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各行各業掀起罷工浪潮,為什麼這麼難看到華人的身影?

英國各行各業掀起罷工浪潮,為什麼這麼難看到華人的身影?
今年六月的夏天,英國爆發了近三十年來最大規模的鐵路罷工。這場由英國鐵路、海事和運輸工會(RMT)發動的罷工。|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至於近兩年大量香港移民來到英國各地,林懷燿認為這群新來的移民很多都進入了主流社會的行業裡面,「就業層面上寬闊了很多,現在也才兩年而已,有些人才剛到達,處於尋找工作的階段,現在討論都是言之尚早。」

文︰李雨夢

踏入2022年的夏天之後,倫敦多個地鐵站關閉、全英國鐵路網絡運載班次大減、英國郵政服務遭到延誤、愛丁堡的街道上堆滿垃圾……這個被稱為「不滿之夏」(Summer of Discontent)的罷工浪潮,不同行業都響應罷工的呼籲,展開了一系列的工業行動,從鐵路工人、碼頭工人、郵政工人、清潔工、刑事律師、倫敦巴士司機都參與了這次的罷工行動裡面,而多個工會正藴釀於秋季發起大罷工。

這場牽起英國社會神經的罷工浪潮,其中一個原因是生活成本及物價正急速上升,而工資並無法跟上物價飆升的速度。根據英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反映通脹率的消費物價指數(CPI)於九月按年上升10.1%,是近四十年來的高位。才上任45天就宣佈下台的首相特拉斯(Liz Truss),在九月上台之後,政府公佈「迷你預算案」,提出多個減税措施,一時之間,市場動盪、英鎊大幅貶值,結果上任僅一個月的財政大臣夸騰(Kwasi Kwarteng)被解僱,由韓特(Jeremy Hunt)接任,並推翻早前提出的「迷你預算案」。

面對生活成本不斷上升、財政壓力增加,政府推出的經濟政策卻重創經濟、並且搖擺不定,民怨一直不斷累積。新任首相蘇納克(Rishi Sunak)上台後,承諾會修正前任所犯下的錯誤,並稱英國正深陷經濟危機當中。

歪腦訪問了兩名參與是次罷工的本地地鐵工人和郵政工人、一名華人Uber司機,談談參與罷工背後的想法。事實上,在這次罷工浪潮裡,卻一直難以看見華人、香港人參與的蹤影。

罷工工人:生活成本危機、通脹失控,基層工人深受其害

AP2217649684582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圖為民眾在英國倫敦國王十字車站聲援由英國鐵路、海事和運輸工會(RMT)發動的罷工。

談到英國今年的罷工浪潮,讓我們回到今年六月的夏天,英國爆發了近三十年來最大規模的鐵路罷工。這場由英國鐵路、海事和運輸工會(RMT)發動的罷工,為「不滿之夏」掀起了序幕,這場工業行動有逾四萬名鐵路工人蔘加,罷工期間有八成列車班次需要取消。

「外界很多人都有一個印象,覺得倫敦地鐵的鐵路工人常常都罷工,但這不太符合事實,雖然我希望是真的。我今年參與罷工的次數,比起我過去工作那麼多年來的總和還要多。」有份參與罷工的RMT工會代表之一Daniel Randall,他在倫敦地鐵工作了接近九年,擔任客户服務助理一職,自入職之後就一直有參與進工會里面。

Daniel指,當初他想進入倫敦地鐵工作,就是因為想到一個工會文化較強的地方去,「能夠容許我去成為工會里面的行動者。」RMT是英國裡面涵蓋了各運輸部門的工會,是英國國內的大型工會之一,過去曾發動過不同程度的罷工。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倫敦地鐵的載客量大減,其財務狀況錄得虧損的情況,需要仰賴政府的撥款資助。裁員、修訂退休金、凍薪等等措拖是政府及鐵路公司祭出的手段,這是最初引發地鐵工人醖釀罷工的開端,Daniel質疑:「為什麼每次受到影響的都是勞動階層的員工,而管理層及僱主卻仍然在坐享那些盈利及好處?這是不公平的。」

鐵路工人進行罷工,都會作出事先的預告,而Daniel也走上了工會的糾察線(Picket line)上。過往地鐵工人的罷工行動,在媒體上的描繪往往是對人們帶來的影響,「媒體都很愛集中在罷工如何帶來不便、也喜歡訪問途人的看法,」Daniel表示,這段時間的罷工,雖然導致鐵路網絡陷入了癱瘓的狀況,「但也得到了坊間高度支持,我想如果大家是看到全貌時,他們是會理解的。」

這場從六月開始掀起的罷工浪潮,至今尚未落幕,RMT與鐵路公司之間關於薪資、工作、工作條件的長期爭議仍未解決,罷工行動仍然持續。Daniel表示,過去五年間,英國的罷工行動處於低潮期,而今年各行各業的工人都紛紛發起工業行動,「我覺得這是很有象徵意義的回潮,人們相信工人行動是能夠帶來某種社會改變,也是一個象徵希望的時刻。」

當日常生活中的食物、能源、必需品的價格不斷上升,然而工資追不上通脹的升幅,實際上是變相「減薪」。

另一個發起罷工的英國電訊業工會(CWU),有近11.5萬名郵政工人持續參與罷工行動。Jason Richards在威爾斯西南部的城鎮阿伯德爾(Aberdare)裡當了郵差已經17年,加入皇家郵政(Royal Mail)不久之後,他就加入了工會,後來擔任了該處的工會代表大約九年。

「當時的工會代表問我要不要參加工會,我就加入了。」Jason表示,他的父親過去是礦工工會的工會代表,「他曾經參與過1984至1985那場對後來影響深遠的礦工大罷工,雖然最終失敗了,但當年的工業行動持續了近一年。」1970年代,英國的工會運動的高峰期,直接或間接地促使了政府的下台,根據1979年的數據顯示,當時有53%的勞動人口為工會會員。

當年那場大罷工的失敗,普遍被外界視為是前保守黨首相柴契爾夫人及其擁護的「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的勝利。上世紀80年代柴契爾夫人上台之後,英國推行一系列新自由主義的政策,包括將公共產業私有化、削減公共開支、大幅減税、放寬金融監管,而當中對於工人運動影響最深遠的,是在她的任內打壓工會力量。自1980年起開始,工會會員的數目就處於持續下降的趨勢,在2021年的數據中,英國的勞動人口中只有23.1%為工會成員,大約為6.4百萬人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