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期中選舉:喬治亞州「延長賽」決定參院最終版圖,華裔選民如何把握關鍵時刻?

美國期中選舉:喬治亞州「延長賽」決定參院最終版圖,華裔選民如何把握關鍵時刻?
在本次期中選舉中,喬治亞州成為唯一一個需要進行聯邦參議員選舉二次投票的州。Photo Credit: Reuters /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喬治亞州,亞裔是非常複雜的群體,包括印度裔、韓裔、華裔等,這些族群有不同的文化和教育背景,組織起來相對困難。傳統上,亞裔的投票率和政治參與度的確很低,這也導致兩黨對亞裔的重視相對較少。

美國喬治亞州(Georgia)的參議員選舉即將進入了獨一無二的第二輪投票,華裔助選人肖宇重新忙碌起來。

肖宇身在該州亞特蘭大,曾幫助多位華裔競選公職,包括在2020年總統大選中積極組織華裔助選。但在今年的期中選舉中,由於感到華裔不受重視,他一開始並沒有幫助民主黨人沃諾克(Raphael Warnock)競選聯邦參議員。

不過,最近幾天,他拋下之前的不滿,開始動員華裔甚至亞裔積極投身第二輪票決,支持民主黨候選人沃諾克。

喬治亞州的選舉已進入肉搏戰,其結果將最終決定民主黨是否能拿到第50個參議員席位,並在參議院對共和黨保有微弱優勢。在這影響深遠的關鍵一戰中,以肖宇為代表的華裔能做些什麼?中國議題又如何產生影響?

中間選民的關鍵時刻

「現在是關鍵時刻。」肖宇對《BBC中文》說。他畢業於清華大學,上世紀90年代初來到美國,目前從事金融服務。

在11月8日的選舉中,只有喬治亞州進入聯邦參議員選舉的延長賽(特別選舉),選民要在12月6日進行第二輪投票。該州兩位非裔候選人沃諾克和赫舍爾・沃克(Herschel Walker)的選票都沒有達到一半,差距不到1%。

在勝負只取決於一兩個百分點的情況下,包括亞裔在內的中間選民將起到關鍵作用。

「如果亞裔選民能夠參加投票,並且投給同一政黨的候選人,就有可能在這場勢均力敵的競爭中扭轉選舉」,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政治學教授連培德(Pei-te Lien)對《BBC中文》說。

在2020年總統選舉中,亞裔選民被認為對拜登的最終獲勝至關重要。在決定參議院控制權的投票中,華人還幫助兩名民主黨參議員以微弱優勢勝出。在傳統紅州喬治亞州,拜登以不到1.3萬張選票的微弱優勢贏得了選舉,而當地亞裔選民的投票總數達到了18.5萬。

兩場選舉

肖宇在期中選舉中原本主要幫助華裔歐曉瑜(Micheal Au)競選喬治亞州參議員。他的團隊在華裔社區插上了200個競選招牌,印了700多張中文名片,給當區的華裔選民打了上千個電話拜票,他甚至動員了自己年近90的岳母當了一回首投族。

他認為華裔受到的重視不夠,因此在過去一輪選舉中沒有幫助聯邦參議員候選沃諾克競選。

2020年,沃諾克首次競選議員。在一個即將跨入新年的晚上,肖宇等人組織了一場線上選舉集會為沃諾克拉票,在全國範圍內召集了300多位華裔,邀請了華裔參政領袖、聯邦眾議員孟昭文(Grace Meng)、趙美心(Judy Chu)等人助陣。他說,參與的人數比亞特蘭大一次整體亞裔集會多了一倍。

不過,今年沃諾克再次競選時,肖宇說他並沒有聯繫那次集會的組織者,這讓他感覺受到了輕視。

「大年夜的晚上,我們不去過年,來參加你的集會,我們覺得這是華人的重要表態,應該受到重視,但是沒有」,肖宇說。在一小時的訪問中,他至少提了三遍這件事。即便沃諾克專門給他打電話解釋過,但他依然憤憤不平。

肖宇引述兩位候選人不到1%的差距,以及該州2%的亞裔投票率說,「沃諾克如果一開始重視亞裔,可能就一步到位了。」

面對下個月的決選,肖宇放下了憤怒,主動向沃諾克的競選團隊提出組織一場集會,前提依然是「必須到場」。他說,即便沒有辦成集會,他也會主動打電話、發卡片幫沃諾克拜票。 「我支持民主黨的理念,在教育、墮胎等社會議題上偏向自由派」。

在喬治亞州,亞裔是非常複雜的群體,包括印度裔、韓裔、華裔等,這些族群有不同的文化和教育背景,組織起來相對困難。

「喬治亞州的亞裔人口只有4%,又比較分散,候選人兼顧起來非常困難。」,喬治亞州亞洲事務委員會(Georgia Asian Affairs Commission)前主席李秀蘭(Lani Wong)對BBC中文說。

「現在只有喬治亞州的聯邦參議員席位沒有定,所以大家都來幫忙了。」出生於印尼、在台灣上學的李秀蘭說,她還在通過自己多年建立起來的資源幫忙籌款,並組織華裔助選。

喬治亞州民主黨州委員會成員Kannan Udayarajan對《BBC中文》說,民主黨的確在增強與亞裔的聯繫,兩三年前,該州民主黨成立了專注亞裔的核心小組,負責把亞裔社區團結起來。在過去兩次選舉中,他們用不同亞洲語言進行了針對性宣傳。

傳統上,亞裔的投票率和政治參與度的確很低,這也導致兩黨對亞裔的重視相對較少。

亞特蘭大華人廖碧蘭是一位美術教授,她在這次期中選舉中幾乎參加了沃諾克每場競選集會,但她說,「很少見到華人面孔」。

廖碧蘭20多年前來到美國,她在2020年總統大選中走出來助選,「當時只是因為想把川普投下去」。現在拜登已經執政兩年,她本想在藝術上多點投入,但當競選團隊再次找到她,她發現根本找不到義工幫忙。

「給錢做都很難,要麼說忙,要麼說不感興趣,」廖碧蘭說。

在上一輪選舉中,年近70歲的她幾乎集一人之力幫助三個競選團隊聯繫華裔選民,她還設計海報,把英文材料翻譯成中文。

廖碧蘭認為,民主黨在動員華裔方面缺乏領導力,不能令他們持續貢獻力量。「在重要的時刻不提名,不給與承認,下次再找他們就很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