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歐洲「保護邊境」的大旗,利比亞移民的性命是如此地輕如鴻毛

相較於歐洲「保護邊境」的大旗,利比亞移民的性命是如此地輕如鴻毛
Photo Credit: Candida Lobes/無國界醫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歷歷在案的不安全情勢、軍事衝突、對平民的蓄意攻擊、系統性且大規模紀錄到的針對移民的折磨、虐待、剝削,都清楚地向歐盟和義大利政府證明了利比亞絕對不是個安全的地方。數以千計的移民和尋求庇護者都成了歐洲難民政策下的犧牲品,而相較於「保護邊境」的大旗,他們的性命是如此地輕如鴻毛。

即便路上險阻重重,利比亞人依舊迫切地想逃離當地的暴力危機前往歐洲。

11月2日時,一份2017年由利比亞與義大利政府所簽署有關移民事務的合作備忘錄將自動更新,延長三年的有效期。這份的合作備忘錄使歐盟在過去五年間資助利比亞,為其海巡單位提供了數百萬元的財務和技術支援,使他們在海上截獲了超過10萬人,並將他們強制帶回利比亞的拘留中心,使這些試圖逃出利比亞的人們身陷被虐待的惡性循環中。

無國界醫生在利比亞及地中海地區執行任務的團隊,親眼見證這份備忘錄資助了這樣一個給人們帶來傷害的循環,也證實了當地情況,依然無法讓利比亞海外移民們能回去安居樂業。

1
Photo Credit: Candida Lobes/無國界醫生
難民們等待著安全上岸的地點。他們向義大利以及馬爾他政府多次提出申請,但漫長的等待使他們的身體以及心理狀況不斷惡化。

深夜裡,一艘木製小船在鄰近利比亞海岸的國際水域上靜靜飄盪著。這艘船自利比亞海岸出發後在海上航行了數小時,試著去往歐洲找到安身之所。船上共計40名乘客,年紀最小的是僅有7個月大的倫嘉(Lunja)。他們在被救起後,轉送到了由無國界醫生所營運的搜救船Geo Barents上。

1
Photo Credit: Candida Lobes/無國界醫生

35歲的塔列克(Tarek)是倫嘉的父親,他給自己另一個5歲大的兒子加尼(Ghani)穿上了救生背心。「讓我家人們走上這樣的險途,只是為了他們能有更好的未來」。塔列克出身於一個鄰近利比亞海岸的柏柏人村莊,他帶著自己的妻子和兩個孩子踏上去往歐洲的旅途。

「現在的利比亞是個武裝團體控制一切的危險地方。我完全無法掌控自己的生命,但武裝團體卻能決定我的生死。每個禮拜我們都會聽到某人又沒來由地被殺。當我帶著兒子在路上散步,時都會擔心有什麼可怕的事發生在我兒子身上。我會牽著他的手,這樣似乎感覺安全一些。」

對塔列克而言,國家崩毀使他的夢想和對未來的憧憬也隨之幻滅,促使他決定逃離利比亞。而許多利比亞人也和塔列克一樣選擇走上逃往歐洲的險途。在2021年6月到2022年10月間,無國界醫生團隊在地中海上所救起的利比亞人共計有121人。

1
Photo Credit: Candida Lobes/無國界醫生

隨著格達費政權在2011年垮台後內戰也隨之爆發,利比亞成了境內各方武裝勢力競逐國家權力的戰場。聯合國調查團在2022年6月時針對利比亞情勢發布的報告指出,當地存在著系統性的非人道行為,嚴重危害了移民、難民、尋求庇護者的人權。報告中也紀錄了平民們經受著種種直接、無差別的殺害、折磨、監禁、強暴、遭強制失蹤,以及許多發生在拘留中心裡的非人道行為。

「這樣的成長環境對孩子來說太危險了」塔列克說,「每次出門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平安回家。我們一直盼望著終有一日政府能夠重建讓法治和秩序重回我們的生活,但我已經放棄這樣的期待了。2011年時的革命給了我們能夠改變未來的希望,但最終學校、醫院、各種基本的服務都被混亂所取代。」

1
Photo Credit: Candida Lobes/無國界醫生

在2013到2018年間塔列克一直都擔任警察,但當武裝團體接管該地區後卻逼迫他解除職務,並因為他的工作而威脅要殺了他。「身在利比亞你只會有兩種選擇:加入民兵,或是死亡。」塔列克說,「在搭船逃離利比亞時,我們幫了個朋友一把讓她和我們一起上路。她是個帶著三個孩子的寡婦,她丈夫是我在警局工作時的朋友,因為試著阻止武裝份子的非法行為而被他們從背後開槍射殺。」

「儘管歐盟宣稱資助是提供給利比亞政府的,但實際上那些錢都進了武裝團體的口袋。」塔列科說,「那些掌管著拘留中心的武裝團體同時也監督著當地人口販運的運作。隨便問一個在海上被捕獲後送到拘留中心的移民,他們都會告訴你人口販子如何將他們賣給拘留中心。人口販子和武裝團體狼狽為奸地剝削這些移民,販賣他們、逼他們為奴。在利比亞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

多份國際報告和數以千計逃出拘留中心的人們都證實了這個說法。「利比亞的人權狀況依舊相當令人擔憂。」聯合國利比亞支援團負責人暨利比亞特別代表巴蒂利(Abdoulaye Bathily),在2022年10月的安理會會議上如此表示,「種種針對移民、尋求庇護者的違反人道行為始終未受懲罰,任意拘禁在當地屢見不鮮……在拘留中心裡遭受當地政權隨意監禁的移民多達約3243位。」

這些歷歷在案的不安全情勢、軍事衝突、對平民的蓄意攻擊、系統性且大規模紀錄到的針對移民的折磨、虐待、剝削,都清楚地向歐盟和義大利政府證明了利比亞絕對不是個安全的地方。數以千計的移民和尋求庇護者都成了歐洲難民政策下的犧牲品,而相較於「保護邊境」的大旗,他們的性命是如此地輕如鴻毛。

1
Photo Credit: Candida Lobes/無國界醫生
  • 基於隱私及安全考量,本文所採用的的名字皆為化名

後記

2017年2月時,義大利政府與利比亞政府簽署了一份有關移民事務合作備忘錄。根據備忘錄的條件,在過去五年中義大利及歐盟持續提供利比亞海巡單位財務支援及技術設備,以強化其海岸搜查的能力。但這份文件實際上卻犧牲了難民、移民們的人權,建立起了一套剝削、敲詐、虐待移民們的體系,而這令人髮指的體系使移民們無法逃脫。

自2016年起,無國界醫生便走進了利比亞的拘留中心,為移民們提供基礎的健康照護及社會心理支持。目前無國界醫生在全國共三處拘留中心設有行動診所提供治療,並協助診療狀況較脆弱的病患、幫助將有特殊醫療需求的病患轉診至利比亞境內的其他醫院。我們也會為那些在海上被海巡單位截獲後送回利比亞的人們進行治療。而除了上述任務外,我們同時也在的黎波里(Tripoli)市為結核病患者提供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