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在輿論戰場最大的敗筆,就是不懂得用「故事」對抗「故事」

蔡政府在輿論戰場最大的敗筆,就是不懂得用「故事」對抗「故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的韓國瑜跟民眾黨的柯文哲,這兩人不只會說故事,還在故事中融入「實境秀」「偶像培育」之類的嶄新元素。以蔡英文在「一例一休」的政策裡為自己說的故事,對照韓國瑜跟柯文哲說故事的手法,就能看出兩方在「說故事技巧」上的差異。

在剛結束的九合一大選中,民進黨交出了近年來最慘的一次選舉成績。結果出爐後,總統蔡英文宣布辭去黨主席,並表示「面對這個結果,我們有許多需要深刻檢討反省的地方。」但對於究竟該檢討跟反省什麼,蔡英文並沒有說得太多。

蔡英文曾在2016年「我的政府是有史以來最會溝通的政府。」但作為一個長期的民進黨支持者跟英粉,我必須老實承認,「溝通」這一塊,恐怕是蔡英文執政以來做的最差的地方。而施政缺乏「溝通」,也是蔡政府在2018跟2022兩次地方選舉慘敗的主要因素之一。

蔡英文唯一一次溝通政策的痛苦經驗

回顧蔡英文兩屆任期以來,唯一一次真的有嘗試跟民眾「溝通」的政策,只有執政初期推動的「一例一休」。但這次溝通的經驗對蔡政府來說非常慘痛。痛苦的源頭在於這項政策同時觸及到「勞工」跟「中小企業主」這兩個民進黨支持者群體的利益,而這兩個群體在這項政策中的利益完全相反。

蔡英文曾經為此接受《蘋果日報》專訪,表達他制定這項政策的理念。蔡英文表示

周休二日也就是俗稱「一例一休」,政府面臨困難抉擇,「若這社會和經濟承受得了,我願意給勞工最好的環境」,但台灣面臨經濟轉型期,最困難的是中小企業,政府面臨中小企業生存和勞工過勞、工時過長之間求取平衡的抉擇。

對民進黨來說,這是有史以來最痛苦的事,非常痛苦,因為中小企業也是民進黨長期夥伴⋯⋯勞工本就是我們民進黨心裡最軟的那塊;現階段只能以勞工最大利益、中小企業又可接受找出一個方案,等中小企業成功轉型、經濟恢復動能以後再來考慮下階段能給勞工做什麼。

蔡英文後面還解釋了制定這項政策考量的是:

大家都忘記勞工七天國定假日的源頭是一周只休一天,勞工七天國定假日在走向周休二日後就沒必要存在,而且國定假日要統一;現階段政府已幫勞工提高基本工資、工作七天需休一天等政策,未來將推動修法增加新進人員入職後特別休假。

從這兩段訪談來看,蔡英文的規劃是嘗試想在「勞工」跟「中小企業主」兩個相反的利益間找「折衷方案」,但結局是同時得罪兩個群體。

一方面,中小企業主認為新政策規範缺乏在淡、旺季之間調整的彈性,透過選區民代向民進黨中央表達強烈的不滿;另一方面勞團則認為新政策缺乏對勞工的保障,砍七天假更是過度偏袒資方,從此「心裡最軟的那塊」成為其他陣營消遣、譏諷蔡政府的金句。

害怕解釋政策動機,讓在野黨有「創作」的空間

有了這次十分痛苦的經驗之後,接下來蔡英文推動的所有政策,都再也不敢公開任何制定的理念和考量,以及推動政策背後的「動機」。像是推動同婚合法化的過程,蔡政府從來沒有具體說明為什麼是採用大法官釋憲的方式?同婚專法制定的考量跟理念是什麼?中間做出了哪些取捨?

