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中國留學生聲援「白紙運動」,學者憂新疆化管控套用全國,習近平面臨堅持清零或放鬆兩難困境

加拿大中國留學生聲援「白紙運動」,學者憂新疆化管控套用全國,習近平面臨堅持清零或放鬆兩難困境
中國海外留學生為在防疫封控下不幸罹難的中國人點上蠟燭和獻上鮮花。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數學者對「白紙運動」的可持續性看法保守。中國政治學者陳道銀認為,「白紙運動」大多數人只針對防疫封控政策,要求自由民主和改革的比重不高。只要官方放鬆管控,參與抗爭的人數會大幅減少。陳道銀說,以河南富士康事件為例,雖然鬧得挺凶,但當宣布賠償人民幣1萬元給離職者後,抗爭馬上煙消雲散。

加拿大聲援白紙運動,中國留學生罕見出面挺民主

(中央社)加拿大的中國年輕人聲援中國各大城市的「白紙運動」,多倫多和溫哥華有將近1000人走上街頭,許多學生都是第一次參與民主抗爭活動。曾經參與過六四天安門抗議的民運人士說,終於等到年輕一代的覺醒。

「白紙運動」的導火線是24日新疆烏魯木齊的火災,疑因社區防疫阻礙交通造成10人死亡,但官方卻反指居民「缺乏自救能力」所引起。26日深夜,上海市有一群人開始聚集,他們舉著白紙,為烏魯木齊遇難者舉行燭光守夜活動,引起警方鎮壓。其後,北京等城市的大學生手持白紙進行無聲抗議,引起國際關注。

「白紙運動」的參與者除反對動輒封控、頻繁核酸的「動態清零」防疫政策外,更喊出「要自由」、「習近平下台」、「共產黨下台」等口號。

聲援「白紙運動」的風潮也在加拿大展開。當地時間27日晚間,在溫哥華美術館廣場前聚集了將近500人,現場盞盞燭火、束束鮮花,年輕的面孔舉著一張張白紙,高喊著「習近平下台」、「解放中國」、「不自由 毋寧死」等口號。

多倫多民眾聚集中國駐多倫多領事館前抗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via 公民會
中國駐多倫多領事館前擺滿了抗議民眾獻上的鮮花和蠟燭。

第一次參與抗議活動的李政對《中央社》說:「我是上海人,看到生活在國際大都市的民眾,有腳不能行、有錢吃不上飯,這就是不正常。」來自北京的胡義森也是首度站出來抗議中國,他說:「本來有點擔心加拿大的中國特工會盯上我,但我又想,彭立發(網名是彭載舟)在北京都不怕,我身在自由的加拿大怎麼還能害怕呢?」

台灣移民小周在抗議現場豎起了中華民國國旗和數隻小熊維尼,他的妻子是上海人,兩人非常掛念在上海的親人。他說:「看到上海警察強行拖人、打人,實在太令人震驚難過。我們在這裡吶喊,當然中共是聽不到的,或者說聽到也不在乎,中共害怕的只是內部人民,所以我們要站出來支持他們,讓他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全球都支持他們、希望他們堅持。」

過去這一年中國發生了不少關於女性遭暴力對待的悲劇,溫哥華抗議現場上,領頭的多是女性。一位年輕女孩朗讀著一首悼念烏魯木齊死難者的詩歌:「難道忘了克拉瑪依的大火?幾十年過去了,時間、地點、人是變了,僵化的教條和冷酷的官僚依然沒變。」

另一名年輕女子小深則在現場鼓勵大家勇敢上台敘述自己的故事,高喊著:「不要父權、要多元。」呼籲所有人記得鎖鏈女、唐山女的悲哀,稱在中國的弱勢女性、LGBTQ(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及酷兒)等人士,更需要國際社會的關注。

加拿大東岸的中國留學生則於晚間冒著冷冽的風雨,聚集在中國駐多倫多領事館前抗議。

組織者是公民會,一群由中國留學生為主體的民主團體,負責人楊若暉說,今(2022)年6月4日和10月1日分別辦過活動紀念六四和悼念國殤,這一次參與人數將近500人,是之前的好幾倍,其中9成是年輕的中國學生。

但白紙運動會不會僅曇花一現呢?楊若暉並不悲觀,相信民主的信念已經逐漸在這一代中國年輕人內心萌芽。

他對《中央社》說:「我對現場所有人說:『如果明天共產黨說不封城了,徹查烏魯木齊大火案,懲處幾個官員,是不是我們就能忘記火災死難者了呢?是不是從此不上街了呢?直到下一次又發生類似的悲劇呢?』大家心裡都知道,要改變中國,必須要改變體制。很多人是第一次上街抗議,也不見得真的知道該怎麼做,但有了起頭就是好的,總會留下一些人繼續前進。」

當年在六四天安門前抗爭的張志康和夏瑞秋向中央社表示,移民加拿大逾30年了,很欣慰終於看到了不一樣的年輕面孔。

張志康說:「以前留學生的代名詞總是和小粉紅畫上等號,現在有了勇敢的光環。」

夏瑞秋則激動得泛著淚光,她說:「過去都是一些民運老面孔,這兩年常見香港、台灣、維吾爾和西藏的年輕人,終於看到中國大陸的年輕人展現公民意識,真的覺得中國有希望了。」

加拿大聲援白紙運動  中國留學生罕見出面挺民主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加拿大的中國年輕人聲援中國各大城市的「白紙運 動」,多倫多和溫哥華有將近1000人走上街頭,許多學生都是第一次參與民主抗爭活動。曾經參與過六四 天安門抗議的民運人士說,終於等到年輕一代的覺醒。

學者不看好白紙運動前景,憂新疆化管控上場

(中央社)被視為六四後中國最大群眾運動的「白紙運動」能否持續發展,學者看法保守。其中有專家認為,中國當局若出手鎮壓,可能會藉機加強對社會控制,進而把新疆管控模式套用在全國。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澳洲雪梨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指出,「白紙運動」已遍地開花,分散各地的參與者都對政府不滿,雖然沒有組織,但也是一股強大的力量,他們面對的問題與以往的維權事件不同,都對習近平這個人和這個政府帶來的民生災難,產生共同性的憤怒,目標很明確。

馮崇義表示,由於「白紙運動」參與者是使用翻牆軟體的年輕一代,能突破官方網路監控;而年長的參與者也可用口頭傳達方法散播訊息,避開當局監控。如果抗爭能持續,「白紙運動」有機會成為推動社會改變的力量。

但其他多數學者對「白紙運動」的可持續性看法保守。中國政治學者陳道銀認為,「白紙運動」參與者的訴求都對中國政府不滿,但大多數人只針對防疫封控政策,而要求自由民主和改革的比重不高。只要官方放鬆管控,參與抗爭的人數會大幅減少。

陳道銀說,以河南富士康事件為例,雖然鬧得挺凶,但當宣布賠償人民幣1萬元(約新台幣4萬4300元)給離職者後,抗爭馬上煙消雲散。因此,參與者能否達成集體行動,是「白紙運動」能否成功的關鍵指標。

他認為,依中共的思維,一定會把事件與「顏色革命」和境外敵對勢力連結,並採取更針對性的方法因應,中國知識界和菁英界沒有參與抗爭,會大大影響運動的組織能力和影響力。因此,「白紙運動」很有可能只是曇花一現,不會對中共政權帶來大的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