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院不堪惡意騷擾下檔《流麻溝十五號》,南投怎麼了?還是——這就是南投日常?

戲院不堪惡意騷擾下檔《流麻溝十五號》,南投怎麼了?還是——這就是南投日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選舉期間「南投式」的討論,到近期南投戲院不堪留言騷擾,決定停止播映流麻溝十五號,身為一個現代公民不禁想問,南投到底經歷了甚麼?還是——這就是南投日常?

文:照夜白(中部大專院校學生)

南投縣南投市南投戲院於今年10月底開始放映《流麻溝十五號》,不過戲院Facebook粉絲專頁底下卻開始出現不理性留言,疑似假帳號大量洗版,導致南投戲院於11月18日發布下檔公告——並表示這段時間在粉專持續出現各種不理性甚或帶有惡意的攻擊留言,不想看到只是單純播放一部電影而持續受傷。

一句大家淡忘了的背後:是真的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

其實南投戲院從播映《時代革命》到《流麻溝十五號》,在現實及社群上都承受著莫名重負。可笑的是《流麻溝十五號》口述歷史的主角張常美,正是南投草屯人,17歲在台中商職時被誣陷慘遭關押,竟沒想到在故事歷史70年後的台灣卻仍有變相的思想限制、言論限制,難道這是我們期待的台灣、期待的南投嗎?

台灣的民主改革走過那麼多年,未曾想在南投卻出現如此離譜的事,從這件事情的表象背後,我們到底看到了甚麼?需要警惕甚麼?

南投長期以來被黑金把持從來不是道聽塗說,以南投縣第一選區(南投、名間)為例——這一屆選區中的10個議員,就有兩個議員因貪汙、賄選而解職。前縣長李朝卿,在2008年至2012年間的120多件發包工程和勞務採購中,前後收取回扣不法所得達3100餘萬元,最後遭判刑期長達445年

然而,對於前縣長李朝卿涉案,現任國民黨南投縣長林明溱則在10月3號的報導稱:「這已經太久了,大家淡忘了啦,所以一個人的特質是不一樣的,不能夠連在一起。」甚至還自稱當八年縣長做得非常清廉。

結果,林明溱在全縣舉辦約130場的縣長卸任感恩說明會中,在穿著本屆縣長候選人許淑華競選背心的狀態下,以政令宣導為名,委由縣府官員發送價值300多元的泡麵碗,當中除了高喊「許淑華凍蒜」外,當中許淑華甚至一一握手拜託幫忙遞送禮品,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清廉嗎?

悲情牌的背後,依然是八大行業盤根錯節的利益結構

南投縣議員參選人曾琮愷於10月初依據台中高分院判決資料,指稱許淑華父親許天送當年擔任南投市代表會主席期間所經營的香港理容廣場,與舞廳、酒家、酒吧一樣都屬於八大行業,被警方列入加強管理的對象,對此許淑華聲稱父親是更生人,也已付出了相應的代價,但是利益結構真的脫節了嗎?

過去許淑華當南投市長時,除了永興棄土場標案由許父親手下小弟得標,並未進行利益迴避外,更支持涉及殺警案的現任國民黨彰化縣黨部主委蕭景田,難道這就是許淑華為了80歲老父親的所作所為嗎?這就是協助所謂「更生人」重返社會的正確方式嗎?這到底是在幫他?還是害他?

南投縣長候選人許淑華除了經營特種行業、棄土場爭議、縣府贈品爭議外,對於是否護航特定砂石業者?以及為何將三公頃的運動公園改建為議會大樓?以及選前緊急拆除侵占國有地相關建築等問題,始終選擇保持閃躲、選擇避重就輕,難道這就是我們期待的候選人標準嗎?我們期待的到底是一個公開透明的縣政府,還是黑影重重的政治環境?

這是選舉時才有的南投,還是南投的日常?

今年9月,南投縣議員候選人曾琮愷踢爆國民黨南投縣長參選人許淑華碩論涉嫌抄襲,以及質疑縣長林明溱替其兒子林儒彬在縣府私設「黑官」等兩大事件後,曾琮愷懸掛在街道的競選旗幟及立牌卻傳出屢遭破壞,在南投縣名間鄉萬丹地區的競選立牌更被人在嘴巴上噴漆,顯然警告要求「閉嘴」意圖十足。

論文案更是在校方以「未達違反學術倫理情節重大之程度」之理由保住了碩士學位,令人不禁想問:一篇抄襲近15%的碩士論文被擔保下來,要全台致力於學術研究的學子們情何以堪?為何用如此標準審視許淑華,再用嚴格標準的APA要求在學生?難道作業遲交還可以要求老師補學分嗎?

此外,今年10月,國民黨南投縣長候選人許淑華競選團隊副主委林昆熠於LINE群組問對手蔡培慧的座車車號,要求群組成員把當日晚間蔡培慧去草屯保安宮的路虎座車跟車牌號碼都po上來,隨後說出因身為廟方董事所以「基於禮儀習慣」主動了解民意代表、候選人的座車,以便安排入場動線,令人不禁想問這是哪門子禮儀?

這個事件,除了在群組中只有要求車牌號碼並從未說明動機外,還說出:「沒有人會去恐嚇一個選情低迷、當選無望的候選人。」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這篇文章也就不會產出了,更不會讓我萌生撰寫此篇文章的念頭。

今年11月,民進黨南投縣長候選人蔡培慧發言人、集集鎮長陳紀衡,於該月8日為黨內集集鎮長候選人陳昭煜輔選助講後,遭集集鎮長候選人吳大村的兒子嗆聲:「奉勸一下,嘴巴要管一下」。

難道這就是我們期待的民主政治嗎?而該爭議的起點,只是陳提到集集鎮砂石業盤根錯節的利害關係,就在會後遭到國民黨籍集集鎮長候選人吳大村的兩個兒子上前理論,並要求要嘴巴管好,難道這就是「南投式」的民主理性討論嗎?

直到近期南投戲院不堪留言騷擾,流麻溝十五號在南投戲院停止上映,身為一個現代公民不禁想問,南投到底經歷了甚麼?還是——這就是南投日常?

改變的契機,從你我的公民權益開始做起

面對南投盤根錯節的利益結構與地方政治,我們有甚麼能力改變?難道南投就只能圍繞在如此烏煙瘴氣的政治環境中嗎?其實民主政治就是解決問題的解方,

有的時候比起「投誰都一樣」的消極言論,我更認為候選人與選民之間存在著信任關係;選民不論是希望改變,抑或是延續優良政見,都是基於對候選人的信任,而一個健全的民主模式則會讓這樣的關係形成一種良性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