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COP27開得很窩囊,讓中國繼續躲在「開發中國家」的標籤下兩邊通吃

這次COP27開得很窩囊,讓中國繼續躲在「開發中國家」的標籤下兩邊通吃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應該為全球氣候保護做出多少貢獻?發展中國家和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雙重身份在其中起到微妙作用。

文:張俊華(德籍華人政治學者,在德國生活三十餘年。他曾就讀於德國法蘭克福大學,並獲得哲學博士學位。此後曾執教於柏林自由大學等高校。現為法國Ecole Universitaire de Management客座教授)

這次的全球氣候大會 (COP)開得很窩囊。其中的窩囊之一,就是根本沒提結束戰爭的事,好像在烏克蘭的戰爭沒有對氣候變化造成影響一般。在這背景下,人們只能去談一些似乎是很重要,但卻不是追根究柢的事。於是乎,便在發展中國家的呼籲下,出現了另一個窩囊,即成立了所謂的「氣候災難補償基金」。但也正是成立這樣一個機構引發另一個問題: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排放國是否必須為氣候受災國買單。

中國的作用

本來聯合國已經有相應的機構和措施來應對排放問題。這主要分兩塊,一是「mitigation」(即減排),另一個是「adaptation」(即幫助受影響國適應已經變化的環境)。應該說,這兩塊尤其是第一部分是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出路。

但是這次成立「氣候災難補償基金」,增加一個機構,表面上是迎合了受災國的需求,而客觀上是中國外交積極活動的結果。中國在大會期間巧妙地利用了兩個集團。一個是所謂的「G77加中國」,而實際上成員國有134個,另一個是一個包括中國、由24個國家組成的集團,自稱「志同道合的發展中國家集團」。在後者,不僅白羅斯、伊朗、緬甸、敘利亞在內,而且印度、印度尼西亞也在內。通過為這兩個組織代言,有意地強調30年前氣候變化大會制定的一些章程,中共顯然成功地強化了所謂的貧窮的南方跟富裕的北方的緊張。

大會一開始,成立這個機構並非是個議題,但在大會最後,美國、歐盟尤其是德國作了妥協,決定不再反對成立此機構,但同時,從西方陣營中,讓中國對此基金做貢獻的呼聲不斷。德國發展部長和外交部長在大會上毫不含糊地呼籲中國,也必須為新的氣候災難補償基金付款。

而中國則以自己的是發展中國國家的身份,表示支持「損失與損害」賠償機制,但中方沒有義務參與。但同時又表示,中國會從自己的角度,而不是在這個機構的框架內,為應對世界氣候變化做出應有的貢獻。

修正遊戲規則的努力

這次大會顯然體現出來,西方各國正努力對當初的遊戲規則進行修正。就如歐盟執委會副主席弗蘭斯-蒂默曼斯(Frans Timmermans)說的那樣:「我們必須考慮到2022年而不是1992年的國家經濟狀況。」但這種修改規則的努力還才是剛剛開始,而且遠不算成功。在「氣候災難補償基金」的事上,中國今後很可能放棄一些惠利(譬如獲得資助金的資格),從而贏得其他窮國的贊賞。但是,「發展中國家」標籤丟不得。

氣候政治戰遠沒結束

「氣候災難補償基金」雖然成立了,但除了文本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是未知數,例如資金從何而來、資助標準等。而西方國家顯然處在一個不利的地位,因為他們要求所有引發氣候災難的國家都必須參與付款。卻沒有把印度、印尼等區別對待。因為前者的排放跟中國遠不是一個等級上的。

其次西方國家本身也有一個重建信任感的問題:13年前,在哥本哈根舉行的第15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上,發達國家作出承諾:到2020年,每年向發展中國家提供1000億美元,幫助其適應氣候變化,並減緩氣溫的進一步上升。然而,這一承諾並未兌現。

從習近平領導的中國政府來說,參與「氣候災難補償基金」根本不是中國感興趣的事。因為中國,跟以往一樣,喜歡一對一的互動,而且最好是不透明的互動。這種情況能維持多久,就看中國的「發展中國家」這塊牌子能保持多久了。

這裡其中一個關鍵問題,就是中國的「身份」問題,即中國是否是個發展中國國家。

維護「發展中國家」標籤

首先,應該指出,中國在過去二、三十年來通過其「發展中國家」地位獲益匪淺,包括產業補貼和獲得國際組織提供的低息和無息貸款。從綠色能源(風電、太陽能)技術上來說,正是因為有了30年前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1992),中國從西方國家幾乎是免費獲取不少製造技術,從而成為現在世界上風電和太陽能設備製造的第一名。

與此同時,中共領導的政府因為「發展中的國家」的身份在聯合國獲得的政治上的好處也不少。因為這樣至少提供給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發言人的機會。這就是為什麼中國常駐世貿組織代表李成鋼在去年12月中國入世20週年的時候表示,中國將繼續保持其「發展中國家」身份,儘管中方也知道,有很多方面顯然是比較勉強。於是,中國公開表示願意有限度地放棄一些發展中國家享受的特別待遇,

總之,極力維護「發展中國家」的標籤,能讓中國「兩頭通吃」:一方面可作為一個大國跟美國平起平坐,另一方面能在發展中國家中,以其中一成員而獲得窮國的認同。

標準的問題

國際上圍繞到底何為「發展中國家」、何為「發達國家」尚無公認的具體界定標準,如何界定「發展中國家」是個有待充分回答的重大問題。

世界銀行每年都公佈低收入國家、中等收入國家和高收入國家的名單。根據年國民平均收入(GNI per capita)進行分類。收入低於995美元屬於低收入國家;收入低於3895美元屬於中等偏下收入國家;收入低於1萬2055美元是中上收入國家,收入高於1萬2056美元則是高收入國家。中國2021年的國民收入為1萬1890美元,應該是中上收入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