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域生態系系列專訪】台灣水龍頭故鄉,靠「打群架」翻轉3K產業

【跨域生態系系列專訪】台灣水龍頭故鄉,靠「打群架」翻轉3K產業
Photo Credit:推升中小企業跨域生態系價值共創計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水五金產業轉型過程,這群水五金廠家就像一個個小小的螺絲,每顆螺紋都截然不同,也不起眼,但透過新水五金軟硬翻轉產業生態系計畫組建起來,卻能成就一部翻轉傳統3K產業的偉大機器。

這是一個老產業再熱血一次的故事。

故事得從一群在台灣拼搏超過四十年的廠商開始講起。為了挑戰自我,他們破壞規則再創新,原本各自獨立經營的中小企業,更攜手跨域合作,矢言以傳承數十年的經驗與技術,再次把產業推上世界巔峰。

昔日黃金小鎮,面臨老化、缺工

打開台灣地圖,在彰化的心臟地帶,有一塊被大肚溪、濁水溪包夾著,鄰近洋仔厝溪的區域,叫做「頂番婆」。這裡,藏著一個隱形的世界冠軍,每天當你走進廁所、廚房、浴室,就能看到這個世界冠軍稱霸全球的產品──水龍頭。

水龍頭是水五金產業的核心產品,而水五金在台灣產業史上則占有極重要的歷史地位。從日治時代零星引進技術開始,民國六○年代,頂番婆聚集了上千家業者;至今全世界各地的水龍頭有一半來自頂番婆,不但為這個彰化小地方創造出經濟奇蹟,也贏得「水龍頭故鄉」的美譽。

回憶往昔風光,在水五金產業耕耘超過四十年的隴鈦銅器董事長吳佾達說,當年頂番婆方圓三十公里,幾乎家家戶戶都從事水五金產業,正是典型的「客廳即工廠」縮影。之後家庭代工擴大成工廠,讓這個地方小產業壯大到接軌國際,每年為台灣貢獻出五百億元產值。

不過,這似乎也就是水五金產業的頂峰了。現在的水五金,退化成典型的三K產業:危險、辛苦又骯髒。例如水五金製程中的翻砂、拋光,必須依靠人力進行,但製造過程辛苦勞累,又得面對高溫、汙染問題,讓年輕人望之卻步,也為產業帶來了一個致命的打擊──「缺工」。

儘管缺工問題背後成因複雜,但對小工廠來說感受卻非常直接,吳佾達就坦言,「(當時就算)有訂單,也沒辦法生產產品」。

自動化、找隊友,另謀生路

產業老化、年輕人不來、老師傅凋零、第二代也拒絕接班,眼看著產業即將因為技術與人才的斷層而崩壞,所幸台灣中小企業最不缺的就是硬頸精神。沒路,那就自己開出一條路來!
身為老水五金人,吳佾達對產業有一份責任感,個性海派的他,自然也成為推動整體水五金產業轉型的關鍵要角。

製程方面,吳佾達開始轉向自動化,在產區砸下上億做產線升級,大量引進CNC加工機台與機械手臂以改善製程,成為水五金產業工廠轉型的標竿企業。但在全球貿易戰的叢林裡,競爭不再只是單一廠商之間的捉對廝殺,而是結合眾多廠商的生態系競爭。獨善其身無法為整體產業帶來改變。這時,就需要整個產業多點合作,才能在戰役開始前,搶占戰略先機。這個思維讓吳佾達想到了一個突圍之道,那就是「打群架」!

對水五金產業來說,有一項其他產業無法複製的優勢,那就是同業之間不存在競爭關係。吳佾達解釋說,這是因為水五金產品品項眾多,重疊性不高。「別的產業要談合作,大家可能你怕我、我怕你,怕訂單可能被搶走。(但水五金產業)分工合作又專業化,大家都可以坐下來談」,而這個特點為水五金打造產業生態系,提供了最佳基礎。

薪水五金圖表-01
Photo Credit:推升中小企業跨域生態系價值共創計畫

42家廠商共用人才,研發期減半

二○一九年,吳佾達與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合作,加入「新水五金軟硬翻轉產業生態系計畫」。這項計畫推動四十二家水五金業者跨域合作,以產品創新、拓展新市場與跨領域產品服務為目標,期望從全新的視野與角度,為水五金產業開拓新戰場。

不過,對習慣單打獨鬥的業者來說,從沒嘗試過的新合作模式,從一開始就為他們帶來了極大的震撼。負責協助生態系發展計畫的金屬工業研究發展中心專案經理葉信岐解釋,以往廠商之間的合作方式比較單點直線,通常是供應商下指令,下游廠商聽命辦事。但生態系的理念是,大家坐下來談,先分析市場,再聚焦需求、研發產品,合作方式非常不同。

對廠商來說,這一次不打以往習慣的街頭游擊戰,而是必須主動貢獻自己的頭腦與技術,從無到有擘畫好產品藍圖,一百八十度反轉的模式,困難度大增。但這樣做的優勢在於能直接串連所有廠商的人才庫,擷取四十二家廠商的專長,再編織成一張大大的技術網,任何難纏的要求都不漏接,更能大幅縮短產品研發時程。以水龍頭來說,看似簡單,仔細拆解卻會發現裡頭學問不小⸺銅合金、塑膠、橡膠元件必須經過設計、開模的製程,進水軟管也得配合得宜,再加上表面拋光、電鍍,花上一年時間開發是非常基本的時程。

