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講話沒有在聽》:以老爹的死亡為軸,透由喜劇說一個送行的故事

【2022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講話沒有在聽》:以老爹的死亡為軸,透由喜劇說一個送行的故事
Photo Credit: 《講話沒有在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2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講話沒有在聽》,自開場後,隨著鏡頭在單一的室內場景不斷重新捕捉各個角色的神情,空間只成了每位家人各據一方、各執一詞的舞台,再透過散落空間的提示道具推動劇情。

文:Expired Images

當《講話沒有在聽》以上下顛倒的影像開場,戲班子行過散著魔幻光的長廊仿若來迎接老爹的鬼差,先行地試圖為影片墊下人鬼共處而產生對話錯位的喜劇前提,再隨著母親返家進門,和煦色光消逝轉為陰冷色調填充接下來作為主場景的屋內,在舞台劇般的空間裡,營造出一個人處在生死過渡階段時,面對生前執念最終能否如願的掙扎,以及如何與看似彼此斷裂的家人道別的難言。

想到紀錄片《河北台北》裡,導演父親老李看著電腦裡的行車畫面,由影像指路,女兒的鏡頭試著帶著父親回到歸不了的老家。看過紀錄片的觀者也許不難理解老爹心中的掛念,與他信手捻來的玩笑下所掩蓋的無奈——自小經歷戰火,為了生存從軍,換過軍閥、解放軍、國民軍身份,最後漂泊來台,不曾回鄉。

老李早已透徹生命無法化解的重,只好靠著幽默作解。由此,《講話沒有在聽》同樣從幽默筆觸著手,以老爹的死亡為軸,透由喜劇說一個送行的故事。

然而,《講話沒有在聽》自開場後,隨著鏡頭在單一的室內場景不斷重新捕捉各個角色的神情,空間只成了每位家人各據一方、各執一詞的舞台,再透過散落空間的提示道具推動劇情。

儘管可以說,在世家人對話的毫無邏輯與彼此斷裂,是坐實這場家庭荒謬劇的形式特色,好凸顯唯一有點連貫的老爹自言自語回憶(並挾帶對《霸王別姬》致敬的情結)的執念之深,並佐以每逢金士傑獨白必有的催情配樂讓觀者共感遺憾。

然在調度上卻也只是一味地借助演員「言說」來營造角色,而家人們之間從彼此推卸責任到出殯路上,言談間僅讓夫妻關係、長照、保險金與(可能的)爭遺產等話題橫飛,看似要帶出更深層的背景,卻也因為刻意營造的七嘴八舌家庭相而說得零散,讓故事隨著破碎的對話邏輯行進。

而角色彼此關係的銜接在完全被對話阻撓的情況下,母親角色對小趙的諒解,與小趙趕赴見最後一面的自清也顯得十分突兀,也讓老爹這個身負時代創傷的角色未被其他人理解,反而僅讓他最後一念的如願作為末尾意欲達到感人高潮的工具。

全片期望達到舉重若輕而選擇了荒謬化與功能化家庭問題的途徑,在送行路上不斷顯擺著哭點與笑點,卻顯得這條路走到了浮於表面的煽情。

金馬59星光  「講話沒有在聽」演員開心登紅毯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劇情短片《講話沒有在聽》劇組團隊一同步上金馬獎紅毯,演員班鐵翔(左)、張再興(右2)、張詩盈(右)、 梁舒涵(左2)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