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民團力催「18歲公民權」同意票,游盈隆反對理由遭青年團體打臉

學生、民團力催「18歲公民權」同意票,游盈隆反對理由遭青年團體打臉
phoh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青民協表示,通過後讓18歲的人可以當總統是「錯誤訊息」,不同於選舉權,在被選舉權部分,修憲複決主文加入「除本憲法及法律別有規定者」的例外條款,也就是說就算修憲案通過,被選舉權仍可透過法律訂更高。

本週六(26日)即將舉行全國九合一地方選舉,以及18歲公民權修憲複決,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成立的青年共學團今(22)日公布一項問卷調查結果,約有7.5成的受訪者同意18歲即成年,須承擔責任與義務並可以擁有投票權。而高雄學生民主聯盟聯合高中各校學生自治組織,今天呼籲北漂的學長姐,一起回家投下18歲公民權的同意票。

不過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卻在臉書發文表示:「讓我們一起向『十八歲被選舉權』修憲公投說NO」因為他認為,修憲通過可能導致國民年滿18歲就可以參選立委、六都市議員、各縣市議員、各級民意代表、及村里長。而這點大家未有共識。

對此台灣青年民主協會澄清,游盈隆的說法是不實言論,因為修憲複決主文包含『除本憲法及法律別有規定者』的例外條款,也就是說就算修憲案通過,被選舉權仍可以透過法律訂更高。

青民協反駁「18歲就能參選」:還是要修《選罷法》

台灣青年民主協會指出,18歲能不能選還必須要由立法院修改《選罷法》才能通過,若對被選舉年齡有不同意見,仍可由立法院訂更高的參選年齡。

協會也表示,許多訊息提到這次18歲公民權修憲複決,通過後將讓18歲的人可以當總統,這是「錯誤訊息」,「不同於選舉權,在被選舉權部分,修憲複決主文加入『除本憲法及法律別有規定者』的例外條款,也就是說就算修憲案通過,被選舉權仍可以透過法律訂更高。」

依照現行憲法規定,雖然23歲有被選舉權,但《選罷法》就作例外規定,直轄市長、縣(市)長要30歲;鄉(鎮、市)長、原住民區長要26歲。因此若這次修憲案通過,《選罷法》並不會因修憲通過馬上修改,仍需要經過立法院討論,才可能讓參選年齡一併下修。此外因為《憲法》第45條並未修正,總統、副總統參選年齡仍為40歲,也無法透過修法改動總統、副總統的參選年齡。

台灣青年民主協會進一步補充,就算真的修法讓18歲可以參選民代,也不代表18歲參選就會上,因為參與選舉本身存在許多門檻,選民也有自己的判斷依據,不需要從年齡上根本排除青年參選的機會。

親子共學促進會:公民權給青少年更多「做中學」的機會

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成立的青年共學團日前透過蒐集500多份的問卷、以及路上街訪瞭解人們對「18歲投票權」的關注面向;調查結果指出,約有7.5成的受訪者同意18歲即成年,1成不同意,1.5成沒有意見。​

三寶媽媽,同時也是醫護的李宛怡表示,從腦部發育的角度來看,腦神經細胞在青春期前會大量增生,到了青春期則開始進行淘汰機制,比較少用的腦細胞會大量地死亡,留下常用的。這也呼應了現在的教育,一直提倡「做中學」,因為實際參與的經驗,更能幫助人的學習。既然社會一直鼓勵學生要關心時事、有世界觀,就更應該給他們實際參與的機會,而不是只有在考試時紙上談兵。

臨床心理師宋鈺宸表示,獨立思考的能力並非一蹴可及,而是從孩子與成人的生活中,不斷的練習與討論而成。一個高壓威權的環境,不會養成獨立思考的孩子。一個凡事控制、我是為你好,卻沒有信任與合作的環境,不會養成為自己決定並負責的孩子。責任感與權利感是相對的,不能說要一個人學會負責,卻不給他權利。

幼兒家長陳怡君表示,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說明了,兒童是權利的主體,也就是兒童應該要有權利感,「表意權」裡更明白指出孩子能有取得資訊的權利,才有辦法形成對各項事物的意見。因此從兒童人權看18歲公民權,不是先有能力才有權利,而是整個社會世代共同合作,更應該確保兒少有形成自己意見能力的空間,而從幼兒時期的家內民主開始練習,就是在為公民社會向下扎根。

師大附中學生陳品穎表示,明年開始,《刑法》和《民法》,滿18歲的人都是被認為可以獨立思考的完全責任能力人和完全行為能力人,並且負有納稅、服兵役等義務。可是為什麼在給予義務的同時卻不讓他們擁有對等權利?很多人會覺得18歲還小,還沒辦法對政治做出正確選擇,容易被帶風向。但她想說,年齡從來就不應該作為判斷一個人做出的決定是否值得被採納的門檻,一個人不會因為過了20歲生日就忽然茅塞頓開找到立場,「說我們沒有參與公共事物的經驗,卻又不給我們累積經驗的機會,這樣不也很矛盾嗎?」​

健行科大助理教授李宥緹則指出,青年學習社會政治議題,是對整個社會國家會有長久的影響,科技手機促使新世代活在社群媒體的世代,資訊傳播速度是過去世代的數十倍,公民教育也應該相對開放,盡早理解青少年自我在社會中的權利義務,有助於自我認知的完整。

社工師林戴安表示,台灣的青少年在這個社會長期被隱形,在重視升學的氛圍下,有4成5的台灣青少年參加校外補習,平均每週補習3.1 天,每週補習時數高達8.3小時,全國補習班的數量超過1萬7000間,比1萬2000間的超商還多;孩子在發展自我認同、獨立思考、社會連結的年紀被關在補習班裡;而無論是青少年的福利或室內外活動空間都相當稀少,青少年好像被社會遺忘,甚至有近8成不清楚參與地方政府公共事務決策與討論的管道。

她表示,自己過去擔任社工的經驗中,發現青少年長期被壓抑,但青少年其實比成人更具有彈性、有創造力、有想像力、願意相信改變的力量。​應該青少年更多的信任與空間,權利與責任是相對的,18歲公民投票權是一個機會,讓不同世代合作創建新政治樣態與新世代。

高雄學生民主聯盟向「北漂學長姐喊話」:支持當年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