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成為世界文化遺產 玉山只能乾瞪眼

富士山成為世界文化遺產 玉山只能乾瞪眼
Photo Credit: 白井 宏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白井 宏征

對日本人而言,今年盛夏的榮耀,莫過於國內第一高峰富士山,在經過21年的努力下,終於從「自然遺產」正式列入「世界文化遺產」之名錄,因此吸引許多來自世界各國的遊客,朝聖這座具有象徵性、啟發性和宗教性的聖山。

日本環境省從2005年開始,每年都會在7、8月富士山開山期間,針對四條主要登山道進行入山人數調查。根據統計,今年7月1日至21日期間登山人口已高達7萬9057人,比去年同時間增加35%,也是歷年調查以來人數最多的一次,帶來了大筆的觀光收入。

為了慶祝富士山獲選為世界文化遺產,各業者也紛紛陸續推出富士山意象的創意商品,如:富士山造型的珠寶、酒杯、飯碗、餅乾、糖果……不勝枚舉,掀起了新的話題商機。電視節目並邀請靜岡縣和山梨縣兩位縣長,分別拿出橫跨在兩縣內的富士山絕美照片做較勁,讓民眾票選從哪個角度欣賞富士山最美,事實上也是在推動周邊觀光的旅行景點。

幾乎沒有一個人不能識別這座頭上戴頂聖潔白帽的富士山,就連一千日元的鈔票背面也描繪著它的美。

日本有句諺語:「一生中一定要去爬一次富士山,不爬是傻子,但是爬第二次也是傻子。」而每年開山期間幾乎有30萬餘人來登富士山,其中更有不少人當了兩次以上的傻子,包括我自己在內。

記得我第一次夜登富士山,已從海拔2350公尺的五合目走到海拔3360公尺的八合目,但因瞬間急速的暴風雨,全身濕溽,冷風吹得令人哆縮,在安全的顧慮下選擇了下山折返。因此,成就了第二次挑戰登頂。站在日本最接近天國的地方,觀看從雲海中冉冉升起莊嚴的「御來光」。

在攀登富士山的過程中,沿路指標明示清楚,沒有人惡作劇破壞,為了紀念登山而留下「到此一遊」的塗鴉。地上看不到隨手丟棄的瓶罐垃圾,而是由登山客自行帶回。危險路段也有配套的防護措施,不時可以看到一大群的日本小學生跟著老師一起來戶外教學,或者是年長者裝備齊全地前來攀爬,即使是非專業的登山客,也能在冒險的旅行中,多一份安全感,這無疑是讓我還願意繼續當第三次傻子的重要原因。

每回登上富士山,心中總燃起慚愧與不甘。我能輕易記住海拔3776公尺富士山的高度,卻背誦不出玉山的高聳數字,明明它是東亞的最高峰;我能毫不猶豫地答應朋友一起攀爬富士山看日出,卻始終提不起勇氣爬爬自己家的山,親眼目睹它的雄偉英姿,感受它的氣勢磅礡;我的登山知識,每逢夏天就會隨著富士山的開山被新聞媒體教育一次,然而台灣是山岳國家,卻沒有山野教育理念,也沒有正規登山安全知識的宣導與傳授。

兩年前,中山醫學大學生張博崴因攀登南投白姑山失蹤,警消搜救五十一天找不到人,民間山友入山兩天就找到遺體,博崴媽媽在面臨喪子之痛之餘,深入研究每一個可能救回兒子的關鍵點,發現長期以來政府救難的環節漏洞百出。因此,她將個人悲痛轉換成社會使命,推動了面山教育與救難機制的改善,誓願守護每位登山者的安全,讓全民能安心地從事登山運動,走向戶外面對大自然,重新認識臺灣山脈在世界上的獨特性。

事實上,富士山曾經也有糞尿橫流,山腳大型垃圾成堆,有人恥笑它是一座「垃圾山」,連登記成「自然遺產」都以失敗告終的醜陋,但經過民間團體發起以「讓富士山成為世界遺產」為口號的運動,長期由民眾、登山客、媒體、學校、政府等單位互相整合合作,如今已成為無論從哪裡看都是一座美麗的聖山,獲得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中心的認可。

擁有百岳名峰的台灣,遺憾因為政治因素,有許多美景無法實際向聯合國提出申請,光榮地掛上世界遺產的名譽招牌。但是,嚴格地審視自己,就算不參賽,我們自發性的努力真的夠了嗎?我們是準備好必勝的選手嗎?還是,我們總是拿著沒有定位的國際身分來自憐自艾,逃避面對真實的自己?

進階閱讀:

推動富士山成為世界遺產國民會議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世界遺產名錄

註:台灣並非沒有符合世界遺產條件之物件,但因台灣不是聯合國一員,所以無法簽署條約。目前文化部有列台灣世界遺產潛力點18項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劉子瑜』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