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會為台灣出兵嗎?》:美軍維持台海「戰後」穩定狀態,所要克服的兩大難題

《美國會為台灣出兵嗎?》:美軍維持台海「戰後」穩定狀態,所要克服的兩大難題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藉由探討一旦台海有事,美國是否軍事介入?以及可能介入的方式,促使大家思考:「為了台灣的國家安全,與其處於被動的期待美國會『做』什麼,但可能遭遇限制;不如反思如何採取主動積極的作為,讓中共『不做』什麼。」

文:張德方

戰果保持與如何撤出?有關終戰的問題

美軍介入台海衝突,美國海軍面臨最重要的挑戰就是地理的限制。就地緣考量, 台海衝突主要作戰區域均為洋面。不同於地面作戰可以據地為營、「因糧於敵」長期駐守;海上作戰交戰的任一方都難以掌握絕對制海,不易長期性的「據海自重」。要想成功地防衛台灣,美國海軍兵力應該部署距台灣越近越好。但是中共可能以潛艦及其他反艦武器反制美國航母戰鬥群,亦可利用在中國陸基飛彈支援作戰,逼使美軍無法接近台海海域,以利中共爭取發動全面進犯台灣的時間。

在美軍雖擁重兵,但是中共卻占地利的情況下,倘若如中共人民解放軍所分析,「一旦採取行動,將認為兩岸關係已經毫無轉圜餘地,唯一途徑就是以武力征服」。縱使美軍可能贏得如蘭德公司報告所認為的幾場戰鬥,但是中共的戰略專家們認為利用非正規戰法,可以削減美軍的戰力。

中共可以運用心理戰打擊美軍士氣、威懾美國的盟邦拒絕給予美國支持;同時中共解放軍很可能擴大戰爭面,放緩作戰節奏,利用消耗戰,以拖延和延遲戰略製造美軍傷亡,一方面瓦解美軍作戰意志,另一方面影響美國民眾的心理。屆時美國國內和國際上加諸美國政府要求儘快結束衝突的的壓力,可迫使美國政府迅速撤兵。

另外,由於台灣潛在的脆弱,台灣勢必要依靠美軍的保護傘才得以存活,這將增加美國的負擔,迫使美軍部隊必須承擔大部分的責任,以嚇阻、擊退北京的侵犯,使美國投入戰爭的危險性大增,最後未嘗不會演變成美國與中共雙方在台灣周邊長期對峙與消耗國力的爭戰。在這種情況下,美軍如要維持台海「戰後」穩定的狀態,「保持持續作戰能力」以及「防止中共襲擾攻擊」,將是所要克服的兩大難題。

1. 保持持續作戰能力

要保持持續作戰能力,美軍將得冒「航線安全不易維護」與「增加美軍對盟邦的依賴」等因「戰線過長」所導致的風險,這將是美國的罩門。表二與表三顯示在與中共長期的軍事對峙中,美軍必須依靠極長的後勤補給線支援軍事行動。在中共必將盡一切手段遏阻的情況下,台灣海峽及環繞中國沿岸的海區是高威脅危險區,暴露此區的後勤補給線將極為脆弱危險。為了保護等同於生命線的海上補給線免遭中共破壞,美軍必須沿著這條跨越西太平洋的重要航線長期部署重兵。這除了增加美軍兵力運用的負擔, 更添加美軍遭中共襲擊的風險。

美軍環太平洋基地空中航程對照表
Photo Credit: 好人出版
美海軍主要基地至台海航程表
Photo Credit: 好人出版

中共軍方對一九九六年三月美國竟派遣兩個航母戰鬥群介入台海衝突一事頗為震驚。中共高層開始思考,如果未來台海再發生衝突,美國或許會強烈地反應。解放軍記取當時一籌莫展的教訓,針對美軍介入尋思反制之道。

在軍事理論部分,中共軍事科學院與國防大學出版了許多以波斯灣戰爭為個案的書籍,討論焦點大部分集中在一個關鍵問題——中共應如何對抗美國採行波斯灣戰爭式的攻勢行動。中共的主要軍事報紙《解放軍報》亦刊載許多討論局部戰爭準則,及中共如何針對美軍部隊或美國的軍事盟邦的部隊等「高科技敵人」,來設計其軍事演習型態的文章。

在實際準備方面,中共發展「打隱形飛機、打巡弋飛彈、打武裝直升機,防偵察監視、防電子干擾、防精確打擊」的「新三打三防」戰具戰法,以對抗美國等先進國家藉空中武力、電戰及資訊戰優勢,打擊其本土戰略縱深。中共解放軍認為美國一向有用航空母艦插手台灣事務的習慣,因此將「打航母」列入演訓的科目。中共並利用「現代」級驅逐艦提升其制海作戰能力。

美國前參院外交委會共和黨首席顧問崔普勒(William C. Triplett II)在著作《赤龍崛起》中,曾提出令美國國防部不敢忽視的論點:美國一旦介入台海戰爭,中共將用配備強大核子與常規武器的「現代」級驅逐艦,對付美國航空母艦和「神盾」級驅逐艦。中共採購的蘇愷三十MKK戰機,也特別注重其所搭載的Kh-31型空對艦導彈。

如果中共能將這種當年被設計用來突擊美國艦隊的空射超音速反艦飛彈,與「現代」級驅逐艦的「日炙」超音速反艦巡弋飛彈以及常規潛艦的魚雷、反艦飛彈匯集成零時差、零誤差的三度空間打擊力,美海軍潛艦及水面作戰艦艇在這種情況下,要執行長期又大規模的作戰並不樂觀。

美軍支援台海作戰的海上交通線,不論從歐洲或美國本土,就算是最近的日、韓、菲或關島,也都比中共從中國到台灣的最近的七十五浬距離要長。面臨這種地緣劣勢,美國的因應措施取決於太平洋的盟國反應而定,其中最重要的是日本的反應。

在亞太地區,美國除了如卡利薩所建議應當擴展與菲律賓的關係,以便台海有事時,美國空軍能利用距台灣只有四百五十浬的呂宋島北部的基地,甚至距離只有三百浬近的巴丹島支援台灣,最主要還是鼓勵日本積極參與區域安全防務,在亞太安全的維護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為了在台海衝突中協助台灣,美國空軍要投射兵力至含括台灣海峽、中國東海等地區作戰,基地將會是美國空軍所面臨到的重要問題。如圖四所示,如果從台灣海峽中心附近畫一個五百浬半徑的圓,其所涵蓋的大部分區域都是大海,而陸地只有一小部分。由於在韓國的基地距離台灣海峽有八百浬,而位於日本北部的三澤基地則超過一千四百浬,關島更遠超過一千五百浬,從這些基地起飛的戰機,除非有空中加油裝備及多餘的機組人員,否則出勤率將會大幅降低。由圖觀之,美國空軍屆時可以駐紮的最佳基地只有台灣和日本而已。

距離台灣五百浬以內可供美軍使用的空軍基地
Photo Credit: 好人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