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流麻溝十五號》:女性政治犯的身體、生活與人生,如何成為一種懲戒管道?

《流麻溝十五號》:女性政治犯的身體、生活與人生,如何成為一種懲戒管道?
Photo Credit: 湠臺灣電影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女性政治受難者日常生活與其成長經歷,是她們起身抵抗社會結構、從事社會/婦女運動與啟發政治意識的特有意義。無論是母親的女性身分、她們自身的女性身分、女性手足的女性身分,身為女性所面臨受壓迫命運與處境,卻亦是產生左翼女性思維及行動的重要關聯性。

近期由周美玲執導、改編自曹欽榮撰寫《流麻溝十五號:綠島女生分隊及其他》的電影《流麻溝十五號》於全台上映,講述在1950年代女性政治受難者被送往綠島進行「安置」與「思想再教育」真實故事。

其中,從電影前導預告即可見女性政治受難者因性別而產生的特別經驗,例如女性與孩子被強制分離,這樣的細節,其實正透露了有別於男性政治受難者,特別是女性的身體,包括從女性身體產出的孩子。如在電影當中,有位女性受難者即將臨盆,但管理方卻刻意不提供醫療協助等(此段電影情節內容描述,感謝本文責任編輯提供),皆將可能成為另一種權威懲戒的方式。

台灣研究白色恐怖的學者李淑君老師,在2018年發表〈「例外狀態」下的「失調姿態」:白色恐怖監獄中的女性政治受難者的失調身體〉,即指出女性的身體與生理包括懷孕、月經等生活型態,在權威恐怖下出現流產、死胎、例外的月經週期等失調狀態。此外,透過藍博洲撰寫《台灣好女人》一書中的高草、許金玉政治受難經驗中,也可見女性在性別結構與權威恐怖下,她們的身體、生活與人生如何成為一種懲戒管道。

書中描述,當高草被捕時經期來臨,參與逮捕的特務以嫌惡口氣表示:「弄得我們很難堪」,並且故意不讓她處理月經。在權威恐怖與性別體制下,月經成為一種凌辱女性政治犯的手段,像是口頭羞辱、限制女性處理月經、使月經成為眾人肉眼可見的「汙穢」,正是企圖讓女性主體感受自身卑賤的懲罰方式。而女性政治犯的身體成為權威直接懲罰模式外,女性在社會結構下的性別位置或親密關係,或許也是權威慢性懲治的管道。

被關了近十六年的許金玉,出獄時,已是中年時期的她,擁有家庭婚姻與一間皮蛋行,或許在當時社會脈絡下,是某種不幸中的幸運。因為若我們延伸思考,或許有更多女性政治受難者,在服刑出獄後已經錯過了社會結構制定的成家立業時機,包括可能錯過了相親結婚、上班工作或養育孩子的機會,那麼在當時社會脈絡下,人們又會投以何種眼光看待她們?

也因此,女性政治受難者的經驗,包羅更多複雜性別意義,特別是權威直接懲罰與慢性懲治特點,皆映現女性政治受難者的特有處境。當她們(被)參與或投入政治/運動,不僅只是以女性樣貌現身,而是她們的身體及身分與生活,在生理性與社會性上都可能成為懲治的目標。

無論是直接羞辱身體(月經、乳房、陰道等)、直接將孩子與母親分離使其親密關係脫軌,或是慢性懲治人生(關到錯過成家時間、工作能力與社會脫節等),皆是使女性政治受難者更容易面臨的性別受難處境,也是權威透過社會結構中的女性特有位置,來規訓甚或使之在社會孤立,進入更為邊緣次等的位置。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到期自動續訂,可隨時取消,詳情請見訂閱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