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仍走不出底層經濟基礎,「全球發展倡議」如何與西方思想陣地一較高下?

中國仍走不出底層經濟基礎,「全球發展倡議」如何與西方思想陣地一較高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被稱為「基建狂魔」的中國,在生產模式的經濟基礎以有別於西方國家,西方高科技產業的發展來自於近300年來在上層建築積累的政治,經濟與制度的經驗,與中國傳統仰賴密集勞動力與土地的發展經驗形成兩種型態的世界體系。西方生產模式重視資本市場的投入與技術的再回報,因而能產生百花齊放的科學與經濟成果。未來世界體系能否有效率的系統性分工,端看中國如何以西方經驗詮釋自身的發展現實問題。

11月的G20峰會期間,印尼的亞萬高鐵宣告營運測試,成為習近平出關外交少數能彰顯國際發展成果的議題,試圖一掃斯里蘭卡破產的陰霾,並且使中國能以全球發展的議題,擱置俄烏戰爭在大國外交的尷尬,從「一帶一路」的脈絡持續重申「全球發展倡議」,尋求屬於自身的大國外交敘事。

然而,以基礎建設為主體的「全球發展倡議」並未能協助中國突破現今的發展困境,面對當前的美中科技戰帶來的戰略性半導體困境,只能持續在發展中國家的朋友圈加深對中國資本的依賴,並未能替中國增添來自西方半導體與科技產業的新朋友,協助中國解開科技產業的限制。

「友岸外包」重塑美國的世界體系地位

美國提出「友岸外包」強化盟邦之間半導體科技的緊密關係,透過整合盟邦的生產力與生產關係,使得高科技產業所需的生產方式(Produktionsweise)集中於美國。

進一步從華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的世界體系論(The Theory of World System)來看,美國經由重塑半導體與高科技的上層建築(Überbau),包括文化、制度、政治權力結構等要素,使美國得以重塑以矽晶與算力為生產方式的世界體系核心區位。

中國仍走不出底層經濟基礎

反觀中國自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以來,偏重的面向是位於全球生產模式底層的經濟基礎,特別是生產質料與勞動力的部分,並且脫離不了亞細亞生產方式的制約,基於土地公有和附屬於土地而限制的勞動力,這也是中國即使是全球性GDP大國,卻仍有六億農民的原因。

從中國國內的發展模式來看,最早審批給沿海特區的土地政策是作為改革開放的重要基礎,地方政府經由土地審批、房地產項目,以及整體的新區規劃,才能從金融機構套現發展所需的資金,以及吸引廣大的鄉村農民工前來追尋更好的經濟條件。

「一帶一路」複製中國問題而非解決問題

這種發展模式從中國國內輸出到「一帶一路」沿途國家,同樣經由廉價土地和勞動力的取得創造財富來源,從中國河南整場轉移的農民工到東非肯亞的工業區,以相同的生產模式驅動發展中國家的初級成長階段,但是同樣也未能從中國模式尋求如何走出發展陷阱的指標。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