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卡達世界盃】分析:德國匯聚「價值觀、族裔、拜仁幫」三重矛盾,爆冷輸日本並不奇怪

【2022卡達世界盃】分析:德國匯聚「價值觀、族裔、拜仁幫」三重矛盾,爆冷輸日本並不奇怪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國家隊在卡達強烈抗議,筆者是一點都不奇怪;如果不抗議,反而才非常「不德國」。在有的人指責德國隊員「無聊」、「白左」的時候,筆者只會認為那些指責者完全不懂德國人。當然,德國為此付出的代價也不小。好在從第二場起,德國已經走出低迷,希望德國隊好運。

本屆世界盃最震撼的冷門,莫過於德國輸給日本。筆者此前曾從日本的角度分析過日本為什麼能贏,現在從德國的角度分析,德國為什麼會輸。這同樣有足球本身,和足球以外的原因,尤其是政治文化的因素。

德國隊在前教練勒夫(Joachim Löw)的治理下,連續四屆大賽進入四強,並在2014年勇奪世界盃冠軍,2017年勇奪聯合會盃冠軍,成績不可謂不彪炳。然而,自從2018年折戟開始,德國隊一下子陷入了低潮。德國人員不差,但整個隊好像無法捏合得好。

現在德國有一批不錯的傳球好手,一批不錯的邊鋒,卻缺乏像克洛澤(Miroslav Klose)那樣能頂在前接應的超級前鋒;在歷史級的邊後衛兼2014年世界盃隊長拉姆(Philipp Lahm)退役後,德國也沒有足夠好的邊後衛,而就連超級的傳球高手也沒有了。

於是,現在的德國隊員擅長傳球,但不擅長突破,德國愛用「無鋒陣」,在公布名單時用「中前場」取代以前的「中場」和「前場」。進攻時靠後腰傳球、邊鋒和影鋒穿插配合,依賴傳球製造機會。如果對方擺鐵桶陣,能傳入的效率本來就不高,更何況德國中前場把機會轉化爲進球的效率也低。

於是,面對鐵桶陣時,無效傳控太多,被人一打反擊就容易丟球。在落後要最後一搏的時候,也沒有戰術的後手,比如用長傳衝吊的衝擊戰術。

回想在2014年世界盃奪冠時,不但前鋒克洛澤和邊後衛拉姆還在,前場還有兩個傳球的超級高手:中場核心克羅斯(Toni Kroos)和「最後一傳」高手厄齊爾(Mesut Özil),影鋒穆勒(Thomas Müller)狀態也好。但到了2018年,不但克洛澤和拉姆退役,皇馬的克羅斯從上屆的前腰轉打後腰遠離前線,厄齊爾和穆勒狀態大降,德國就連傳球能力也有所下降,但勒夫依然執迷傳球戰術,德國的進攻就開始「便秘」了。

在去(2021)年歐洲杯16強戰失利後,德國足壇一致把教練勒夫和中場核心克羅斯當作「慢吞吞傳球」的替罪羊,帶領拜仁奪得「六冠王」的弗里克(Hansi Flick)取代勒夫成為新任主教練,克羅斯也退出了國家隊。拜仁慕尼黑中場、原先國家隊的右後衛基米希(Joshua Kimmich)成為中場核心。德國對新組合寄以厚望。然而,在和日本的比賽中,弗里克的國家隊和勒夫的弊端如出一轍。這反映了不是單個教練和球員的問題,而是德國足球培養方向出了問題。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