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當肥沃月彎不再肥沃:每一口井都是乾的,伊拉克農民在絕望中自盡

【圖輯】當肥沃月彎不再肥沃:每一口井都是乾的,伊拉克農民在絕望中自盡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肥沃月彎」是一條從地中海延伸到波斯灣的弧形地帶,這裡的農業在一萬多年前就已經發展起來。由於降雨量減少、數十年的衝突以及流經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的水量減少,伊拉克遭受了三重打擊。

阿巴斯・埃爾萬(Abbas Elwan)一口接一口地鑽井,拼命在伊拉克南部乾涸的農田裡尋找水源。在8月份再次鑿井失敗後,他從家中廚房裡拿出一把槍,在黑夜裡自盡。埃爾萬的弟弟阿里(Ali)說,那是哥哥最後的希望。

農民埃爾萬每月領取200美元的失業津貼,但由於作物減產和食品價格上漲,他負債累累;加上鑿井一直沒有找到水源,62歲的他在絕望中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埃爾萬每口井的開鑿費用相當於他每月的津貼。每次挖到的水會持續幾天,但不久後就乾涸。阿里說,整個家族連飲用水都很難找到。

RTSD6OHI
埃爾萬的照片|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伊拉克官員和水資源專家表示,在過去三年中,每年雨季來得晚、結束得早。

「肥沃月彎」是一條從地中海延伸到波斯灣的弧形地帶,這裡的農業在一萬多年前就已經發展起來。由於降雨量減少、數十年的衝突以及流經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的水量減少,伊拉克遭受了三重打擊。

伊拉克總統阿卜杜勒・拉蒂夫・拉希德(Abdul Latif Rashid)在埃及舉行的氣候峰會上表示:「沙漠化威脅著伊拉克近40%的國土——這裡曾經是區域內最肥沃、最富饒的國家之一。」

RTSD6OHB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作物歉收

華盛頓獨立能源和水資源專家、伊拉克能源研究所(Iraq Energy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哈里・伊斯特帕尼安(Harry Istepanian)表示,從土耳其流經兩河流域的水量減少,導致雨水不足時,下游的伊拉克就會面臨乾旱。

巴格達方面認為,河流上游的土耳其大壩,正在攔截兩河流域的水資源。不過土耳其卻說,從未改變河流的流向,或切斷任何水源。

土耳其駐伊拉克大使進一步表示,乾旱也襲擊了土耳其,伊拉克政府應該更謹慎規劃水資源,而不是把責任丟給別人,要求更多的水源。

RTSD6OH7
一條新開的水渠|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伊斯特帕尼安說,由於大壩和乾旱的雙重因素,今年流入伊拉克兩河流域的水量已經降到往年的五分之一。他還進一步分析,由於管理不善、非法抽水、以及幾十年戰爭後老舊、漏水的基礎設施等原因,伊拉克用水效率低下,加上人口迅速增長,惡化缺水危機。

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資料,伊拉克靠雨水灌溉的作物,如小麥和大麥等,近90%都面臨歉收。「這是連續第四年的乾旱,天氣預報看起來也不容樂觀,水庫完全沒有作用了。」伊拉克水利官員哈札利(Ahmed Al-Khazali)說。

不僅是兩河下游地區,在伊拉克北部和敘利亞,同樣面臨降雨量和河流水量減少,加上區域衝突對農村的破壞,影響不會比下游還小。

RTSD6OHJ
民眾在接取民生用水|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為水而戰

在庫德人所在的伊拉克北部,今年小麥產量下降了70%,該地區農業部水資源官員薩利赫(Karwan Sabah Hama Salih)說,這逼得許多農民開始挖井:「挖井不是一個通盤性的解決方法,但我們沒有更快的替代方案了。」

在邊境另一邊的敘利亞,幼發拉底河上的水壩水位已經下降了五公尺,導致水庫蓄水量不足,農民們難以獲得水資源。

據好幾名部落首領和伊拉克官員的說法,在伊拉克南部,對水資源的爭奪正在加劇農村之間的爭端和衝突。

RTSD6OHW
乾涸無水的水渠|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今年10月,社群媒體上的一段影片顯示,安全部隊與農民在穆薩納省(Al-Muthana)的一條水渠上扭打起來,造成30人受傷、11人被捕。

這起衝突的起因,是水利部門的工作人員要更換水渠中的配水管線,但水位已經低於管線,下游居民擔心這是為了從那裡引走更多的水,最終導致了衝突。

當地部落首領拉希姆(Maksad Rahim)站在一個幾乎乾涸的水渠分支旁說,他記得當時水渠裡水清澈,風景綠樹成蔭。

「現在有這麼多的沙塵暴,是因為沒有過往的植物和樹木來保護我們。」拉希姆如是說。

RTSD6OHH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