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怎樣翻譯足球員德文名字?

應該怎樣翻譯足球員德文名字?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與德國人談到這些足球員中文翻譯爭議,他們都會笑笑口,不懂回應。因為他們很難明白字母語言譯成方塊字的困難,也不知道因為中文的方塊字都有意思,所以除了讀音外,還要考慮用字,就是信達雅中的雅。

球員譯名與主流媒體不同的《Now TV》,譯員說到德文是很難處理的語言。但正如前文所述,德文一點都不複雜。

譯員提到翻譯原則是依據原文發音,這並沒問題。我留意到德國電視台的評述員,他們都是以近似原文發音來讀出球員名字,至少歐洲語言如是。

然而一些發音,德國人大多難以掌握。例如英文的「th」音 (西班牙文亦有這個發音),德國人多不會發,因為德文裡沒有。

另外就是西意俄文的大舌音,標準德文和大部分德文地方語言亦沒有。所以評述員讀到這些名字有「r」字的球員時,都會用德文的小舌音。此外就是英文裡不發音的「h」,好像Bellingham、Tottenham,德國評述員多連「h」音讀出,而非正確英式英文讀音。

與德國人談到這些中文翻譯爭議,他們都會笑笑口,不懂回應。因為他們很難明白字母語言譯成方塊字的困難,也不知道因為中文的方塊字都有意思,所以除了讀音外,還要考慮用字,就是信達雅中的雅。直至他們遇到華人,好奇地問:「What is my name in Chinese?」自己在中文裡叫甚麼名字時,才會領略到中文字與字母的相異。

當華人用中文字寫出這些西方名字時:約瑟、蘇菲、麗曹,他們都會驚嘆中文字的獨特,連忙嚷著要學寫,並追問每個字的意思。聽到意思不太特別,他們會再問有否另外譯法,換上更美的字。名字翻譯,是華人與外地人打開話匣的佳法。除了煮菜外,也用漢字美感吸引別人,加深文化交流。

談到德國人的香港譯名,政治人物的話,大多跟從華語拼音,例如默克爾、科爾、施羅德。網上時見討論,說到「希特拉」才是香港譯名,二戰時香港報章已如此翻譯,「希特勒」則來自普通話。至於會中文的德國人取的中文名,亦各有特色。例如德文老師Dr. Robin Sackmann叫沙儒彬、曾在歌德任教的Jördis Weilandt叫蔚藍水晶。前者有文人和俠士的儒風,後者則像藝術家的筆名,有脫俗清幽的風格。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