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和Twitter兩大社群媒體巨頭,生存期限快到了嗎?

Facebook和Twitter兩大社群媒體巨頭,生存期限快到了嗎?
Facebook和Twitter在最近數周一直在大規模裁員。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平台的好壞本來就是與它的用戶掛鉤的,而最近五年,權力和影響力在這些網站上的結合,很難被複製,也很難嫁接到其他平台。是的,你偶爾會遇到像TikTok這樣的攪局新星,能冒起挑戰巨頭,但即使在去年,我們也見過其他「陪跑者」來了又走,比如Club House和BeReal。

除非你最近幾個星期過的是斷網的日子,不然你很可能已經對世界科技巨頭所經歷的大地震有所耳聞。

上月有消息指,這個行業一些最大的巨頭——蘋果(Apple)、網飛(Netflix)、亞馬遜(Amazon)、微軟(Microsoft)、Meta(臉書母公司)和字母控股(Alphabet,谷歌母公司)——在過去12個月的美國證券市場上損失超過3萬億美元市值,令人咋舌。

11月,它們當中的數家企業,包括電商巨頭亞馬遜,宣布在全世界範圍內進行大規模裁員。根據追蹤科技公司裁員的網站Layoffs.fyi指,至11月21日,這一波裁員已經達到13.6萬個職位。

臉書(Facebook)的母公司Meta裁員力量較大,已經解僱了1.1萬名員工,而推特(Twitter)至今則遣散了3700人(這大約是其全體員工的一半)。

這令人對這兩家世界最受歡迎的社群媒體平台的未來產生了疑問:我們是不是太將這些巨頭企業的生命力視作理所當然了?

Facebook和Twitter的麻煩有多大?

如上述所提的數字顯示,這些平台與其他行業一樣,面對著全球經濟的放緩。

馬克·扎克伯格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馬克・祖克柏的Facebook,在今年較早前追蹤者數量下降——是該平台18年歷史當中的首次「掉粉」

這意味著注入企業的資金會變少——在社群媒體平台領域,就主要是廣告營收。

「現在這個時候誰都要嘗試在科技產業籌錢,都會覺得非常困難,」紐約哥倫比亞商學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的媒體與科技專家喬納森・尼伊教授(Professor onathan Knee)說。

尼伊教授說,社群媒體平台已經「基本上變成了廣告企業」。

「當你依賴那樣的營收,經濟衰退就會令環境對你非常不利,」他說。

Meta最新的一份財政報告在10月底發表,當中提到廣告營收的下降是該公司困難的一部分,但同時也提到像TikTok這樣的對手越來越具競爭性。

在被億萬富豪伊隆・馬斯克(Elon Musk)收購之後從交易所下市的推特同樣受到巨大衝擊,而且可能面臨其他額外挑戰,後者與馬斯克粗暴的領導風格和充滿爭議的決策有關。

馬斯克最近在進行了用戶投票之後,解封了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帳戶。川普從今年1月8日開始被平台禁言,因為之前兩天曾發布過關於美國國會騷亂的貼文。

伊隆·馬斯克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在新老闆馬斯克上任之前,推特的麻煩就已經開始了

但是警號甚至在馬斯克到來之前就已經出現:《路透社》在10月獲取的內部文件顯示,該平台的「高活躍度用戶」——指每周上線六,七天且每周發三,四次推文的用戶——自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開始以來已經急劇下降。

《路透社》引述一名推特研究者指,「高活躍度用戶」帳戶只佔總體用戶不到10%,但是他們卻發布了全部推文的90%,帶來平台全球營收的一半。

但是,馬斯克的到來似乎製造了另一場大逃亡:發表於11月3日,也就是完成收購後一星期的一項研究當中,麻省理工學院(MIT)研究人員分析估算,推特在這一個時段內流失了100萬用戶。

生命週期

但是目前的慘象,會不會像一些專家所認為的,只不過是一個社群媒體平台的自然生命週期?

「每一個平台都有它自己的成長和成熟/衰退軌跡。它們大多是因為新平台取代它們而衰退,」新加坡國立大學的傳播學與新媒體專家彭麗珊博士(Dr Natalie Pang)說。

彭博士認為,臉書和推特已經在新冠全球大流行較嚴重的階段「成長到超出它們的市場體量」,全世界千百萬人在這段時間經歷封鎖和其他出行限制。

。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我們將社群媒體平台的長存不滅視作理所當然了嗎?

「在大流行期間,科技公司迅速成長,因為數字化成為了一種適應機制。」

她說,現在是時候作重新調整了。

另一名看出臉書和推特衰落端倪的專家是英國謝菲爾德大學的數字媒體專家賈蓮瑞博士(Dr Lianrui Jia,音)。

「我們或許將這些平台的生命力看作理所當然了,」賈博士說。

「用戶現在可能開始看出這些平台的一些問題,然後開始撤離了。」

不過,兩大巨頭仍然有強大的基礎:據Meta數據,臉書至2022年第三季度的每月活躍用戶仍然有近30億,是全世界最受歡迎的社群媒體平台。

但是在2月,Meta宣布臉書在它的18年歷史中用戶量第一次下降,消息令股份下挫。

從2019年起,推特採取了一種運算機制,只考慮能夠看到廣告的每日用戶,而不是全體用戶。在10月公布的最新數字是2.38億,據平台稱是在上升的。

但是,有人擔心,人們使用這些平台的目的正在改變,而且正在逐漸遠離新聞和時事資訊,轉向更多成人內容和虛擬貨幣。

這可能會讓它對廣告商的吸引力降低,後者往往傾向於迴避爭議內容。

。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TikTok的冒起令老一代的社群媒體平台面臨更激烈的競爭

英國蘭卡斯特大學的經濟資深講師雷諾・富卡爾(Renaud Foucard)指出,各國政府越來越多的監管也成了企業公司的障礙,因為這使得對用戶的爭奪變得更加激烈。

「近年,美國和歐盟都令科技公司收購競爭對手變得更難,不像臉書過去收購Instagram和WhatsApp那樣了,」富卡爾說。

「現在有更多公司爭奪用戶和營收了。」

健忘的時代

有時候,平台會消失,或者逐漸變得無關緊要。

當中最著名的案例之一就是MySpace:這個在2000年代第一個面向全球受眾的社群平台,在2007年有3億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