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紙運動」讓中共高層難以應對:要全國禁用白紙?還是要擴大打壓公民社會?

「白紙運動」讓中共高層難以應對:要全國禁用白紙?還是要擴大打壓公民社會?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波「白紙運動」會延續多久?能否形成大規模的學潮?猶如1976年的「四五運動」或1989年的「六四學運」?恐怕還有待觀察。畢竟中共利用數位科技控制的手法已經相當成熟,各地「反對力量」要對接相連有相當之困難。

國際社群媒體廣傳中國境內爆發抗議潮,11月24日中國新疆烏魯木齊發生民宅火災,因為嚴格的清零封控防疫政策,官方公布釀10人死亡,而網傳實際死亡人數超過40人,新疆當地政府把責任推給居民自救力差,引起中國各地民眾強烈的不滿。

11月26日當天,上海居民及學生自發悼念火災遇難者的活動,隨後演變成抗議集會,這樣的情勢逐漸蔓延至全國各地,北京、湖南、四川等地也上演程度不同的示威行動,引起外界關注中國這波抗議潮的背後意涵。

「白紙運動」會否蔓延成全國性學潮?

這波自發性的抗議潮,主要因為中國長時間採取「動態清零」的防疫路線,地方落實中央封控指令的作法,埋下中國社會反彈的因子。

今年以來,中國各地屢屢傳出嚴格封控措施引發各種爭議事件,9月中旬時,貴陽轉運染疫民眾發生交通事故,導致20多人死亡,以及11月初,因為防疫要求導致無法即時救治煤氣中毒的3歲孩童,這些事件在網路上已被輿論抨擊,一直到11月中下旬,中國社會的不滿情緒,已從「網路社群譏諷」轉變成「社會維權抗爭行動」,這恐怕是一股讓中共感到憂心的反動力量。

今年10月中旬,富士康鄭州廠因為疫情升溫,許多工人以「徒步返鄉」的方式逃離封城,當時就嗅出地方政府與民眾對峙的緊張氣氛,一直到近日,富士康鄭州廠傳出工人維權抗爭,抗議人士不滿高壓封控及薪資權益問題,與防暴警察、防疫人員發生了衝突。

無獨有偶,在新疆烏魯木齊民宅火災之前,河南安徽也發生工廠大火,導致近40多人死傷的慘狀。一直到上海民眾這次的悼念活動,串連各地的抗議潮,有著全國性社會運動發酵的意味,倘若各地抗爭如雨後春筍般泛起,而且都聚焦在對封控措施的不滿,極有可能會嵌入「政治意識形態」的覺醒。

在中共獨裁統治下的中國社會,雖然政府壓制社會言論自由空間,但也無法完全清零社會不滿的情緒,尤其是嚴格封控所引發的社會反彈,早已成了不穩定的不定時炸彈,而這次新疆烏魯木齊火災事件,就是引爆後續抗爭的燃點。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