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大部分輿論都在吵候選人私德時,我想認真談談對新竹市的願景

當大部分輿論都在吵候選人私德時,我想認真談談對新竹市的願景
新竹市的東門市場 |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竹有華麗的一面,也有老舊的另一面,許多不在竹科上班的新竹市民領著平均的薪水,卻要承擔新竹的高物價、高房價的現況,卻幾乎沒有在這次選舉受到討論。從舊城區的沒落到上班時的交通亂象,我們該談談新竹能如何改變。

文:何志勇(國立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新竹市議員參選人)

您心目中的新竹是什麼樣子?是光耀全球、台灣之光,以「矽盾」知名嚇阻特定勢力不敢造次的「護國神山」所在地?還是因為全台最高所得之故,而受到高房價、高物價所苦,光鮮其外的「昂貴」城市?抑或是清華大學、陽明交通大學陶冶,且鄰近新竹科學園區,書香氣息與現代科技相融的多元之城?

又還是,每到上班時間就塞車,基礎建設待加強,連人行道都破敗不堪,伴隨著舊市區沒落的城市?

事實上,上述所描述的,都是新竹。這是新竹的多面性,它有華麗的一面,也有老舊的另一面,完全說明了「一個新竹,兩個世界」的現況。

如何看待新竹,這會隨著不同人而有不同詮釋的角度。對絕大多數的在地新竹人來講,成立逾四十載的新竹科學園區是國家的榮譽、台灣人的驕傲,但不完全是新竹的,原因很簡單:並非多數新竹人都在竹科上班,有許多新竹市民領著平均的薪水,卻要承擔新竹的高物價、高房價。

新竹不該只有現在如此,值得更好。新竹應被打造成「宜居、宜行以及宜人」的城市。

竹科的成功其實帶來雙面影響,新竹需要達到宜居、宜行、宜人

「宜居」,除了適合民眾居住,住得安心舒適,盡可能不受高房價、高房租衝擊外,重點是如何在地落地生根,這就包含了工作就業、產業前景等問題。新竹從過去竹科成立時的28萬人口,成長到現在的45萬,這17萬人究竟來新竹做什麼?看著近兩年台灣的半導體業如此受到國際重視,答案也呼之欲出:他們是來竹科工作的。

問題在於,我們是否有為核心產業帶來的雙面影響,做好相對因應?正面影響固然好,負面影響不能忽視。舉個實際例子,我曾在新竹市買過逾400元兩人份不到的燒烤串,味道不錯,份量普通。類似的庶民填飽肚子的美食價格破百,是新竹市的日常。在其他產業顯然待遇未能拉升的前提下,高物價自然是莫大負擔,更遑論高房價、高房租。

我再舉個實際例子,我曾在平日晚間理應有相當人潮的時候,前往新竹市著名的大成街,那裡曾是新竹市流行文化及服飾的核心商圈,但當時我只看到超過七成的店家鐵門拉下,門口貼著「招租」,附近的娃娃機店生意門可羅雀。這種商圈的落寞、沉寂,也是外界不知道的新竹。

shutterstock_153148781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新竹市中山路周邊

「宜行」,一座城市的基本是行人走得安全,行車安心。不過,新竹市的人行道普及率卻是六都加上新竹縣市中最低的。

我曾與桃園市腦麻協會理事黃筱智一同進行「道路實測」,由我推著輪椅,實際把主要道路的人行道走一遭。實測中遇過有人行道被截斷的、沒有人行道而與車爭道的,也有人行道的地磚殘破不堪的。一般人走都覺得吃力,何況是行動不便的民眾?那樣的人行道品質,也很不利父母推娃娃車。

然而,「行動便利」明明是城市治理基本中的基本。已經離任的兩位新竹市正副首長,其中一位號稱是「交通專業」,為何連基本之「行」都做得「品質堪憂」?行人的安全才是城市文明的象徵,比較歐美國家,甚至台灣其他主要城市,新竹市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再者,新竹市缺乏大眾運輸,交通壅塞已是在地民眾「習慣又無可奈何的事情」。

舉例說明,請問有看過早上8點的新竹市嗎?尤其是從高速公路下來,要接光復路口的那段?以車水馬龍形容應相當貼切。從竹北進入新竹市區,有兩種方式,一是走國道,二是走平面道路接新竹市區,接著轉進竹科,但不論是哪一種,都會遇到壅塞問題。

新竹市區內也是如此,新竹市路小車多,尖峰時刻的交通狀況可能不輸台北市尖峰,但新竹市的道路又比台北市小,路上車輛只要一多,要「消化」車潮的時間自然會比台北市久,更遑論下雨天主要幹道常見汽機車動彈不得,徒增社會成本。

「宜人」,新竹市除人文特色、文化外,另有自然美景,例如前市長林政則任內的政績——「17公里海岸線」,那是效法美國蘋果公司(Apple)總部所在地,即加州矽谷庫比蒂諾市(Cupertino)的「17哩風景線」(17 Mile Drive),也是許多竹、苗栗民眾的休閒、騎自行車的首選。

新竹有美食,有美景,若有好的工作可以生根或留鄉,有好的居住環境,生活愜意自是宜人。可惜新竹市的「宜居」、「宜行」都面臨考驗,光塞車就有得受了,怎麼期待市民感到「宜人」呢?

