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宣布已完成30萬預備役動員,被徵召上戰場的各行各業平民,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俄羅斯宣布已完成30萬預備役動員,被徵召上戰場的各行各業平民,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宣佈已完成30萬預備役人員的動員,數以萬計的人赴往烏克蘭前線。司機、講師、網紅……他們原本來自各行各業。接受採訪時,有人抱怨俄羅斯的裝備太差,也有人表示,其實自己根本不想上戰場,只想回家。

文:Markian Ostaptschuk

「我怎麼能幫助受傷的同事呢?」帕維爾(化名)問道,他不久前還是俄羅斯拉杜日內市(Raduzhny)的一名司機。41歲的他10月底收到了一份徵兵通知。20年前,他曾是俄羅斯軍隊中的一名下士。他回憶說:「那個時候我挺好的」。他說如今自己的脊柱有問題等「不能提比水壺更重的東西。」他將情況告知了徵兵委員會,後者讓他去找醫生。因為帶有診斷報告的光碟無法被打開,他就被劃分到了合適入伍的行列。目前帕維爾正在切巴爾庫爾(Chebarkul)附近的一個訓練場做準備。

他抱怨說:「說是要讓我們練習射擊。但我們卻在忙於日常事務。我們在帳篷裡睡上下鋪。有電,但沒插座。廁所在外面,很冷,沒有燈。淋浴間只有冷水或根本沒有水。雖然有志願者們做飯,但我認為他們自己都不會去吃的。」他和戰友們不久之後將被送到南部城市羅斯托夫(Rostov),然後就得上烏克蘭前線。

他說:「我其實根本不想殺人」,他承認自己害怕死亡:「每個人都怕,但他們不希望聽到我們談論這個問題。我和媽媽通話時會忍不住哭出來。我不想這樣,但我無能為力。」帕維爾有一個妻子和三個孩子。他說自己對政治沒什麼興趣:「我不明白要打什麼。好吧,如果發生在我住的城市或周邊的話。但如今的戰爭是機器人上陣,而不是用人。我們沒有為此做好準備……如果那裡使用的是這樣的武器,我們走不出五公尺就會被一擊斃命。」

安東也覺得俄羅斯軍隊的裝備太差。38歲的他在入伍之前是莫斯科一間大學的講師。他與妻子有一個四歲的兒子。現在安東被分在一個坦克師裡,幾週後就要上前線了。「安排上有問題……我感到很不舒服,不習慣23歲的人對我下命令。」

當安東收到徵兵通知時,他去了徵兵委員會,告訴對方自己之前沒有當過兵:「我有大學學位,一條腿有點問題」,在進行體檢後,他被告知等待通知。與此同時,安東積極給檢察署、國家杜馬寫信,要求他們考慮他的個案。安東說:「訴訟正在進行中,然而我已經參加訓練了。」他希望自己的軍旅生涯不會太久。

他說自己的祖父和曾祖父都是軍人,如果他現在不參軍,他的家人會認為他是叛徒。

手上沾滿戰爭之血

同樣要上戰場的阿列克謝(化名)認為這一切與他的利益毫無關聯,只是骯髒的政治:「但我知道什麼是榮譽,我服過兵役,從軍校畢業,這就是我必須參軍的原因。」這位25歲的中尉是一名職業軍人。他沒有透露現在自己身在何處:「沒有人有關於這場戰爭的準確消息。你想知道你在為什麼而戰,可能為什麼而死。對此我其實並不感到痛苦,我畢竟是個男人,是俄羅斯公民,我發過誓。但我不知道我個人與這場戰爭有什麼關係。」

他還補充說:「但如果我在前線遇到一個烏克蘭人,要麼他必須殺了我,要麼我必須殺了他,那麼一切都那麼清楚。我知道我的手上會沾血,但命令就是命令。」

「我奇蹟般地活了下來」

米哈伊爾(化名)自願報名參軍,他將在軍隊服役至明(2023)年1月。54歲的他本是一名律師,也是一位網紅。他的妻子和四個孩子正在等他回家。他目前在赫爾松的前線:「我是一名坦克炮手,仍然有蘇聯時代的經驗,可能會有用處。」

當問及他是否殺過人時,米哈伊爾說:「我在一個修理坦克的部門,我沒有開過一槍。但如果我所在的部隊受到攻擊,我就得正面面對。我有頭盔、防彈衣和一把機槍。」不過,他也曾經去過前線:「我在一幢大樓裡的時候,它被炮彈擊中了,我奇蹟般地活了下來。」

米哈伊爾聽說過俄羅斯軍隊中的死傷者,但不願意談論這個問題。他認為戰爭的目的是「保護講俄語的居民免受民族主義團體的攻擊。」米哈伊爾說要「勝利回歸」。但他不知道這個勝利到底是什麼。

俄羅斯宣佈已完成30萬預備役人員的動員,另有1.8萬人是志願者。赫爾辛基大學俄羅斯和歐亞研究所研究員扎瓦德斯卡婭(Margarita Zavadskaya)指出,那些為了尋求正義應征的男性有一種錯覺:「他們不願意相信國家隨便派人到前線,把他們當作炮灰。」她說,這些人之所以應征是響應動員令「他們中的許多人受僱於政府機構或國有企業。」

心理學家波圖迪納(Maria Potudina)認為,響應動員令的許多人並沒有意識到戰爭的真正危險,這主要是因為:「宣傳將負面掩蓋起來,好像不存在一樣。」這些人主要是受教育程度低,幾乎不知道自己權利的人。此外,人們從幼兒園開始就被洗腦,不能有自己的觀點,要遵從命令。還有一個原因是,許多男人不願意被看成是「懦夫」。

帕維爾表示,自己不知道政客們想通過戰爭達到什麼目的,他說:「如果我們繼續像現在這樣生活會更好」。安東很擔心,因為他不清楚這場衝突會如何結束。而身在前線的米哈伊爾說,他聽說那裡有「無意義的死亡」,他不想以這種方式給自己的生命畫上句號。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