊根本不是用文字的方式傳播,而是刻意錄成錄音檔,讓你既無法複製文字也無法截圖?你覺得傳播生活小建議的人,為什麼會完全不想讓人知道自己是誰?這些人為什麼要刻意撰寫真假不明,或者查一下就知道內容為假的東西?

你有沒有碰過自己喜歡的插畫家、漫畫家、歌手、遊戲公司、手搖杯廠商在人權、自由、兩岸關係的爭議中發言相挺中華人民共和國,或者希望粉絲不要繼續挑起爭端?你對這種事件的看法如何?這些名人需要在粉絲面前保持政治中立嗎?他們需要為自己言論造成的政治影響負責嗎?如果需要,是負怎樣的責任?

應對方案

讀完上述諸多挑戰,你可能會認為當代「就是應該」管制言論,「就是要」控制某些言論的傳播方式跟傳播能力。但仔細一想就會發現,即使某些言論真的就是應該管制,實際做起來也沒那麼簡單。

管制的方法可以非常粗略地分成兩種:訂定罰則、控制傳播。如果散播某些言論會受到處罰,人們散播之前就會有所忌憚;如果可以改變某些言論的傳播路徑或傳播門檻,言論要造成傷害的難度就變得更能控制。

這邊要特別一提:說到管制和處罰,人們通常都會想到政府,但這兩種方法都不只有政府能夠使用。群眾的撻伐與公審也是具有威嚇力的處罰,社群管理員刪除發文也是一種控制傳播;而搜尋引擎和社群媒體修改演算法,影響我們所看到的資訊,甚至人工審查我們所發的資訊內容,更是不折不扣的控制資訊傳播。以上方法都可以完全沒有政府涉入。

然而,就像自古以來的所有控管一樣,無論是訂立罰則或控制傳播,不僅都有可能效果不佳,也都有可能釀出比原本災難更大的問題。

訂立罰則

所有的審查都會碰到一個麻煩:如果標準不明確、有爭議,或者沒有充分讓全民都能輕易確認,那麼只要犯規會有懲罰,大部分的人就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刻意避開那些可能有爭議的行為,不要惹禍上身。

畢竟幾乎沒有人喜歡打官司,也幾乎沒有人喜歡在網路上跟一大堆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陌生網友解釋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當的。而且光是要應付法庭和網友的質疑就非常勞心費力,需要大量的知識解釋能力、經濟支援、心理和社群支持。絕大多數人根本不滿足這種條件。所以如果發布某些言論有可能起爭議或被懲罰,絕大多數人會直接閉嘴,但這就造成了自我審查。

自我審查讓意見更難交流、人們更難判斷禁令是否有道理。這經常會使得被管理的人「揣測上意」,使得實際上受禁止的範圍比管理者最初發布的範圍還要大。此外,因為去討論言論禁止的紅線畫在哪裡以及畫得是否有道理,實際上就等於在討論被禁止的言論,這通常都會使禁止言論的標準不再是根據原則,而是根據掌握權力的人,使得社會逐漸走向威權,人們也越來越不懂在爭議事件中怎樣做才是正當的。

除了自我審查以外,另一個常見的問題就是濫訴。如果標準不明確,犯規卻有懲罰,就會有人基於無知或惡意而去「檢舉」他人的言論,讓對方被告上法庭或者陷入網路公審。這種彼此把言論當把柄的文字獄行為,只會更不利於整個社會找出真理真相,同時也會更傷害人們彼此之間的信任。

控制傳播途徑與傳播門檻

除了處罰以外,目前處理言論的另一種方法則是控制傳播過程,這包括刪文、調降觸及率,以及改變能看到言論的受眾。

這種做法不包含懲罰人民,而是由刊載言論的平台直接刪除言論、禁止使用者買廣告提高言論擴散率,或者利用演算法讓別人很難看到言論,或者讓一般人可以搜尋到你的言論,但特別容易被你傷害到的人很難搜尋到。這種方法不會逼你為自己辯護,所以不會讓你承擔巨額交易的訴訟成本,也不會讓你承受網路上的大量責罵壓力。

但另一方面,因為它略過了審判程序,絕大多數時候你在被刪文或調降之前不會知道。甚至在被刪了之後也不會知道。更麻煩的是,因為判斷程序並不公開,它經常變成一個黑盒子,你無法了解是哪些人根據哪些原則刪你的文,當然也更難知道他們到底有沒有討論。即使你在被刪文之後提出抗議,負責單位也可以用公關語言進行沒有說明的說明。

此外,如今網路上的言論多如繁星,營運平台的人為了提高效率,會使用機器來審核,這造就許多辨認錯誤。這種現象在臉書、推特都已經發生。許多人的發文莫名奇妙被刪,寫信去詢問或抗議卻只得到千篇一律的回應。

此外,當代社會的政治經濟制度,保障私人平台可以基於自己的立場或偏好來做事。如果我們把處理有害言論的工作交由這些私人平台來執行,就必須考慮他們會不會在執行的時候加入私人的偏好或立場。事實上臉書和推特在二○二○年的美國大選期間,就已經有某些刪文和報導涉嫌有利於特定政治陣營。

那麼如果讓政府涉入平台審查過程呢?可能會更好,但也可能會更糟。中國就是政府涉入之後反而更糟的例子。中國政府訂立多如繁星的敏感詞,同時也以模糊的規定禁止那些破壞社會穩定、傷害國家的言論,用這些理由來刪除網路上的各種言論。實際上的管制規則因區域而異,非常紛雜,沒有人搞得清楚,網路上的言論經常莫名其妙地突然消失。

實現規則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