故宜居、宜行、宜人看似是三項不同概念,實則環環相扣。如要將新竹市打造成宜居、宜行、宜人的城市,上述的問題不僅該解決,且要當下規劃解決,能短期解決的問題用最快時間處理,需長期處理的則從長計議。

交通、教育、國際:新竹市要永續發展,不能只有煙花式的活動

我認為,治理是一種由下而上的過程,與西方諺語「所有的政治都是在地政治」(All politics is local)概念一致,必須認真思考並匯集民眾的需求,不光考慮到民眾「眼前的需求」,重點還要放眼未來,由我們這一代人種樹,留給下一代人:常言道,政客是想下一次的選舉,政治家則是思考下一代的幸福。總結新竹市民最在乎三大面向,應該是:交通、教育、國際。

交通方面,承前面所言,新竹市的道路狹小,竹市車輛又多,每逢尖峰時刻則道路擁擠不堪。這時不外乎兩種選擇:「繼續塞」或「分流」。

新竹市是一個10公里見方的小型城市,約台灣直轄市的1.5到2個行政區的大小,所以市區內通勤大部分都是可以騎乘自行車到達的距離,因此仿效歐美建置「電動輔助自行車」(eBike)系統以及鋪設自行車道就是一個可能性,藉此鼓勵民眾在適當的通勤距離內,改以電輔車代步,不僅能減低市區汽機車的車流量,還能騎車感受一下新竹的風,展現「科技首都」市民選擇綠能環保、運動健身的價值。

另外,配合活化大眾運輸工具,譬如增加台鐵六家支線接駁竹北高鐵站的班次,提升轉乘的便利性,甚至未來再推動無人自駕電動巴士,並利用專用道的設置和與交通號誌智慧串聯等,循序漸進養成民眾願意交通「分流」的習慣,徹底解決新竹的交通沉痾,讓市民出門不必遇塞車就「火氣很大」。

國際方面,新竹市的一大優勢是台灣最大的科學園區座落於此,相對而言,新竹市國際化的潛力值得我們樂觀。因此,新竹市也是一個適合培養青年,落地生根,培植潛力青創的未來基地。

新竹市府絕對有能力祭出青年獎補助措施,提供輔導機制,搭配雙語化以真正走入國際;新竹市政府也該有能力整合國內軟硬體平台,並與國外其他科技城市結盟,打造竹竹桃科技廊帶成為華文世界「元城市」(Metapolis)的領頭羊。真能如此,則新竹市的成長指日可待。「世界新竹」的願景,就會落實。

教育方面,新竹市人口成長迅速,出生率高,平均年齡僅39歲,是台灣最年輕的城市。教育無疑成為這群新移入的「新新竹人」最關注的問題之一。他們在新竹市結婚生子,小朋友到了入學年齡後,戶籍周遭學校能否容納這些新生,滿足家長「就近入學」的願望,已經是眼前待解決的問題。

盤點教育資源,從市政層級通盤思考教育配置跟規劃,並借鏡竹縣竹北的成功經驗,以徒步直線距離來公平合理重劃學區,促進共同學區和學區平衡,推動校園分流和均質均優,發展各校特色,並持續提升教學品質,才能從根本上滿足在地的教育需求,新竹是台灣中產階級的標竿城市,當然不能落後。

最後,活化舊城區是所有新竹市的民選公職皆須放在心中的目標。

我提到的蕭條場景,多是舊城區的真實光景,商圈的移轉並非不可逆,想想台北西門町商圈復甦、和東區新商圈共榮的成功經驗。市政建設具有公共性,要避免「不患寡而患不均」,新竹市要永續發展,重拾舊城區的榮景必須要和竹科人群聚重劃區的發展齊頭並進。

在林智堅前市長的治理下,有段時間新竹市民連預約疫苗都要一通一通的打電話;民進黨執政下的新竹市,除享受竹科光環,醉心舉辦煙花式的活動外,幾乎忘了舊城區才是新竹市的發源,最直接的結果是走向沒落。新竹有新的科技,也有舊的文化,新舊交織、人文薈萃,這是新竹「百年老城」的錯落之美。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