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過度防疫阻救災烏魯木齊大火10死,官方卸責刪文引眾怒人民上街抗爭

中國過度防疫阻救災烏魯木齊大火10死,官方卸責刪文引眾怒人民上街抗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直到今天上午,烏魯木齊這場火災仍是中國網路的熱議話題,但中國網管部門24日晚間起也啟動了維穩模式,強力刪除相關話題的圖文及短片,甚至連烏魯木齊市政府25日晚間召開的記者會影片也被刪除,但網友仍以各種方式接力轉發。

烏魯木齊大火10死,中國過度防疫阻救災官方卸責刪文引眾怒

(中央社)新疆烏魯木齊市吉祥苑小區24日晚發生大火,疑因封控阻礙居民逃生及消防車搶救導致10死9傷,引發眾怒。但官方召開記者會卸責及網路刪文更火上澆油,引發中國網友強烈憤慨。

根據中國網路畫面,大批憤怒的烏魯木齊市民25日晚間自行突破小區封鎖,前往烏魯木齊市政府前要求立刻解封,一名馬姓副書記出面與民眾協調,但結果未知。還有畫面顯示,有部分抗議民眾衝入了一棟政府辦公樓,並與身著防護衣的員警發生衝突,但目前無法證實這棟辦公樓的具體位置。

綜合網路訊息及中國媒體報導位在烏魯木齊市天山區的吉祥苑小區,24日晚間發生大火。消防單位在當晚7時49分獲報趕往現場,消防車卻被小區封控鐵皮阻擋,加上巷道停放許多被封控居民的車輛,根本無法駛離,導致救援受阻,大火直到10時35分才被撲滅。

據網路訊息,當地居民反映起火樓棟居民匆忙逃下樓後,發現1樓大門因封控而被鎖上,所幸還能從1樓住戶家的窗戶逃出;但也有人向社區居委會官員反映,卻得到「別做(坐)電梯,在房子待好」的答覆,目前生死未卜。

更有其他樓棟的民眾用手機拍攝到,起火樓棟的火苗竄出時,屋內一名女性淒厲的慘叫聲。這部短片25日傳遍中國網路,震撼眾多中國網民。

但烏魯木齊市官方事後的一連串作法,卻引發強烈憤怒。25日上午市政府發布的新聞稿聲稱,吉祥苑小區是「低風險區,居民可下樓活動」,但遭當地居民及其他民眾反駁。根據官方資料及居民反映,吉祥苑小區一直是「高風險區」,不久前還有人確診,市政府的說法擺明是「說謊」。

更有甚者,烏魯木齊市政府25日晚間召開記者會時,與會的烏魯木齊市長、天山區長及消防大隊長不但照稿唸了18分鐘未開放媒體提問,3名官員中的1人更直指「部分群眾消防意識不強,自救能力差」。此語一出,徹底點燃小區居民、烏魯木齊市民及中國網友的怒火。

直到今天上午,烏魯木齊這場火災仍是中國網路的熱議話題,但中國網管部門24日晚間起也啟動了維穩模式,強力刪除相關話題的圖文及短片,甚至連烏魯木齊市政府25日晚間召開的記者會影片也被刪除,但網友仍以各種方式接力轉發。

有中國網友在憤怒之餘,發起「單字多疊」運動,也就是在貼文中連打100個「好」、「啊」、「零」,乃至於相同的標點符號或馬賽克,接力發出以表達心中不滿,成功吸引眾多目光,也獲得眾多網友響應。

烏魯木齊市官方的連番操作,成為中國網民不滿的發洩情緒的對象。其中有網友拿出韓國官員日前在梨泰院踩踏事件後的發言說,人家說的是「年輕人出去玩是天性,是自由,是我們的錯」;但咱們官員說的卻是「部分群眾消防意識不強,自救能力差」,高下立見。

連日多起火災時因疫情封路導致救火困難,廣州官方要求通道不得上鎖影響救災

(中央社)盛傳廣州市即將全市「靜默」或封城10天,官方今天否認,但表示會強化疫情防控舉措。此外,鑒於火災頻發,廣州官方要求,封控樓棟的疏散通道和安全出口,不應以燒焊、上鎖等方式封閉。

《南方網》報導,近日,有網路傳言稱「廣州全市即將『靜默』10天」。〉昨(25)日廣州市的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上,廣州市新聞辦主任朱小燚回應稱,受廣州市疫情防控指揮部的委托,鄭重澄清,廣州沒有「靜默」安排,更沒有封城計畫。

但朱小燚表示,接下來的這個週末,當局在疫情防控形勢特別複雜的地方還會強化疫情防控相關舉措,他並稱未來一週可能是疫情防控決戰勝利最關鍵的時期。

近期多地頻傳火災時因疫情封路導致救火困難,如河南安陽廠房21日發生火災,有38人死亡,根據網上訊息,消防車趕赴現場馳援,卻因遭遇防疫封路的鐵皮圍籬而卡在半路進退不得;此外,新疆烏魯木齊一高層住宅前晚發生火災,已知釀10死,外傳此社區道路被擋無法第一時間救援,官方表示將調查此事。

根據《羊城晚報》,廣州市消防救援支隊副支隊長馬從波〉昨天在新聞發布會上說,對於受疫情影響的區域或場所,封控道路的障礙物應能及時移除或開啟,保障消防車輛正常通行;封控樓棟的疏散通道和安全出口,應能及時方便開啟,保障人員疏散,不應以燒焊、上鎖等方式封閉。

中國防疫嚴,前環時總編胡錫進:不應把民眾長期封控在家

(中央社)中國近來疫情加劇各地防疫封控趨嚴,不耐久封的民眾頻頻起身抗爭甚至爆發警民互嗆互毆,就連專替黨政策辯護的前《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也藉微博發文稱,把民眾長期封控在家的決策是不應該的。

胡錫進25日發文指出,封在家裡不知道北京怎麼樣了,很心疼北京,當前受封控直接影響的人口應該是中國爆發疫情3年來最多的時期之一,處於封控中的人口也應該是最多的時候之一,而且其中部分人已經在封控中生活了一個月甚至幾個月。

他說,這當中肯定有不少各種各樣的個人損失,包括經濟和工作上的,生活上的,身心層面的,以及親情關愛上的,他坦承自己算比較理性的,但才被關了幾天就變得敏感脆弱。

胡錫進表示,被一首MV深深打動:「在做核酸的隊裡我突然想你,還在的不在的曾經的現在的朋友,你是在家在街上在工作還是在逃跑的路上...。」要是再關兩三個月,不曉得多愁善感成什麼樣子。

他說:「說實話,我覺得任何城市的領導,無論出於什麼善意考慮,都不應該做把部分居民連續封控在家一個月又一個月,直至上百天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