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出關外交:「避實擊虛」施壓美國盟邦,嘗試由體系內部瓦解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

習近平的出關外交:「避實擊虛」施壓美國盟邦,嘗試由體系內部瓦解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習近平於中共二十大三連任之後的出關之旅備受關注,面對西方國家對中國日趨嚴峻的質疑,習近平的出關外交在表面的和緩之下仍有圖謀,以發展利誘西方國家,但同時施壓美國盟邦。但是在烏俄戰爭、氣候議題、領海問題和美中貿易卻表現出與西方顯著的差距,中國與西方的對話仍有深層的人文與意識理解尚需努力。

中共二十大結束後,習近平挾著連三屆的自信,在內部權力結構暫無懸念後,首次親自出關面向西方各國,並且接連於APEC、G20和COP27(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與西方國家各國元首會面。

然而,習近平在外交出關後的連續行動,並非是全然符合西方期待的重拾魅力攻勢(charm offensive),建構有別於「戰狼外交」的新途徑,在和緩的氛圍下仍呈現鬥爭本質:立足全球發展倡議,回擊地緣政治矛盾,迴避與美中對決,打擊較弱盟邦,尋求「以美國反對美國」,嘗試由體系內部瓦解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

中國以全球發展倡議,回應地緣政治矛盾

由於美中之間的權力差距和國際制度的既存脈絡,11月份連續三場國際盛事仍由美國決定核心議程,使得中國在大國關係的發展上難以有所突破。綜觀俄烏戰爭、氣候變遷、全球經濟與糧食危機,甚至是兩岸關係,美國仍具備權力與公共財的優勢。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公布西方國家的新舉措,承諾投入數千億美元的基礎設施項目於不發達國家,被視為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反應。中國的策略則是以「一帶一路」為基礎的全球發展倡議作為外交敘事的重心,試圖塑造與美國主導國際秩序的差異,以發展倡議利誘美國盟邦。

但是,中國在具體的氣候與俄烏戰爭議題的表態,仍明顯的與西方人文與意識有所差距,格局被動之餘,亦難以提出取代美國的可行方案,甚至連美中貿易問題也未能取得顯著成績。

試圖分裂北約立場,但受制俄烏戰爭

習近平為使北約各國的立場分裂,延續11月初在北京會見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的路徑,G20峰會與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會晤期間,持續努力勸說歐盟各國表達自己的立場。習近平特別提出「作為世界多極化格局中的兩支重要力量,中法、中歐應該堅持獨立自主、開放合作的精神」,希望歐盟不要與美國在對中政策保持高度一致。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11月15日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會談後表明,北京雖仍試圖與普亭(Vladimir Putin)保持夥伴關係,但已對戰爭進程變得更加謹慎。面對各國反對俄國使用核武的聲浪,中國也只能順應美國與歐洲的立場,避免與歐洲各國的關係更為顛簸,甚至辜負德國總理蕭茲可能的期待,卻也埋下中國未來難以主動使用核武的伏筆。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