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六都議員暗公報:「政治世家」候選人76%都順利當選,佔六都議會4成席次

2022六都議員暗公報:「政治世家」候選人76%都順利當選,佔六都議會4成席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二代」的對手通常會以此批判他「贏在起跑點」確實可以從家人親戚身上,獲得人脈資源的大量挹注,尤其對新人來說,到菜市場、地方活動、婚喪喜慶去拜票,「鄰里鄉親就算不知道你是誰,至少知道你的爸媽或是姑姑伯伯是誰,光這樣就是個記憶點,而對新人來說光能被記住就很好了」。

文:李秉芳|圖:林奕甫

因應九合一大選,延續「2018年六都議員暗公報」,《關鍵評論網》此次再次推出「2022六都議員暗公報」,針對六都共740位市議員候選人進行「身家調查」發現,具有政治家族背景的候選人,總共有196位,等於超過1/4的候選人都有政治家族背景。其中非現任的候選人(包括首次參選的新人)有77人(占39%)具有政治家族背景,而現任的候選人則有119位有政治家族背景。

這些候選人選得如何?政治家族的背景他們的選情是幫助大還是傷害大?哪一都最多「政治世家」候選人順利當選?哪個政黨最多「政治世家」候選人當選?

桃園有最多政治世家候選人,但當選比例最低

選舉過後,具有政治背景的候選人,順利當選的有148位,也就是有多達76%的「政治世家」候選人當選,佔六都377位議員中的約39%,將近四成的比例。

暗公報選後統計-政治家族背景v2

詳看六都的資訊,台北市雖然是一開始具有政治家族背景候選人最少的一都,僅有23位,但最後政治世家候選人當選的比例,是六都中最高,高達87%。以第四選區為例,7位當選人中,就有4位超過一半都具有政治家族背景。而第六選區13位當選人中,也有6位將近一半具有政治家族背景。

而當選比例也達到8成以上的高雄市,在政壇從過去到現在一直都是家族政治的天下,尤其在議會,目前還未卸任的現任議員65位中,就有18位將近三分之一都是「政二代」,例如前總統陳水扁的兒子陳致中、曾參選高雄市長補選的李眉蓁都是;甚至有的選區,有超過一半議員都來自政治世家。像是最多的是第7選區,也就是全高雄人口第二多的三民區,8名議員中就有5名來自政治世家。

以國民兩黨來說,高雄市的政二代,國民黨占了多達14位,而民進黨今年也提名10位政二代,另外有3位初選就落敗。

而桃園市原本有40位,為六都中最多,最後當選的有25位,當選比例是六都中最低。不過藍綠提名的6名「政二代」都順利當選,包括民進黨黨團總召黃景熙的女兒黃瓊慧,以「qn黃拉結」走跳網路10餘年,以桃園區第三高票、該區綠營最高票當選桃園市議員。龜山區議員林俐玲兒子李宗豪,客家局長、前中壢區議員黃傅淑香兒子黃崇真都順利出線,政治受難者魏廷朝女兒魏筠也當選中壢區議員。

桃園市國民黨部分則有平鎮區立委呂玉玲與市議員陳萬得兒子陳韋曄當選;前八德區議員劉茂群的姊妹花女兒同時出戰桃園和八德,妹妹張碩芳順利在桃園區出線,姊姊張碩芬則吞敗。而台中市65席議員,這次選戰中有9個市議員,打算交棒給10個子女,其中7棒交接成功。

暗公報選後統計-1202v2_4

而從政黨來看,國民黨具有政治家族背景的候選人共有84位,最後有76位當選,當選比例高達9成以上,而民進黨有64位政治世家候選人,當選的有55位,也多達8成6;以此可以看出藍綠兩大黨在地方選舉中,長期和地方家族勢力的緊密結合,也可以看到地方議員「交棒給親人」的態勢明確,許多候選人甚至直接印上家人的照片名字,強調「延續服務」「接棒」等。

暗公報選後統計-1202v2_6

「政治世家」是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

每到選舉,政二代」的身分就成為攻防焦點之一,且往往被當成攻擊對手的負面標籤,就像台北市議員徐巧芯初期揭露陳時中的競選團隊名單,指出裡面滿滿「政二代」。雖然這些幕僚助理並非參選人,但也在當時給人一種「民進黨都在搞政治世襲」的印象。而現在要面臨補選的台北市立委選戰,吳怡農的政治世家身份也再次被拿出來議論檢視。

淡江大學公共行政系的教授蕭怡靖表示,他認為政治世家在民主國家其實是常態,像美國的布希家族、日本的安倍晉三家族其實都是政治世家,而台灣已經邁入民主化超過30年,許多最初就開始從政的人也準備退休,因此想要延續影響力、交棒給下一代是很自然的事,台灣的狀況並不特別。

蕭怡靖說,「政二代」確實有「原罪」,對手通常會以此批判他「贏在起跑點」或是認為「靠爸靠媽」,不過其實很多人從小就耳濡目染之下,早就長期在當民代的長輩地方服務處當助理、主任,也一直都在做選民服務。像是台北市議員張茂楠的女兒張文潔,就跟著爸爸做了很久,所以地方人士早就認識她,出來接棒很自然,「他們不是政治素人或新人,相反的,可能是很有政治歷練的幕僚」。

蕭怡靖也直言,有政治家族背景的候選人,確實可以從家人親戚身上,獲得地方選舉中至關重要的人脈資源的挹注,只要爸媽(或其他長輩)不要做得太差,通常台灣選民會認為「交棒給下一代」沒有太多問題,大家認識候選人的家人,在人情的連結上自然更順利。而在台灣議員選舉的選制來說,有時候只要掌握到5%的選票幾千張就能當選,「這對政治家族的延續也很有利,他們只要鞏固某個社區和某群人就夠了」。

有位本次落選的議員候選人C也透露,在重視人情世脈的地方選舉中,政治世家在「地面組織戰」有相對優勢。尤其以新人來說,「當你到菜市場、地方活動、婚喪喜慶去拜票,鄰里鄉親就算不知道你是誰,至少知道你的爸媽或是姑姑伯伯是誰,光這樣就是個記憶點,而對新人來說光能被記住就很好了」。

而另外在選戰中不可或缺的宣傳資源,由於政治家族長期在地方經營下,可能早就有友好地方組織和團體、村里長、或是在地企業,會願意幫忙出錢出力,這些資源就很容易帶來選票順利轉移。議員候選人C就直言,他認為可以出來參選的新人「政治世家」的都比較有錢,選舉經費多,能多拿下幾面廣告看板或是到處插旗子,這些都是沒有政治家族背景的候選人較難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