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愛爾蘭印象如何?由在德愛爾蘭「講波少年」說起

你對愛爾蘭印象如何?由在德愛爾蘭「講波少年」說起
Photo Credit: Conan Furlong Instagra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科朗在名校慕尼黑科技大學體育科學系畢業,讀碩士期間亦去過英國交流。回德後加入《Sport 1》,最初負責網站編輯,後來出鏡主持體育節目,發揮所學專長。臨近世盃,他也得到許多表現機會,在觀眾面前侃侃而談,分析各隊資訊。

德國新晉體育評述員科朗(Conan Furlong),近日常見於體育節目上。

這位20多歲的年輕人,為體育頻道《Sport 1》工作了數年。認識英語文化的人都會發現他的姓氏「Furlong」乃愛爾蘭姓氏。Furlong是中世紀時代農地的量度單位,等於八分一英里;亦有說這姓氏源自英格蘭南部地方名。其名字「Conan」則來自蘇格蘭和愛爾蘭。

《福爾摩斯》作者、蘇格蘭的柯南道爾(Conan Doyle),正是其名。多年前在新加坡中學交流兩週,從愛丁堡來的數學老師一見到我,就很自豪地說他來自柯南道爾的家鄉。科朗的父母,則是愛爾蘭人,而他在德國長大,講一口地道德文和英文。

科朗在名校慕尼黑科技大學體育科學系畢業,讀碩士期間亦去過英國交流。回德後加入《Sport 1》,最初負責網站編輯,後來出鏡主持體育節目,發揮所學專長。臨近世盃,他也得到許多表現機會,在觀眾面前侃侃而談,分析各隊資訊。

在德愛爾蘭裔人,融入多較亞裔或非裔容易,事因他們都是白人,只要第二代講一口地道德文,就沒人知道他們原籍非德國。

認識一位姓Limley的德國朋友,跟我說祖輩在1840年代愛爾蘭大飢荒時移居俄羅斯,後來在俄國戰亂時來到德國。大飢荒造成一百萬人死亡,是愛爾蘭史上重大的創傷。當時屬於英國的愛爾蘭,人民感受到英國的救災不力,而愛爾蘭土地集中在富有的英國人手中,農民薪酬非常低。這種社會不公平導致英愛兩地人民矛盾日增,也造成後來的民族運動。這位朋友祖輩選擇移民俄羅斯,沒想到俄羅斯也民不聊生,內憂外困,沙皇倒台後又迎來蘇聯。後來到了德國,才找到一片安身立命之所。他們的故事,也是那年代千萬人的寫照。

今天在德國提起愛爾蘭,大多人都只會想到當地的愛爾蘭酒吧,以及一週一次、稱為Pub Quiz之常識問答比賽,但不會想到身邊的人,有可能是愛爾蘭移民後代,祖先經歷過大飢荒。前港督彭定康(Chris Patten)的祖輩,也在那年頭移居英國。港人想到愛爾蘭,會想到泳手何詩蓓(Siobhán Bernadette Haughey),以及來自愛爾蘭的港督卜力(Henry Arthur Blake) 和軒尼詩(John Pope Hennessy)。前者有露天球場卜公花園紀念,後者有一整條軒尼詩道。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