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結束了一人的生命,就有義務背負起雙倍的人生

當他結束了一人的生命,就有義務背負起雙倍的人生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像受害人家屬林作逸說的,「死刑是太廉價的正義。」,我認為死刑主要的功效僅是一償怨氣,卻幾乎沒為受害人家屬及社會帶來實質的補償。

文:葉佳昱(台大財金所 碩士生)

最近因為一起不幸事件,死刑和廢死又成焦點,以下是我的觀點:

我其實很感嘆現在主流的廢死理由竟然是要「爭取殺人犯的人權」。
我呸!這種人有什麼人權可言。但我認為這種人還有產出的能力,因此不能這樣便宜讓他死,白白浪費資源,因此我認為:

1. 對個案的治標

對殺人罪罪犯,判定他必須服終身役,進行勞動,自給自足,且用一輩子去工作、去服務、等到專家認定他已經「向善」一段時間了,就去分享、去勸阻、去教導下一個可能誤入歧途的人。這並非可假釋出獄的「無期」徒刑,而是近似被剝奪自由權的「奴隸」,因為剝奪他人生命,不是受了教化,「改過向善」了,就能贖得了的罪,更何況有些罪犯還不是真心服從教化,在假釋後仍繼續犯行。但受刑人保有除此之外的基本人權。

2. 較長遠的治本

老話一句,從政府到個人,試著改善社會問題,設法關心身旁的人不要誤入歧途才是正道。死刑讓某些人誤以為這世界很好混,可以不用努力,作奸犯科爽完大不了一死?不,生命沒有這麼簡單的,這叫多少艱苦努力活在世上的人情何以堪?

當他結束了一人的生命,就有義務背負起雙倍的人生。

就像受害人家屬林作逸說的,「死刑是太廉價的正義。」,我認為死刑主要的功效僅是一償怨氣,卻幾乎沒為受害人家屬及社會帶來實質的補償—因為死刑也喚不回逝去的生命,對社會風氣則是鮮少遏阻真正潛在社會邊緣、精神接近崩潰的罪犯,卻助長了以牙還牙的殺戮氛圍。

因此我提議廢除死刑以及以教化為目的、卻讓犯罪者心存僥倖的無期徒刑,新增「人生刑」,剝奪此類犯生命罪的罪犯人生選擇的自由,用一輩子來償還死去的人可能為這世界帶來的好處,才是真正有意義、能夠避免下次悲劇再度發生的有效刑罰。怎麼可以用死刑就讓犯下這類罪刑的人就此逃避責任?

只是以眼還眼,這正義太廉價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