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稱「世界藥房」的德國,為何連小兒退燒糖漿都買不到?

號稱「世界藥房」的德國,為何連小兒退燒糖漿都買不到?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藥店正在面臨藥品供應短缺的嚴重問題。行業聯合會分析認為,全球化是造成藥品供應短缺的主要原因,德國已將「世界藥房」的頭銜拱手讓給印度和中國。另外,昂貴的能源和原材料價格也大大打擊了藥廠的生產積極性。

文:德國之聲中文網(德新社)

無論是兒童退燒藥、止咳藥、降壓藥,還是治療乳腺癌的藥物,現在在德國藥店想購買這些藥物,都有可能遇到缺貨的困難。供應鏈瓶頸讓德國的藥品供應出現嚴重問題,藥劑師們已經對藥品短缺的問題表示擔憂。

北威州藥劑師協會主席普雷斯(Thomas Preis)對德新社說,從業30年來他從未經歷過這樣嚴重的情況。他舉例說,用來抑制胃酸分泌的泮托拉唑已經停止供應。人們不得不轉而使用奧美拉唑。但是奧美拉唑會與其它藥物產生更多的藥物相互作用,也就是說藥效可能會受到更多的影響。

普雷斯表示,明(2023)年的情況可能會更糟。他說:「斷供的情況可能會更多。」

對於藥店來說,藥品短缺是一種困擾,因為藥劑師們必須為病人尋找替代藥品,或者在某些情況下自己生產藥品,但這既費時又費錢。德國聯邦藥品和醫療器械研究所(BfArM)目前列出的藥品供應短缺的報告大約有300份,但是在德國批准使用的藥物大約為10萬種。而且大多數短缺的藥品都可以找到替代品。該機構認為,目前沒有跡象顯示出德國藥品供應出現普遍嚴重化的現象。

藥店和藥劑師聯合會認為,全球化是造成藥品供應短缺的主要原因。

歐洲使用的約68%的藥物生產原料都來自亞洲。如果亞洲國家出現生產問題、原材料污染或生產停頓,那麼德國也會被波及連累。北威州藥劑師協會主席普雷斯說,德國曾經是世界的藥房,但今天中國和印度變成了世界的藥房。在他看來,重要的是將盡可能多的生產線遷回德國。

供應瓶頸的另一個原因是經濟壓力。昂貴的能源和原材料也是製藥業面對的一個問題。

在德國,由於藥品價格受到管制,藥商不能輕易將更高的成本轉嫁給病人。就處方藥而言,藥商必須在藥品折扣協議中向醫療保險公司提供優惠價。此外,法定醫療保險公司為藥品支付的最高金額也有限制。這些規定的目的都是限制衞生系統的成本,並控制醫療保險費用的增加。

德國史達德製藥公司(Stada)是德國最大的非專利藥和非處方藥供應商之一。能源、運輸成本以及原材料價格的上漲都讓公司感受到的壓力越來越大。但是由於藥品折扣協議的存在,藥商法將增加的能源成本轉嫁出去。該公司CEO戈德施密特(Peter Goldschmidt)說:「這導致某些情況下,藥品定價甚至低於生產成本。」

德國仿製藥和生物仿製藥產業協會Pro Generika表示,撲熱息痛糖漿的生產利潤是每瓶1.36歐元。一年之內生產撲熱息痛糖漿的原材料價格上漲了70%。這導致越來越多的藥廠停止生產這種藥物。目前只有德國烏爾姆的一家藥廠還在生產撲熱息痛糖漿。

那麼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藥品供應瓶頸的問題呢?德國史達德製藥公司CEO戈德施密特提出,招標合約不要只給與一家藥廠,而是給與三家企業。這樣做可以加強供應鏈。

同時他認為,將生產線從亞洲遷回歐洲的想法過於簡單,「印度或中國生產線都是按照歐洲標準建立的。」此外,藥品成本上升的時候,歐洲也可能出現生產停頓和瓶頸,會引發「價格爆炸」。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