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邁的「世界遺產城市」之路:擁有歷史文化優勢,加上「文青模式」讓古蹟不再冷冰冰

清邁的「世界遺產城市」之路:擁有歷史文化優勢,加上「文青模式」讓古蹟不再冷冰冰
傳統民居改造的咖啡店,攝於清邁古城。Photo Credit:張雅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清邁的文青店的建築構想一目了然,展現「在地人用在地素材」的思維,老闆使用蘭納的傳統民房、大樹、保護神、木雕、佛幡、燈籠與水罐等營造舒適的用餐環境,讓這家店看起來簡單又不失內涵。

泰國北部(又稱為蘭納)清邁市古代的紀念碑、遺址和文化景觀已於2015年列入聯合國《世界遺產保護公約》暫定名單(Tentative List- UNESCO World Heritage Protection Convention), 因此清邁市政府從2016年便開始積極推動「促進清邁市成為世界遺產城市計畫」(Project to promote Chiang Mai city as a world heritage city),這是一個製定歷史地區保護和發展的行動計劃,目的是要根據世界遺產指南推動清邁市成為世界遺產城市。其中重中之重就是清邁古城,它承襲了七百多年的蘭納王國(Lanna Kingdom)文化,長期以來又與緬甸景棟、中國景洪和寮國琅勃拉邦等城市素有交流,加上近代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這些歷代文化交融造就了清邁古城的內涵,也反映在當地的藝術表現上。

在邁向世界遺產城市的道路上,清邁市政府除了製定歷史地區與古蹟文物的保護規範外,也鼓勵當地人活化與應用無形文化資產(簡稱非遺),將非遺結合藝術。以清邁古城為例,大體上可從「保護與促進非遺」、「結合西方藝術」和「文青模式」三方面觀察清邁古城非遺藝術化的作為。

保護與促進非遺

外界對清邁非遺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水燈節(เทศกาลลอยกระทง,Loy Krathong Festival),今年的水燈節,清邁已恢復疫情前的生活步調,節慶前後,人山人海。清邁水燈節也有人稱為天燈節(รานยี่เป็ง,Yee Peng Festival),因為泰曆12月15日這一天,當地居民會施放水燈、天燈,還會在路邊點上小蠟燭(ผางประทีป,Phang Pratheep),用以供養諸神佛與祈求光明前程,而承載光明的蘭納燈籠(โคมล้านนา,Lanna lantern)也相對成為注目焦點,它是清邁重要的工藝代表,已在2012年被泰國文化部收錄於國家級無形文化遺產名錄之中。

圖1__水燈節蠟燭祈福
Photo Credit:張雅粱
水燈節蠟燭祈福,攝於清邁市

蘭納燈籠是項複雜工藝,結合了竹編、剪紙與蘭納特有的線條設計,由於無形文化資產政策的推波,清邁當地製作蘭納燈籠的藝師成為了傳統技藝的傳承人,除了具備「工藝技術」外,還有「教師」的身份,肩負起教育責任。我在2018年參加清邁水燈節時,就看見一群藝師在清邁古城的三王紀念碑廣場前,教導遊客製作簡易的水燈與蘭納燈籠,他們透過節慶宣傳清邁非遺,讓傳統文化走出學校與博物館,並走入人群。當然,蘭納燈籠也是清邁文化產業的一環,它不僅是商品,更是美學的設計元素,像今年清邁古城的塔佩門前,就以蘭納燈籠為主題進行佈展,老藝師手工下的巨大燈籠相映於古城的紅磚舊事,看起來顯得喜氣、韻味十足。

圖2__水燈製作
Photo Credit:張雅粱
水燈製作,攝於清邁古城三王紀念碑廣場
圖3__蘭那燈籠展
Photo Credit:張雅粱
蘭納燈籠展,攝於清邁古城塔佩門

緬甸景棟、中國景洪、寮國琅勃拉邦和泰國清邁古稱四大城,彼此各有不同的文化連結與族群關係,相較於鄰國幾個大城而言,清邁的藝術保存做得較為完善,這主要歸功於泰國文化部的施政遠見。

2002年,新改組的泰國文化部明訂其主要任務是在泰族特性(ความเป็นไทย,Thai-ness)的基礎下,保持憲法上國家、宗教和國王的核心價值,並保護與促進各民族、宗教的藝術與文化事務;這個施政方向鬆綁了往日威權的泰化政策,以往所禁說禁談的族群文化非但不禁,甚至還鼓勵推廣。二十年來,泰國藝文在文化部的帶領下,漸漸發展出具文化內涵的泰族特性精神,營造出泰國社會本土化與多元化的風貌。以清邁來說,當地的節慶與手工藝本身就有特色,加上交通便捷與自由的風氣,讓清邁在保護非遺的同時,又能透過觀光促進非遺,締造口碑,這是景棟、景洪和琅勃拉邦目前所難以超越的部分。

圖4__水燈節展場
Photo Credit:張雅粱
水燈節展場,攝於清邁古城塔佩門

結合西方藝術

清邁古城佛寺林立,2015年時我曾在此蹲點一個月,疫情後再訪古城,依舊引人入勝,尤其是藝術的展現,再再讓人感到古城的新風貌,潘平寺(Wat Panping)便是其中一例。潘平寺建於西元1482年,寺中一部分的古建築石材來自雲南,說明清邁和雲南自古早有交流。除了中國元素外,潘平寺也受西方文化影響,最明顯的是寺裡剛落成不久的小佛堂,其建築型制介於泰式戒堂(พระอุโปสถ,Ubosot)和會堂(ศาลา,Hall)之間,有戒堂的地基、主體與屋頂,但沒有界石;建築主體小而窄,坪數大於一般戒堂,可又沒有會堂來得寬廣;最特別的是,它使用彩繪玻璃作為部分外牆,這不由得讓人聯想起歐洲哥德式建築的玫瑰窗,換句話說,這座新式小佛堂是泰、西文化融合的產物。

圖5__新式小佛堂
Photo Credit:張雅粱
新式小佛堂,攝於清邁古城潘平寺(Wat Panping)
圖6__玻璃窗設計
Photo Credit:張雅粱
玻璃窗設計,攝於清邁古城潘平寺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