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權益、勞工爭議、俄烏戰爭,有史以來最「政治化」的卡達世界盃?

LGBT權益、勞工爭議、俄烏戰爭,有史以來最「政治化」的卡達世界盃?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距離世界盃開賽不到兩個星期的時候,卡達世界盃的一名官方大使又引起爭議,他在訪問中形容同性戀取向是「頭腦受損」。此外還有勞工權益、言論自由、烏克蘭戰爭,越來越多的爭議話題,使得一些人形容這一屆賽事是有史以來最「政治化」的一屆世界盃。

A protester blowing a whistle and holding up a red card at a protest against Fifa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一名抗議者在為工人權益進行的示威活動中,向FIFA舉起「紅牌」

國際足球總會(FIFA)和卡達世界盃主辦方一直希望避免的一些媒體報導,還是接二連三地出現。

在距離世界盃開賽不到兩個星期的時候,卡達世界盃的一名官方大使又引起爭議,他在訪問中形容同性戀取向是「頭腦受損」。

前卡達國腳卡利德.薩勒曼(Khalid Salman)在接受《德國電視二台》(ZDF)訪問時作出的這一言論,是圍繞本屆世界盃一長串爭議當中的最新例子。

勞工權益、言論自由,還有烏克蘭戰爭,越來越多的爭議話題,使得一些人形容這一屆賽事是有史以來最「政治化」的一屆世界盃。

LGBT權益

Protesters kick a ball into a goal with rainbow flags on it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瑞士蘇黎世FIFA博物館外的一場LGBT抗議活動

「我原本的希望是,隨著他們為移民勞工狀況所做的改善工作,他們會想出一些措施在改善LGBT+(同性戀、雙性變和跨性別人士)的生活。」英國利物浦足球俱樂部的LGBT+組織「Kop Outs」的創辦人保羅.阿曼(Paul Amann)說。

他在2019年獲邀與丈夫一起前往卡達,參加由世界盃組委會主辦的訪問團。

同性戀關係以及與同性戀關係相關的宣傳,在卡達屬違法,刑罰是從最低的罰款到最高的死刑。

但是世界盃的管理當局已經表示,到場觀看比賽的「每一個人都會受到歡迎」,並聲稱沒有人會遭受歧視。

但是像卡利德.薩勒曼的採訪這樣的事件,粉碎了保羅此前對於本屆盃賽的樂觀。

「悲哀的是,自從外界施壓要求對狀況作出改善之後,卡達實際上是加強了對LGBT+的歧視。」

關於同性戀人士被監禁並進行性向矯正治療的報導,令保羅不再考慮去現場看本屆世界盃。

「現在考慮出席是有失公允的,很明顯卡達當局仍在繼續對LGBT+人士進行嚴重的虐待。」

球員抗議

Players wearing shirts that spell out "human rights"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一場世界盃預選賽前,德國隊球員身穿黑色衣服組成英文「人權」字樣,以示抗議

除了國際政界人物和維權組織提出批評之外,在球場上也出現了一些抗議。

丹麥隊已經決定,將在本屆賽事上身穿「淡化」設計的球衣參賽,隊徽和品牌標識幾乎「隱形」。

他們和包括英格蘭、法國、德國和比利時在內的十支代表隊的隊長,也將會在比賽中佩戴有「OneLove」(同一份愛)字樣的彩虹色臂章出場,聲援LGBT+群體。(按:根據目前發展,由於FIFA宣佈如果戴上「OneLove」臂章,將會給予黃牌判罰,目前包括英格蘭、丹麥、威爾斯、德國、荷蘭、瑞士、比利時等隊都已放棄配戴One Love袖標的臂章。)

雖然有球隊提出這樣的訴求,但是國際足球總會目前尚未明確界定,上述這些表達是否違反了世界盃比賽期間禁止球員作政治表達的規定。

學者兼國際體育律師格里戈利.伊奧尼迪斯博士(Dr Gregory Ioannidis)認為,世界足球管理機構這一次面臨著一個艱難的任務——界線在哪裡。

「挪威隊球員最近在他們的球衣上加上了一句聲明,問題是:『這算不算是政治表達?』」

「我不知道,你能定義什麼是政治表達嗎?我不認為任何人能夠下這個定義,這就是FIFA現在要面對的問題。」

保羅.阿曼表示,同志權益是一個「根本性的社會議題,不是關於政治的」,而球員們不應該因為就這些議題發聲而受到懲罰。

但是,只有到了盃賽正式開始的時候,球迷和球員才會知道,這些規則將如何執行。

勞工權益

A wide shot of a the construction of a stadium in Qatar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卡達世界盃場館的一個建築工地

一些倡議人士希望球員們發聲的另一個議題,則是對卡達世界盃設施建築工人的聲援。

「我認為非常錯誤的是FIFA的這種說法:『噢,這是政治,會對你們作出某些制裁。』」調查機構國際勞工人權組織(Equidem)創始人穆斯塔法.卡德里(Mustafa Qadri)說。

他們與卡達的工人們談過,包括那些幫助建設世界盃場館的人。他們發現工人們要交錢才能得到工作,然後在領薪時也遇到問題,還被迫在危險的高氣溫下工作。

一些報導指,從2010年卡達贏得世界盃主辦權以來,有超過6000名移民勞工死亡。

但是,卡達政府表示,這個統計存在誤導性。實際上世界盃場館建設工地上的勞工死亡事件有37件,當中只有三件「與工作有關」。

卡達當局表示,他們已經廢除勞工保證人制度——即「卡法拉制度」(kafala),規定外國勞工要得到僱主許可才能換工作或者離境——這表示狀況已經有所改善。

但是穆斯塔法表示,雖然有一些改革「肯定令一些工人得益」,但是改變「明顯還不夠徹底」。

爭議聲中贏得主辦權

關於LGBT和工人權益方面的批評,令很多人質疑國際足球總會將世界盃主辦權授予卡達的決定。

決定主辦國的程序一直伴隨著各種大規模腐敗的指控。2015年,瑞士檢控方和美國司法啟動了兩項調查。

卡達一直否認有任何不當行為,而申辦過程在2017年由FIFA自己的調查界定為清白。

相關決定的支持者表示,透過體育與各國往來,是幫助它們開放和改變的有效途徑,但是穆斯塔法認為,雖然賽事「給了現有的人權問題更多的聚焦」,但是它並沒有「利用這個機會做盡可能多的事情」。

格里戈利.伊奧尼迪斯博士表示,FIFA將賽事的主辦權授予卡達的其中一個原因,可能就是想嘗試推動改變。

「他們想要營造一種包容的環境。如果你讓一個國家打開門戶面對世界,你就有可能說服那個國家對個人自由之類的事情採取不一樣的看法。」

但是,對於同性戀和工人權益等問題的批評持續不斷,令很多人覺得FIFA作出了錯誤的決定。

驅逐俄羅斯

A Fifa meeting with a Russian flag in the background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2月, 國際足球總會宣佈俄羅斯被取消世界盃參賽資格

FIFA有一件事則得到了國際上較多的讚譽。他們在預選賽階段決定取消俄羅斯的參賽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