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南部港巿赫爾松被占8個月終解放,居民憶述遭俄軍囚禁毆打電擊酷刑,認真考慮自我了斷

烏克蘭南部港巿赫爾松被占8個月終解放,居民憶述遭俄軍囚禁毆打電擊酷刑,認真考慮自我了斷
烏克蘭南部港巿赫爾松遭俄羅斯占領8個月上週解放。圖為赫松居民歡慶烏軍勝利。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新社》報導,在戰場失利的俄軍上週撤離赫爾松巿(Kherson),標誌開戰以來烏克蘭最輝煌戰果。曾經落入俄羅斯和親俄部隊手中數週的斯托斯基(Anatoly Stotsky)受訪時回憶受虐過往。

(中央社)烏克蘭南部港巿赫爾松遭俄羅斯占領8個月上週解放,期間居民所受凌辱、虐待、酷刑被揭露。斯托斯基在毆打和電擊中遭囚數週,出現血尿,體重掉了25公斤,一度認真思考自我了斷。

《法新社》報導,在戰場失利的俄軍上週撤離赫爾松巿(Kherson),標誌開戰以來烏克蘭最輝煌戰果。曾經落入俄羅斯和親俄部隊手中數週的斯托斯基(Anatoly Stotsky)受訪時回憶受虐過往。

斯托斯基在赫爾松巿中心的住家告訴《法新社》,「我認真想過要自殺,但是想到家人,又給了我撐過這一切的精神力量」。他在被囚期間度過50歲生日。

斯托斯基曾經兩度被捕,被囚禁的數週期間,遭到俄軍和親俄部隊綁起來毆打和電擊。

3月2日,身為烏克蘭國土防衛軍成員的斯托斯基目睹赫爾松淪陷。他接獲命令留在家中等候指示。數週之後,俄軍開始抓捕同情基輔人士。

4月25日,他和妻子及3歲女兒在家裡,俄軍闖進來抓捕斯托斯基。他說:「他們威脅殺害我的家人,所以我交出武器。」

俄軍給他戴上頭套,將他押往一處地方,他猜測可能是住家附近的警局。他被綁在一把椅子上,接受3或4個人問話。

「他們用警棍揍我,拿手槍或步槍抵住我的頭。」似乎是為了不留下打人痕跡,俄軍故意朝他兩耳部位和頭頂猛K。

一名他猜測應該是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幹員的蒙面男以視訊方式對他問話,要他對在家中被找到的武器作出交代。

俄國人還採集斯托斯基的指紋和DNA樣本,然後才在5月4日將套著頭套的他扔到大街上,警告他不准離開赫爾松巿,還要他和俄軍合作。

斯托斯基:「我回到家時,發現自己全身青一塊紫一塊,到處都是瘀青。」

他確定妻小已經通過靠近札波利沙(Zaporizhzhia)的一處檢查哨離開赫爾松,他則是太過害怕,不敢離開。

7月6日,斯托斯基在公民抗爭與日俱增背景下再度被捕,對方聲稱先前的問話尚未完成。

斯托斯基說,對方這麼問:「你現在要供出一切,認識誰、你們把武器藏在何處?」

他說在頭5、6天,他每天挨打。「晚上他們不讓我睡覺,每隔兩小時就進牢房,強迫我起身報名字」,因為手被拷在管子上,他只能坐著,沒辦法躺下。

每次看守的人進來,他就必須把袋子套在頭上,否則就得挨打。後來有一天,他被帶去另一間囚房問話。

「他們把我的手腳綁住,把我放倒在地上,用夾子夾住我的小拇指通電。每次被電擊,你的肌肉就會收縮,身體裡每個部位都擰絞起來。」

斯托斯基說,他在被囚禁期間很少獲准上廁所,只能用空瓶子將就。前兩週他都血尿,「我的腎功能不好」。由於每隔3天才有東西吃,他自己評估體重在囚禁期間大約掉了25公斤。

8月20日,斯托斯基終於獲釋。他說,幸好囚房牆壁有洞,讓他可以跟其他囚犯交談,「總算讓我沒有發瘋」。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