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圖力》:「矽溪」與「矽草原」興起,地球上再也沒有「偏遠地區」

《地圖力》:「矽溪」與「矽草原」興起,地球上再也沒有「偏遠地區」
肯亞首都奈洛比。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地理想像力在連結個人的私地理與公地理,或做出空間決策時,實為非常有用的工具。運用地理想像力,在各種尺度將特定主題地圖化,就能一眼看出自己與地區、國家、世界是如何連結的。不僅如此,即便是相同的問題,「發揮地理想像力的方式」不同,對於現實的解釋也截然不同。

文:金伊財(김이재)

矽溪與矽草原的興起

渴,方知水;飄洋過海,方知陸地;劇痛,方知狂喜;曾經警告的戰爭,方知和平;墓地,方知愛情;雪,方知鳥。

——艾蜜莉.狄金森(Emily Dickinson),美國詩人

根據《經濟學人》(Economist)智慧單元二○一八年發表的數位環境報告書,世界上技術革新速度最快、創業生態系統急劇發展的城市,不是矽谷所在的加州舊金山,而是印度中部內陸的邦加羅爾。此外,印度的孟買、新德里,中國的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東南亞的雅加達、馬尼拉、新加坡等亞洲新興城市,也在迅速進行數位革新。

特別是印尼的首都雅加達超越倫敦(第九位)、紐約(第十一位)、新加坡(第十四位)、首爾(第二十七位),排在第八位。特別是在具體指標之一的革新與企業家精神方面,排在第八位,超過中國的代表性創業城市之一——深圳(第十一位)。

截圖_2022-11-24_上午2_31_28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環境愈惡劣跳愈高的青蛙

技術落後的國家省略中間發展階段,積極接受數位革命,比已開發國家增長更快,

這就是「跳蛙現象」。對於已經擁有電話、用電腦連接網路的已開發國家人民來說,智慧型手機或許只有輔助作用。類比世代的西歐老年層,對於新技術的排斥感也相當強烈。老人比重高、漢字多的日本,仍然有很多用傳真預約的旅館(傳統旅館)。

但處在生活環境惡劣之地的人們,積極接受技術革新。愈是不便和惡劣的環境,青蛙會跳得愈高,所以比起已開發國家,發展中國家的數位革新可能會更快、更果決。若要瞬間實現「跳躍」,在落後地區反而會有較大的機會。最近手機使用人口爆發性增長的地方,不是西歐的已開發國家,而是亞洲、中南美、非洲的低發展國家。

韓國線上教育巨擘Megastudy的會長孫主恩預計:「比起畢業於哪所大學,與別人不同的創意更重要,大學入學考試產業也會在十年內沒落。」由於世界最低出生率和高齡化,韓國的未來一片黯淡,沒有學習天分的人(多少有點偏激)主張「應該去東南亞、非洲做生意」。對於「韓國現在無解」的觀點,雖然贊成與反對兩派意見紛紜,但為因應韓國人口結構的急劇變化,似乎大家都認同「大重置」(Great Reset)有其必要。

或許孫會長已經看過世界人口地圖,特別是正確呈現手機使用人口的世界地圖?

與矽谷直接相連的矽溪

韓國資訊科技企業的創意性和韓國國民的快速適應能力,真的非常厲害。特別是一九九九年在韓國國內推出、備受歡迎的線上虛擬社區Cyworld和虛擬貨幣CyDotori,現在想想也是非常具有革新意義的服務。是否Cyworld可以視為Facebook的始祖、CyDotori視為區塊鏈的鼻祖呢?如果Cyworld創始人早早展開世界地圖,挑戰全球舞台,那麼Facebook可能無法誕生。

位於板橋的潘朵拉電視(Pandora TV)的創業速度比成為全世界文化資訊工廠的YouTube還要快,韓國的Naver比美國Google早一年成立,所以韓國肯定是真正的資訊科技強國。二○一四年左右,我在東南亞進行實地調查時,LINE在泰國、印尼是亞洲最早的資訊應用程式,人氣非常高。但在猶豫不決的時候,LINE被從美國發跡的WhatsApp、中國的微信迅速超越。

如果當時擔任Naver全球投資負責人的理事會議長樸海鎮專注於東南亞市場,而非日本市場,LINE會不會成長為擁有魅力韓流內容的亞洲代表平台企業呢?二○一四年,當時孫正義反而離開日本,向印度和東南亞當地平台企業進攻投資。當然,目前LINE在日本、泰國仍然處於強勢,但這些國家在亞洲高齡化嚴重,數位經濟活力下降,這一點也令人遺憾。

反之,以色列人口只有八百萬人左右,面積僅為韓半島的十分之一,但被稱為「矽溪」(Silicon Wadi)的以色列首都特拉維夫,與美國矽谷、中國深圳一起獲選為世界三大創業中心。Google的創始人佩吉和布林、微軟的蓋茲、Facebook的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等大型科技企業的創始人都是猶太人,所以矽谷與矽溪的關聯性呈持續提高的趨勢。現在,以保守投資者聞名的巴菲特也訪問以色列,尋找投資標的企業。

為了在狹窄的國土上生存,以色列青年們競爭激烈,男女都要服兵役,雖然生活辛苦不輸韓國青年,但也有很多不同之處。在韓國,穩定的公務員和大企業人氣很高,青年們一邊聽網路講座,一邊準備就業,但在以色列,許多青年展開世界地圖,準備創業。

因為以色列創業者們從一開始就在海外制定事業計畫,如果只依靠內需,很快就會遇到瓶頸。即使一開始創業將總公司設在首都特拉維夫,也理所當然地認為要將事業擴張到全世界。

韓國資訊科技企業大多都把國內市場放在首位,新創企業也依賴政府支援。就連國內最優秀的搜尋引擎NAVER,也以國內市場為中心開發服務,因此,與韓國的卓越技術能力和高經濟地位相比,韓國平台企業的國際競爭力較低。從矽谷起步的全球平台企業,原本就以強烈攻勢擴張領土,所以國內企業很難在全球市場上找到狹縫。

最近,Naver奮發圖強,開拓全球網路漫畫市場,通過Snow、Zepeto在海外提高知名度,但全球連接性低的韓國資訊科技生態系統,卻像加拉帕戈斯群島(Islas Galápagos)一樣被孤立。如果具備技術能力、努力、熱情的韓國青年們展開世界地圖,發揮地理想像力,不知是否會形成超越矽谷、矽溪的「矽韓半島」,身為地理學家,著實感到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