但把四十二家廠商的研發資源串連起來後,大幅減少嘗試錯誤的機會。參與生態系計畫的志發塑膠經理施冠宇說,過去產品研發,模具、打樣來來回回要花不少心力,但大家腦力激盪一起協力開發產品,可以節省至少一半的研發時間。吳佾達對此非常有感。「一家公司要請這麼多專業人才,負擔非常重。(但)生態系的方式是,讓專業廠商大家來合作,例如產品要用到五種主要零件,就找五家廠商,大家共同開發,貢獻技術,有問題大家共同來解決,整合個人專業領域,變成產品,再行銷出去」。

此外,與貿易商的磨合也是一個全新體驗。葉信岐說,過去,製造商與貿易商的立場並不一致,業者甚至常有被貿易商「剝一層皮」的感覺。但這次計畫以新市場的需求出發,把貿易商拉進來當幫手,提供業者相關法規與市場等第一手資訊,對製造端業者來說,就好比發現了一個以前從沒想過的隱藏版資源,讓整個轉型的打擊面更廣。

技術、法規雙管齊下,帶產業逆轉勝

技術之外,計畫也從法規方面給予協助。

金屬中心智慧技術發展組組長姚志宏說,台灣從二○一七年開始才有水龍頭LF認證(Lead Free,無鉛),但歐美國家其實早在二十年前就對此有嚴格要求。因此瞄準新市場開發產品時,金屬中心就特別從歐美法規角度出發,協助業者檢視水龍頭的芯軸組成是否符合規定。

另外像中東地區因水資源缺乏,注重水龍頭流水量判定;紐澳市場重視產品強度,因此水龍頭扭力、耐壓的規定較嚴格……這些法規面的建議,完全顛覆業者以往習慣的埋頭研發──銷售模式,改為從需求面及法規實務面出發,在動手製作產品前就先了解整個戰局,謀定而後動,讓他們還沒出手就先有了勝算。

就這樣,吳佾達帶領頂番婆水五金產業這群平均「年紀」超過四十歲的老廠商,打了一場艱辛但成功的硬仗。他們扭轉生產劣勢,引進過去只應用在高階模具的3DP砂模列印創新工法,擺脫以往打樣時得從木模雕刻開始做起的繁複流程,強化製程的時效性;他們破壞既有做法再創新,把盟友、敵人全拉進同一陣線,努力開拓產品應用,不只聚焦傳統利基市場,還跨足餐飲、飯店甚至生技美容,不僅為沉寂的產業帶來一股活水,也從根本翻轉了整個產業生態。

薪水五金圖表-02
Photo Credit:推升中小企業跨域生態系價值共創計畫

短短一年,他們開發出八項新產品,提升整體營業額超過1.12億元,還開發全新的中東市場。而最讓產業頭痛的缺工問題,也找到了解方,成功逆轉人才外流趨勢,吸引二百三十五位新血投入產業,還培育了三十六位數位創新人才,對3K老產業來說,是一項難得的勝利。

這場水五金老廠商的逆襲,從不被看好到取得勝利,最重要的原因就在於不藏私的精神。翰優經理李徳鵬認為,這次合作的利基在於「(廠商)透過不同問題,站在各自的觀點,提出各自的看法與建議,共同解決問題」,打群架思維能成功,依靠的正是這種夥伴之間的互信與互賴。分散來看,這群水五金廠家就像小小的螺絲,每一顆螺紋都不一樣、不起眼,但組建起來卻能成就一部偉大的機器──這個故事讓我們看見,團結的顛覆力,正是如此強大!

UCR01438
Photo Credit:推升中小企業跨域生態系價值共創計畫
告別3K產業印象,新水五金產業透過跨域合作,加速產品製程與品質良率,強化市場競爭力。

高價、跨域增加產業優勢

財團法人金屬工業研究發展中心處長──武威宏專訪

水五金產業目前最大困境在於缺工與傳承,但這些結構上的問題需要長期政策思考才能解決,因此「新水五金軟硬翻轉產業生態系計畫」聚焦產業短期困境,以產品創新、開拓新市場以及拓展跨領域產品服務三大方向為目標,希望結合軟硬體,為業者創造新業態,開發跨域商機。

這次生態系計畫以隴鈦公司為基石者,主因在於董事長吳佾達具有「無私」與「有心」兩項特質。無私,讓他不專注追求自家利益,而是放眼整體產業未來。例如他代替產業發聲,建言經濟部在國內創建檢測中心,讓廠商免去國外送檢產品的困擾。有心,讓他在卸任產業協會理心」這兩項特質,正是吳佾達能促使四十二家廠商成功合作的最大利器。

從金屬中心角度來看,水五金產業未來可朝兩大方向發展。一是開發高價化產品,提升水五金產品的單位價值與價格;二是在技術能量之下跨領域爭取訂單,例如美容美髮產業甚至生技醫療業,都是業者可努力的方向。

水五金產業已到了轉型的關鍵階段。這兩年雖因疫情及美中關係影響,業者稍有喘息空間,但競爭對手中國、東南亞不僅製造能力強,品質也不差,再加上匯率、關稅、材料價格以及船運等問題影響,既有困境、又有追兵,產業優勢正在遞減,業者應加速腳步開發新商模,爭取生存空間。

本文章內容由「推升中小企業跨域生態系價值共創計畫」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