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東協、歐盟、澳洲各國,如何應對習近平在G20的「雙邊峰會外交」?

美國、東協、歐盟、澳洲各國,如何應對習近平在G20的「雙邊峰會外交」?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習近平參加G-20峰會與之後去泰國參加亞太經合會,代表了這是習近平確認第三任,且掃除國內一切反對力量後的首次出訪。習此次是想要穩住外界局勢,延緩天下圍中態勢,並分化美國領導的國際抗中聯盟,還需要營造一個世界認可習三任的氣氛。

文:賴怡忠

應是討論疫後重建的G20被無視

此次在印尼峇里島舉行的G20峰會,鑒於疫情在全世界已經大幅趨緩,但因俄烏戰爭引發的糧食與惡化的全球性通膨危機卻快速升高,導致後疫情時代的全球經濟狀況變數極多,因此全球經濟議題應該是這次G20峰會的重點。但這次G20峰會卻被地緣政治議題支配,包括俄烏戰爭,包括美中關係等。

特別這次是習近平在確立擔任中共總書記第三任期後的首度出訪,與中國相關的雙邊會議更是吸引了不少國際眼光。相對而言,G20的會議結論就沒有太多人注意,反而國際觀察家多透過場邊的雙邊會議發展,得出這個世界走向更分裂與對立的結論。

AP2232022892158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習近平在G20舉行10個峰會

這次G20峰會有三個國家的領導者沒來:巴西、俄羅斯與墨西哥。俄羅斯預期會有強硬的不友善氣氛,因此由外長代替普亭出席,巴西則是因最近選舉剛結束,現任總統波索利諾宣布敗選因此也不克出席。墨西哥總統則因其他原因沒過來,但大家的焦點似乎還是習近平。

除開場邊的非正式領袖會談(例如中加與中義),習近平在峇厘島兩天內舉行了與美、法、韓、澳、印尼、荷蘭、西班牙、阿根廷、塞內加爾、南非等10個峰會,本來預計還要與英國首相的峰會,但因出現俄製飛彈落入波蘭境內導致在場邊舉行緊急七大工業國峰會,而臨時取消了習近平與英國首相的峰會。與印尼還發表共同聲明。除了大家關注的美中峰會外,這些峰會可以看出中國的外交重點與主要關注。

首先,中國這些峰會的舉行,與其外交方針「大國首要、周邊基礎、發展中國家是關鍵」有關。美國是大國,韓、澳、印尼則是周邊,阿根廷、塞內加爾、南非是發展中國家。其位階與重要性是一目暸然。而這個周邊操作也包括有意離間美國在印太的同盟,特別是美韓同盟與美澳同盟。

其次,中國也意圖分化歐洲與美國的關係。從出訪前接見單獨訪中的德國總理蕭茲,乃至在G20與法國總統馬克宏見面,並與預計在2023年下半年擔任歐盟輪值主席的西班牙舉行峰會,都有這樣的用意。特別是利用法國與德國的矛盾,進一步分化法德兩國與歐盟─美國的關係,進而影響歐盟「聯美抗中」的路線,弱化中國面對的主要工業國家圍堵作為。

再者,習近平與荷蘭及韓國的峰會,也可以發現中國有意突破美國對中國的高科技封鎖戰。

韓國始終是美國意圖建構四國晶片聯盟(Chip 4)最不情願的一方,而中國始終看不起的荷蘭,則是其艾斯摩爾公司是製作高階晶片製程關鍵機器的單一提供者,如果艾斯摩爾不再賣其機器給中國,中國會無法發展到高階晶片生產,對其晶片自主的戰略會是毀滅性打擊。與荷蘭總理的見面對習近平來說是彎下身段,與韓國尹錫悅總統見面則是阻止抗中晶片聯盟的成形,這都代表習近平是多麼看重晶片問題。

而沒有與習近平舉行峰會的主要國家包括印度、土耳其以及沙烏地阿拉伯。印度與中國關係因2020的邊界流血衝突而進入冰點,雙方之後在邊界還持續增兵,近日雙方在邊界陳兵已累積超過十餘萬,幾乎與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前的部署數目相當。此次連印度總理莫迪與習近平握個手都變成新聞,顯見雙邊關係的緊張。

土耳其雖然積極想與中國進一步發展關係,以便使自己可以更有餘裕與西方國家周旋,但中國對同屬突厥語系的維吾爾人之惡劣待遇,土耳其無法對其置之不理。土耳其是對新疆議題唯一與西方國家有表示意見的,以穆斯林宗教為主之國家。

沙烏地阿拉伯沒拿到與習近平的峰會比較出人意外。沙烏地阿拉伯與美國關係在這幾年持續惡化,復因沙烏地阿拉伯在俄羅斯對西方發動能源戰時,不僅未與美方配合增產,反而還策動OPEC減產,讓能源問題雪上加霜。因此預期沙烏地阿拉伯會積極與中交流以降低來自西方的壓力。但不僅中國未如事前預期,習近平去峇里島前會首訪沙烏地阿拉伯,反而連在大家都出席的G20峰會也沒有雙邊會談。

lgi4fgrzp2w6psy0pnarpp9ghhe2r1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拜習會重點不在互畫紅線,而在為競爭關係定錨

美中峰會是此次G20眾所矚目的焦點。根據結果,外界出現一種說法,認為此次是美中互畫紅線相互試探底線的作為,但實情可能不是如此。

對習近平而言,此次出訪對其有兩大目的。對內來說,希望利用此次出訪取得國際對其連三任的背書,進而對內讓其他有異聲的力量消音。對外而言,習近平出訪前面對的不僅有主要民主大國對其日異強硬的態度,也因俄羅斯在侵烏之後損失慘重,甚至正式宣布軍事失利都可能會快速成為事實,對於將中俄關係個人化為其與普亭個人關係的習近平來說,須對這個情勢有所緩解。

這兩個目的讓習近平此次出訪態度相對低調與和緩。一方面要降低美國組織的圍中同盟,但也要讓美國降低對中敵意。因此在出訪前就透過習近平對「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的親筆信,釋出無意與美對抗到底的信號。此次在印尼峇里島與拜登對話的氣氛,可以展現出會強調底線思維,也可以談不會對抗到底的意圖。

對於拜登總統來說,出訪前美國期中選舉民主黨穩住參院多數,共和黨在眾院也沒出現事前預測的超狂紅潮,算是在抵達峇厘島前讓拜登服了一劑定心丸,與習近平對話就更有底氣。

但拜登與習近平對話的主要用意,還是希望可以透過直接互動,一方面讓習近平親自知道美方的真正立場。畢竟美國在過去這兩年的經驗已認為中國外交部無法扮演忠實訊息的角色,加上二十大後習近平掃除所有反對力量一人獨霸,因此與習近平的直接溝通更顯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