蔡政府不敢說明這些的原因,其實只要參考推動一例一修的過程,就可以推估是因為這項政策爭議太大,利益衝突的兩方又都有民進黨的支持者。與其出來解釋清楚,又落得兩面不討好的下場,還不如只做不說。

後面這樣的作風越演越烈,甚至在某些能讓民進黨加分的議題上,蔡政府也不敢說明清楚他的「動機」是什麼。像是賴清德當行政院長時,在2018年積極推動深澳電廠,但在環團跟地方強力反對下,最後政策急轉彎,決定放棄深澳電廠,改採在桃園興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

這本來是蔡政府願意聽取環團跟地方意見,以環保為優先考量,採取影響性較小方案的一樁美事。但無論賴清德還是蔡英文,都沒有人敢出來好好解釋這項轉彎的考量跟折衝過程,反而讓大家都忽略這項政策轉變背後的「動機」,已經是向環境保護妥協的結果。

於是公眾後續討論的焦點又轉向興建「三接」對藻礁的影響,一路延燒到後來的四大公投案。蔡政府對環境的考量跟妥協的苦心完全被忽視,只留下從深澳到三接,蔡政府好像一直在跟環團做對的惡劣印象。

n12n77ps3bac7icdkd2mssua92azlt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三接天然氣接收站外推工程。

這種狀況到了這兩年的防疫變得更加慘烈,蔡政府對制定防疫政策背後的動機全都絕口不提。像是疫苗採購政策的規劃思維、扶植國產疫苗的相關政策是怎麼成型的、3+11政策究竟怎麼來的、疫後解封的時間表跟規劃如何制定。這些問題蔡政府通通都沒有給出任何說法,於是在野的國民黨跟民眾黨自然就樂於發揮想像力,自己幫蔡政府的政策腦補了一套「最惡意的動機」,然後努力宣傳這樣的「故事」。

當這樣的「故事」深植人心,一路發酵至今,就成了拖垮陳時中2022台北選情最主要的負面宣傳。也讓民間把防疫期間面對生活壓力累積的怨氣,一次發洩在這次民進黨的選情中。

用「故事」對抗「故事」才是王道

而面對這樣惡意解讀政策背後「動機」的「故事」,蔡政府至今的處理方式都是把他斥為「假消息」跟「認知作戰」。但平心而論,把對手的動機做出惡意解讀,把己方的動機解讀成善意,是古往今來所有對立勢力共通的常態。期待對手會用善意去推論己方的作為,本來就是不合常理的期待。

正確的作法應該是好好說明制定政策背後是基於哪些善意的動機,把這些動機組織成一個好的「故事」,再讓支持者用「己方的故事」去對抗「對手的故事」。在故事對抗故事的過程中,故事裡的「細節」會被拿出來比較,而細節的不合理就會在比較中暴露出來,這時「真相」才會顯現。

不透過這樣的方式來辯駁,只透過某些「權威機構」來發布哪些是真消息,哪些是假消息的認證,自然就會欠缺讓民眾接受的說服力。因為基於無論哪一方都會「醜化對手,美化自身」的經驗法則,越是政府再三保證的真實消息來源,就越是會受到民眾的懷疑。

因此作為民進黨支持者,從2018年到2022年,最痛苦的就是看到自己支持的政府跟政黨,完全沒有為自己提出的政策「說一個好故事」。相反的,在野的國民黨跟民眾黨,在這幾年間卻出現了各種「說故事」的好手。

韓國瑜融入「實境秀」元素的說故事技巧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國民黨的韓國瑜跟民眾黨的柯文哲,這兩人不只會說故事,還在故事中融入「實境秀」「偶像培育」之類的嶄新元素。我們接下來以蔡英文在「一例一休」的政策裡為自己說的故事,對照韓國瑜跟柯文哲說故事的手法,就能看出兩方在「說故事技巧」上的差異。

在蔡英文接受《蘋果日報》專訪時,自己所說的故事裡,完全沒有關於「時序」跟「前因後果」的描述。在蔡英文的故事裡,他「同時」在「中小企業生存」跟「勞工過勞、工時過長」兩個衝突的立場裡找一個「方案」。蔡英文在故事裡只描繪了一個靜態的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