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與中國關係雖緊密,但人口販運受害者卻有家歸不得

柬埔寨與中國關係雖緊密,但人口販運受害者卻有家歸不得
圖為數名中國人走在西哈努克港市靠近海邊的街道上。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和泰國、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相比,中國的一些投資項目並沒有得到順利的實施,但在柬埔寨基本上對所有中國的投資或援助都來者不拒,因此兩國關係十分緊密。不過近年來,在眾多中國人聚居的柬埔寨海濱城市西哈努克港,卻成為電信詐騙犯罪集團的大本營,並且由此衍生的人口販運和強迫勞動現象猖獗,引起全世界關注。

文:王剛

11月15日,柬埔寨首相洪森因為感染新冠病毒,不得不提前離開正在印尼峇里島召開的G20峰會,也被迫取消了和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的會晤。柬埔寨是中國在東南亞地區多年鐵桿同盟,雙方一直在國際議題上立場一致,互相支持。近年,中國在柬埔寨大搞基礎建設項目,同時也是柬埔寨最大的貿易夥伴和投資者。然而,中國犯罪集團在柬埔寨的猖獗人口販運活動依然在進行,大批被解救出的中國受害者受困在柬埔寨求助無門,無法獲得自由。

柬埔寨首相洪森11月15日,在社交平台臉書發文,稱自己的新冠檢測結果呈陽性,所以取消參加在印尼巴厘島舉行的G20峰會,提前返回柬埔寨。

洪森原本計劃會見中國領導人,這次也不得不取消。

位於首都金邊的智庫「柬埔寨思考者」(The Thinker Cambodia)創始人任索克維(Rim Sokvy)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洪森和習近平是否見面其實倒也沒那麼重要,因為平時中國和柬埔寨雙方的互動其實非常多。

2021年,中柬兩國貿易額達112億美元(約新台幣3494億元),比2020年上漲38%。中柬貿易額佔柬埔寨全部貿易額的23.3%,中國無疑是柬埔寨最大的貿易夥伴。

同時,中國也是柬埔寨最大的直接投資來源。2021年,柬埔寨超過一半的固定資產投資來自中國,達23.2億美元(約新台幣723.8億元),比2020年上漲67%。這些投資很多集中在勞動密集的紡織和服裝業,為柬埔寨提供了大量就業機會。

今年6月8日,柬埔寨和中國合作的雲壤海軍基地擴建項目破土動工。儘管柬埔寨和中國官方多次否認,國際社會對泰國灣可能出現的第一個中國海軍基地極為關注。

中國還投巨資在柬埔寨首都金邊和旅遊勝地泰國建造新機場,目前項目都在進行中。

柬埔寨看中國:需要你,但是不愛你

中國政府和柬埔寨的官方層面一直相互大力支持。2017年,當柬埔寨高級法院解散該國最大的反對黨「救國黨」時,西方世界普遍認為這是民主倒退的標誌,但是中國對此行為表示了支持。

任索克維分析說:「從安全的角度來看,中國目前想在東南亞增強自己的影響力。柬埔寨一直都和中國關係很好,比方說在2012年在東協會議上對中國的支持。還有就是在台灣問題上,很多國家都和美國一樣批評中國的武力威脅,但是柬埔寨就這個問題也是和中國站一邊的。」

「柬埔寨今年來得到中國非常多的投資,那就更加的親中了。在東南亞其他國家,比如泰國和馬來西亞,中國的一些投資項目並沒有得到順利的實施,但是柬埔寨就不同了,柬埔寨基本上對所有中國的投資或援助都來者不拒。」

但是,任索克維認為,從民間角度來說,柬埔寨民眾內心更希望靠近美國。

他介紹說,這裡面有歷史原因:「一些柬埔寨人可能對中國的印象並不好。首先中國是個共產主義國家,而柬埔寨也曾經是個共產主義國家並且這段歷史非常慘痛。紅色高棉政權給柬埔寨人民帶來了巨大的傷害,當時可能有三分之一甚至更多的人死於非命。而中國當時是支持紅色高棉的,所以柬埔寨人民對這個很反感。」

「還有個原因就是,中國來柬埔寨投資的時候,他們僅僅和政府層面進行交流,很少有民間層面的交流。同時,許多投資項目還帶來土地糾紛。」

任索克維說,儘管柬埔寨和美國的關係似乎不如之前好了,很多柬埔寨人還是非常認可美國的制度,也希望擁有民主制度。「在幾天前拜登訪問柬埔寨的時候,很多政府官員熱衷於和拜登拍自拍,還把美柬關係加強的信息發到社交平台。」

2017年,一份柬埔寨大學針對500名大學生的調查問卷顯示,82%的受訪者認為和美國相比,中國和柬埔寨的關係更為親密。但是此調查中73%的受訪者希望,在將來柬埔寨能和美國建立更為親密的關係。

2021年,位於新加坡的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發布的一份調查報告稱,在柬埔寨人心中,日本文化的影響勝過中國,「中國的軟實力輸出在柬埔寨碰壁」。

西港成為中國電信詐騙團伙的天堂,受害者有家難回

近年來,柬埔寨多地尤其是中國人聚居的海濱城市西哈努克港,成為電信詐騙犯罪集團的大本營,並且由此衍生的人口販運和強迫勞動現象猖獗,引起全世界關注。

美國國務院於今年7月發布《2022年人口販運報告》,將柬埔寨降至情況最惡劣的第三級觀察名單,引起柬埔寨政府強烈不滿。(中國也因新疆強迫勞工問題上榜第三級名單)報告指出,儘管柬埔寨政府也做出了一些努力,但是系統性的腐敗導致警方存在廣泛的不作為,對於調查、逮捕、起訴罪犯以及解救幫助受害者都沒有負起應該承擔的職責。

報告明確指控由中國人組織的犯罪集團誘騙外國勞工到柬埔寨,從事電信詐騙、賭場和色情業,以及其他體力勞動。報告稱柬埔寨存在數千名受害者,但是實際情況可能遠甚於此。2021年,柬埔寨對109名人口販運嫌疑犯提出起訴;2020年,有440人因人口販運罪被定罪。

2018年5月,31歲的湖北姑娘洪鶯(化名)離婚後獨自去柬埔寨西港旅遊散心,沒想到淪為眾多人口販運受害者中的一員。旅遊散心把錢花完了之後,洪鶯去了西港一家中餐廳做服務員。2021年9月,洪鶯被一名並不很相熟的朋友以“待遇好的客服工作”為誘餌騙到他的公司,進入西港眾多的「工業園區」之一,便從此失去了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