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孩子與他的哲學導師,FTX倒閉與《自私的基因》

壞孩子與他的哲學導師,FTX倒閉與《自私的基因》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母公司FTX玩完的還有FTX Future Fund。基金原意是資助「有利人類長遠幸福」的研究,主事者包括「有效利他主義」的理論導師、哲學家William MacAskill。捨己為人,對大部分人來說太「離地」,皆因人性普遍並非如此。我們愛自己,愛跟自己有關係的人,愛屬於同一圈子的人,關係愈遠的,或不在眼前可以看得到的,感覺自然較為薄弱,對待她/他們起來,行為顯得「冷血」。

全球第二大加密貨幣交易所FTX資不抵債,爆發流動性危機,終破產收場。創辦人薯條哥(編按:Sam Bankman-Fried的戲稱)辭職,由擁有40 年經驗的的法律及債務重組專家John J. Ray III接任CEO。這位因處理安然(Enron)案而聞名的律師近日向美國法院提交報告,有以下評語:「從未見過一家公司經營得如此徹底失敗。」他批評,從不完善的機制和國外寬鬆的監管,到控制權集中在極少數缺乏經驗的個人手上,FTX的當前狀況是前所未有。

「有效利他主義」的試驗場

薯條哥及親信的下場,暫時未知,而FTX倒閉對幣圈的衝擊尚未完全浮現——有幣圈人士認為Alameda出事,起源於今年五月算法穩定幣Terra Luna崩盤。金融風險及法律責任、賠償等問題有待專家探討,經濟學者曾國平近日用另一角度評論這宗大新聞。曾教授指,薯條哥奉行「有效利他主義」(Effective Altruism,簡稱EA),務求以最有效、最有實證支持的方法幫助最多、最有需要的人,且不單是現存於世上的人,更包括未來將會出現的所有人——熟悉幣圈的朋友跟筆者說,原來EA在他們圈子已hot topic了好一段時間。

SBF成立FTX,其中一個宗旨是努力賺取大量財富,將其中99%根據EA的原則運用。但觀乎FTX管理混亂,高層濫權,結果搞出大頭佛,SBF口中的理想不單不能實現,其運作方式亦與造福世界的本意背馳。事實上,能於短時間內賺取到的巨額「財富」,亦很容易頃刻間蒸發掉,這樣大起大落的「財富」,創來做甚麼?益了誰,害苦誰?又到底跟龐氏騙局有多大分別?

曾教授又提到,隨母公司玩完的還有FTX Future Fund。基金原意是資助「有利人類長遠幸福」的研究,主事者包括EA的理論導師、哲學家William MacAskill。他跟SBF相識於微時,二人想法相近,SBF暴發後,撥出大量資金成立FTX Future Fund,讓MacAskill及其他EA專家選擇值得資助的大膽想法。 曾教授認為,EA捨己為人,對大部分人來說太「離地」,皆因人性普遍並非如此。我們愛自己,愛跟自己有關係的人,愛屬於同一圈子的人,關係愈遠的,或不在眼前可以看得到的,感覺自然較為薄弱,對待她/他們起來,行為顯得「冷血」。

SBF國會作證_AP21342696146751

這是事實,除少數例外,一般人總是由親及疏。所謂親,離不開血緣及/或親友關係,起碼有感情基礎,連繫個人記憶,具親切感、熟悉感和安全感。如用「天擇」理論加以演繹,愛自己及親人多於別人,有助生產、傳播自身基因,增加「基因」永續的機率。作為生物,人類先天地有求生及繁衍的本能,感情和性格機制有自利或自我優先的傾向,正常不過。至於朋友,就算沒血緣關係,但基於雙方交情,有難題出現,互相照應的機會比較大。對比較靠得住的人好一些,自然有利基因存活及流傳。

連張五常都搞錯《自私的基因》

如此功利地理解人類道德感情,似乎解釋不到「犧牲小我,成全大我」的行為。 不過,據《Gene思書齋》版主、多年來致力推廣科普、台灣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黃貞 Gene Ng所講:「利他行為這種犠牲自己的生存和繁殖機會來造福其他個體的行為,在各種動植物中皆可見。」這不得不提牛津大學演化生物學大師道金斯(Richard Dawkins)的《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自私的基因》是演化遺傳學的經典之作,道金斯用極為淺顯易懂的文字,為大家解釋一個很複雜的演化生物學觀念——這本書深入民心,影響深遠,但不少專家學者——包括香港經濟學界名人張五常——因而認為人類的自私自利行為很合乎科學。他們相信人類自私不是假設,而是一早寫進在基因裡面。有了這「科學根據」,他們便有力反駁各種對自私行為的道德批評,借「有競爭有進步」之名,進而合理化一切商家賺到盡的經濟掠奪行為。

不過,這些專家學者都錯誤解讀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他們亦有意無意地把中文中的「自私」和「自利」混為一談。黃貞祥教授曾經分析,「自利」和「利他」行為有互補作用,並非單純對立的關係——王于漸、雷鼎鳴等主流經濟學者卻經常強調二者非此即彼。《自私的基因》最核心的論述,在於道金斯嘗試闡述天擇的單位不是個體,而是基因,動物(包括人)不過是基因的載體。

The_Selfish_Gene3
Photo Credit: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Wikimedia Commons

然而天擇有個難以解釋的問題:為何有時候個體會表現出看似違背天擇的無私行徑——小鳥會出聲警告牠的同伴敵人來了,即便這麼做會讓敵人注意到自己而增加被獵捕的機率;人類為何會有軍人願意保家衛國,甚至犧牲自己的性命來達成保護全體利益的目的? 關於這個問題,道金斯嘗試在書中以「天擇的單位為基因」這樣的論點來做反駁。也就是說這些「利他」的行為,雖然使單一個體犧牲,但卻能保護他的近親,能夠讓同種族基因延續下去而不會滅團。那這樣「無私」特性的基因就有利於整體基因庫的保存,因此經由天擇被留了下來。

黃教授強調,只要好好讀《自私的基因》,就能發現其實道金斯的重點,反而是要藉由基因與天擇,去解釋人類的利他行為。「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中擬人化的說法,卻也造成了不少問題。主要問題就是,『自私』這詞,似乎是帶有『目的性』的。可是,基因是不會思考的,它們沒有『想要』把自己傳下去。比較正確的說法是,有些突變如果剛好能夠透過各種機制增加傳遞而且生存下來的機會,在後代中的頻率會愈來愈高,這是個邏輯性的法則。生物學是實驗科學,我們也確定觀察到這樣的現象。所以『自私』的比喻,實則和自不自私無關,真正關乎的是繁殖和生存能力。」如是者,同時有自利和利他兩種本性,不單不存在矛盾,更特別有益於人類這物種的繁衍。

人性自私是過於簡單的假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