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新版圖》:「頁岩油革命」翻轉全球能源市場,美國再度躋身全球重要產油國

《全球新版圖》:「頁岩油革命」翻轉全球能源市場,美國再度躋身全球重要產油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丹尼爾.尤金在《全球新版圖》中揭示逐步向全世界逼近的能源與地緣政治之巨大變革,既詳盡又縝密地敘述全球領袖如何產生衝突,以及歷史如何被造就出來,是一部理解當今局勢及未來趨勢的適時之作。

文:丹尼爾.尤金(Daniel Yergin)

頁岩油

二○○七年某天早上,帶頭鼓吹開發巴奈特頁岩天然氣的獨立商之一,伊歐格資源公司(EOG)執行長馬克.帕帕(Mark Papa),正準備前往休士頓開董事會。帕帕盯著投影片上寫著巴奈特發現的天然氣儲量,覺得不太對勁,數量太誇張了。伊歐格資源公司習於用天然氣儲量單位「十億立方英尺」(bcf),但巴奈特頁岩天然氣的儲量用的卻是大一千倍的「兆立方英尺」(tcf)。在巴奈特之前,通常要衡量美國天然氣總儲量時才用得上「兆立方英尺」,這可不是一家公司會用到的單位!

但其他公司發現的儲量也差不多。帕帕心算得出一個很驚人的總數字,他理解到「這將影響到天然氣市場」。

帕帕有一種像是化學教授剛意識到講課要遲到的些微意外表情。他在匹茲堡郊區長大,偶然拿到一家石油公司的簡介資料,決定進匹茲堡大學念石油工程。他曾說:「這聽起來不科學,但大部分能挖到石油的地方都相當暖和,我喜歡溫暖。」

帕帕在職涯裡學到「高瞻遠矚」,要關注大局。他曾為一位石油經濟學家效力,這位老闆會密切追蹤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和石油市場的波動。帕帕說:「我學到最好留心供需。我喜愛供需機制,有高低起伏。」

如今,放下手中的投影片,帕帕想像供需機制釋放出來的訊息。他說:「事情很明顯。天然氣是大宗商品,天然氣價格將如落石下墜,我們將受到重創。」

伊歐格資源公司只有三個選項。它可以邁向國際市場,但將與艾克森(Exxon)、殼牌(Shell)和英國石油(BP)等大公司競爭,事態會很辛苦,因為公司的規模、資源或經驗都不夠;或者冒險跨入墨西灣深水區,但它對那裡不夠專精。

或者,伊歐格資源公司可以在略為專精的頁岩區,看看能否像開採天然氣一樣,從這些緻密岩層裡開採出石油。但那會讓帕帕陷入類似密歇爾曾經面臨的處境,必須攀爬質疑的高牆。伊歐格資源公司自己的說法是,「產業信條」斷言頁岩太過緻密,即使採用水力壓裂,石油難以通行。根據該信條,油分子因為比氣體分子大很多,無法穿過水力壓裂創造出來的細孔。

這不是懷疑論者的唯一論點。幾乎舉世皆知美國作為產油國的時日無多。到了二○○七年,美國的石油產量降到每天五百一十萬桶,僅比一九七○年代初期的一半多一點,而石油淨進口已增加到接近消費量的六○%。政治人物可能承諾「能源獨立」,但真正的問題在於進口占比將持續攀升到何種程度。

伊歐格資源公司必須能具體回答:油分子大到無法流過水力壓裂過的頁岩?它們顯然比天然氣分子大,但大多少呢?

帕帕宣布:「我們來查。」他認定會有相關研究,但奇怪的是,公司團隊找不到任何量化油分子大小的研究。

他們必須自己做研究。天然氣分子多大、油分子多大,以及頁岩裡肉眼看不到的細孔和縫隙在水力壓裂前後各是多大?以電子顯微鏡、電腦斷層和核心切片進行調查後,他們有了答案,油分子可能略大於到七倍大於天然氣分子,而就算是七倍大的油分子也能滑過孔隙的「喉道」。

帕帕召集手下的資深經理人開會。他說:「這些傢伙渾身是勁地在找頁岩氣。我們獲致遠遠超乎想像的成功。」所以,當帕帕指出天然氣價格將暴跌,且未來多年都將處於低檔時,大家都震驚了。他宣布以後不找頁岩氣,改找頁岩油。
整個房間悄然無聲。帕帕準備好有人會反對,群起抗議道:「帕帕,你瘋了。」結果大家只說:「好的,帕帕,就那樣。」

帕帕並不急著公開宣布轉向。不久後,他到紐約市參加投資人會議,聆聽別的執行長談論他們找到多少天然氣,以及還會再找到多少。帕帕心想:「這些傢伙忘了入門第一課。」但他在公開場合會刻意模糊化伊歐格資源公司的盤算。

但在公司內部就不一樣了,帕帕說:「我們迴轉一百八十度去找石油。」

伊歐格資源公司最後聚焦位於德州南部三十多個郡縣地底的鷹灘頁岩(Eagle Ford Shale)頁岩。鷹灘被視為德州其他油田的生油岩——「廚房」之所在——但商業潛力不大。然而,伊歐格資源公司的地質學家找到幾十年前開挖出來,叫做「剝皮機」的老油井紀錄。公司探測人員檢視這些紀錄後感到很興奮,這些老油井的出產狀況與頁岩氣井的表現完全吻合——初始產量很高,然後降至低得多的穩定水準。帕帕說,這明顯是在「乞求水平鑽井」。伊歐格資源公司地質學家和石油工程師的眼前,立即出現以前想像不到的景象——綿延一百二十英里的純淨石油。

帕帕下令租下儘可能多的土地,並儘可能悄悄進行。等到一切就緒,伊歐格的土地代表以每英畝四百美元的價格,租到五十萬英畝地。伊歐格資源公司以為能開採近十億桶石油,但開始鑽探後,卻發現自己嚴重低估蘊藏。帕帕於二○一○年在投資大會上發布消息。他說:「我們相信,從非傳統岩層水平開採的石油,會扭轉北美產業大局。」伊歐格資源公司的動作一曝光,其他公司也湧入鷹灘,土地價格從伊歐格資源公司的每英畝四百美元飆漲到五萬三千美元。到了二○一四年,伊歐格資源公司已成為美國最大的在岸原油生產商。

帕帕明顯低估頁岩油,它不僅扭轉北美,也扭轉全球局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