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榮工處到無敵「欣欣」:假如中華民國是一間公司,「人資總監」絕對是趙聚鈺

從榮工處到無敵「欣欣」:假如中華民國是一間公司,「人資總監」絕對是趙聚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二次大戰後,世界各國面臨軍人復員與社會重建問題,多數人不但沒了「家」,更多的人只能勉強維持生活。政府因此緊急在1954年成立了退輔會,隔兩年,趙聚鈺擔任退輔會擔任秘書長。這是他成為中華民國的人資總監以前最關鍵的工作。

文:郭曜軒(大學是歷史系,研究所成為雜食的族文所學生。目前是歷史人類學的小學徒)

如果你曾在企業求職過,那麼一定對人資不會感到陌生。因為,打從一進公司的第一天的教育訓練、發薪日到離職,全憑它一手包辦。

什麼是人資?它是英文「Human Resource」(人力資源)的縮寫,顧名思義指人力也是資本(Capital),可以為企業創造利潤!它的職責幾乎囊括公司內所有跟人員有關的事物。因此,它既可由一人負責,也可以是一個部門。

攤開人資的發展史,17至18世紀,還是工業化時代,也是古典經濟學家與馬克思的天下,人力資源來自「勞動力」的概念。這些大學者認為要增加工業產值,就必須提高勞動力的生產價值,例如最簡單的分工,或增加勞工的工時,訓練勞工、壓低勞工薪水的方法。因此在早年以規劃員工的薪水、保險與福利等行政工作為主。

勞工與資本家的關係越來越激化,在一次世界大戰後(1914-1918年),歐洲國家涉及到戰後重建的問題,各大學開始設立「工業關係」系,來研究來如何管理勞工。這才演變為現在我們所熟悉人資所負責的業務:人事管理。

公司的組織與性質而分工以及新自由主義的興起下,來到在市場才是決定一切的基準的時代。決定「人才」的機制也越來越重要,也因此讓企業著重在加員工的教育訓練以及未來發展。

那麼你有想過,倘若中華民國是一間公司,那麼人資總監是誰呢?

首選之一絕對是趙聚鈺。

你從沒有在歷史課本讀過他,他也鮮少存在於戰後研究之中,但他活躍的年代卻橫跨台灣與近代史重要的時期:美援時代到中美斷交(1950-1979年)。而在人資概念剛形成,仍以行政人事為主,他就已經在負責現代人資的工作。

他的生命歷程分為兩階段,一是在信託局服務時,規劃中華民國的軍人保險制度。第二段則為擔任退輔會主委,擴展退伍軍人的職涯選擇,而「欣欣」系列公司的成立也與他密切相關。

他365天全年無休,在私下生活中,不僅是蔣經國的左右手,也是蔣孝勇的義父。他過世時,當時總統蔣經國下令軍機飛往美國,由副總統嚴家淦等人在桃園中正機場親迎他的靈柩。這樣的高規格待遇,凸顯他的身分不是一般!

換言之他不僅是中華民國的人資總監,更是軍人業務部門的模範總監。現在,我們就從這位模範的人資總監身上一窺戰後的台灣經濟與社會總動員的情形吧!

a
1973 年,趙聚鈺先生主持北迴鐵路崇德隧道貫通典禮|來源:台灣新生報/政府資料開放授權,發佈於《國家文化記憶庫》

成為總監的第一步:社會保險與社會安全

1909年的冬天,中國湖南衡山,著名的軍閥家族誕生了一名男嬰:趙聚鈺。

他的叔叔趙恆惕不僅是同盟會的早年成員,更是二次革命中討伐袁世凱的要角;妻子黃本琪的父親——黃忠績更是當地礦業大亨!趙聚鈺在復旦大學畢業後,便從擔任湖北建設廳測量隊服務員開始,他憑藉著商科背景,升為會計股長。趙聚鈺一出手就展現出色的工作與領導能力,在家庭背景的雙重加持下,讓他轉任湘桂鐵路局的會計課長,也曾在桂林金城銀行、東北等地方國營的金融單位服務,順利逐年往上爬。

他與蔣經國認識的契機則來自戰爭爆發後,加入剛成立的「三民主義青年團」的湘桂鐵路分團,並在堂叔的介紹下相識。兩人一拍即合,成為好友。

1945年,他展開人資總監的重要事業——在桂林金城銀行擔任經理時,同時兼任中央信託局的工作。

信託局源自1934年的在戰爭局勢時,政府在中央銀行另規劃的新單位,負責活用國家資金調配各項戰略資金與物資。除此之外,當時的中華民國急著走向現代化,進而模仿歐洲國家,先規劃勞工保險,復新增農民與公務員的保險業務,作為社會安全網。[1]但當時因實行單位的歸屬以及經費規劃的缺乏,剛好信託局擁有彈性資金,便委由它來替中華民國這間公司規劃團體保險。

然而,即便國民政府搬到台灣後,社會保險的實行對象概念仍停留在中國大陸時期所籌畫的定義:只有「受薪階層」才有資格。並排除軍人與其他階層。[2] 顯然,軍人被視為特殊時段下,另個體制的事,而不在一般的社會範疇之中。

等等,難道軍人不是國民嗎?

他們雖是國民,但「軍人」身分與職業的特殊性,讓他們多了絕對服從、為國家服務的中立性的限制,進而產生不管是行動、語言或身體,甚至是思想上都有規定,成為特殊公民。在法律上,軍法比一般法律的刑責更加嚴峻。

二次大戰(1937-1945),中華民國也設立後方勤務部負責製造武器、運輸補給以及生產軍備等業務。1946年,戰爭結束,政府雖然成立聯勤總部來負責所有後勤事項,但聯勤初期的業務仍只是延續過去的後勤單位。

戰爭結束,再加上國民政府在國內內戰的失利下,1949年,大批軍民隨著國民政府撤守台灣。大批介於青年至壯年的軍人們從中國大陸來到台灣。雖然他們持有政府所發放的「戰時授田憑據」(使用說明:未來若返攻中國大陸,可以憑券換田),並在退伍後,擁有「榮譽國民」(榮民)的身分。

多數人不但沒了「家」,更多的人只能四處透過關係找工作,或做著小本生意,勉強維持生活。換言之,他們的生活面臨缺乏福利與保障,不僅有集體失業危機,更容易造成國安問題!

原來的制度設計早已不合時宜。

當然,這不只是中華民國的困擾。當時之世界各國同樣面臨軍人復員與戰後的社會重建問題。歐美各國也已遇過一次,即是不久之前所爆發的一次世界大戰。它們曾為此傷透腦筋,更曾爆發多次衝突。[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