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地氣的現代詩】曹馭博〈六月八號吃火鍋時幫一個女孩挖冰淇淋〉:選後,願混濁不堪的宇宙都能重見清明

【接地氣的現代詩】曹馭博〈六月八號吃火鍋時幫一個女孩挖冰淇淋〉:選後,願混濁不堪的宇宙都能重見清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首詩的現實感非常強烈,把它當作一首指涉現實的詩合情合理,設想作者真的在火鍋店遇到這樣一位母女,是最常見的解釋。但在11月的今天,我想將這首詩做合理的「誤讀」:詩中的子女面臨肢體的家暴,但這也可能,是隱喻其他家庭存在的、因為選戰而起的心靈家暴。

11月,台灣最重要的事情莫過於九合一大選。這個月【接地氣的現代詩】想跟大家分享一首與政治有一點點關係的詩,是新生代詩人曹馭博寫的〈六月八號吃火鍋時幫一個女孩挖冰淇淋〉。

曹馭博,1994年生,是台灣最年輕的林榮三文學獎新詩首獎得主,也曾獲台灣文學金典獎蓓蕾獎,已經出版兩本詩集《我害怕屋瓦》、《夜的大赦》,他的作品不乏觀察社會的反思,這首詩就是其中之一:

〈六月八號吃火鍋時幫一個女孩挖冰淇淋〉

傍晚,我吃著平價火鍋
看電視上的禿子
胡說。
一個母親帶著女兒
進了店裡就對她數頓奚落
什麼衣服破爛云云
長相醜陋,不像自己云云

點菜,點火。
罵聲終於停止了
此刻,禿子的話語
解放了大家的耳朵

大家躲進禿子的謊言裡
稱讚他,激賞他
就連那位母親
也開始歌頌禿子

沒有人理會那個女孩。
她獨自一人走向冰櫃
——但她太矮了
手搆不著

我拉開冰櫃
挖了三球冰淇淋
遞給她兩球。
我忘記給她什麼口味了
——那些都不重要

她的手臂佈滿瘀青
像一個爆炸過後的星系
那座孕育她的宇宙
大概也混濁不堪

我看著她,眼對著眼
發現她的眼睛已經死了
像她母親的靈魂

六歲,鵝蛋臉女孩
接過冰淇淋
點了點頭,沒有笑容

詩中的「換場雙關」:一句話有雙重指涉

這首詩非常易懂,但即使簡單, 詩中也潛藏了一些現代詩技巧,最值得一提的,就是詩中的「換場雙關」。

這首詩中,作者像台攝影機,轉播著火鍋店發生的事。而這台攝影機的焦點,隨著故事不斷變換,詩中常常用一句話切換畫面,而切換畫面的那句話,可能同時指涉上一個畫面,也同時暗指下一個畫面,形成雙關。

例如第一段,作者的攝影機先拍攝「火鍋店內的電視」,電視中,一個禿子候選人正在「胡說」,但在作者寫完第三行的「胡說。」後,畫面立刻切換到店內的門,門後走進來一對母女,伴隨母女進門的畫面,是母親對女兒的奚落。在此,母親對女兒的種種奚落「什麼衣服破爛云云/長相醜陋,不像自己云云」對作者而言,也可能像禿子的話,根本一派胡說。

另一個換場雙關,在第三段的第一行。在第二段,作者敘述這個母親坐定、點菜、點火後,終於安靜下來、不再罵小孩,火鍋店裡因此安靜下來,只剩電視的聲音獨大,作者因此說「此刻,禿子的話語/解放了大家的耳朵」。接著,第三段的第一行接續這句,寫道「大家躲進禿子的謊言裡」,禿子的話語接續了媽媽的罵聲,就好像禿子的話,撐起一座保護傘,保護大家的耳朵,免於繼續聽那位母親難聽的奚落。

但除了這個意思,第三段的第一行最後以「謊言」結尾,因此「大家躲進禿子的謊言裡」也有另一層雙關的意思:禿子編造了謊言,讓在現實中生活困苦的人,能夠躲進謊言構築的想像中,讓大家暫時逃避現實。第三段的媽媽,似乎就是這樣的角色,她專注看新聞,稱讚、激賞禿子,把禿子的話,認定為可能實現的承諾。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