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卡達世界盃】日本爆冷勝西班牙晉級16強,德國止步小組賽;弗拉帕打破世界盃女主審天花板

【2022卡達世界盃】日本爆冷勝西班牙晉級16強,德國止步小組賽;弗拉帕打破世界盃女主審天花板
Photo Credit: FIFA World Cu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卡達世界盃E組小組賽最後兩場賽事,日本以2比1爆冷擊敗西班牙,成功晉級16強,間接使德國連2屆世足止步小組賽。而在哥斯大黎加對德國這一役由法籍的弗拉帕(Stephanie Frappart)擔任主裁判,同為女性的貝克(Neuza Back)與狄亞士(Karen Diaz)為助理裁判,是男子世界盃史上首度執法裁判全為女性。

日本爆冷勝西班牙晉級世足16強,德國止步小組賽

(中央社)卡達世界盃於台灣時間2日凌晨進行E組小組賽最後兩場賽事,日本以2比1爆冷擊敗西班牙,成功晉級16強,西班牙與德國積分相同,但在淨勝球取勝,使德國連2屆世足止步小組賽。

E組被視為本屆世界盃「死亡之組」,其中西班牙與德國分別在2010年與2014年世足奪冠。組內4隊今天賽前都保有叩關16強機會。

日本首戰以2比1爆冷擊敗德國後,第2戰以0比1不敵哥斯大黎加,今天的最終戰對上強敵西班牙。上半場第12分鐘,莫拉塔(Alvaro Morata)在門前頭錘破網,西班牙1比0暫時領先。

但日本隊下半場上演逆轉,堂安律、田中碧相繼在48分鐘和51分鐘進球,終場就以2比1力克西班牙「無敵艦隊」。

德國對哥斯大黎加一役方面,上半場第10分鐘,格納布里(Serge Gnabry)率先以頭錘進球,德國1比0領先。

下半場第58分鐘,哥斯大黎加的提黑達(Yeltsin Tejeda)先進一球扳平比分,接著再靠瓦爾加斯(Juan Pablo Vargas)進球逆轉德國,但這球隨後被判為烏龍球。

不過德國接著又靠哈斐瓷(Kai Havertz)梅開二度反超哥斯大黎加,到了下半場第89分鐘,菲爾克魯格(Niclas Fuellbrug)再進一球,助德國隊擴大領先至4比2並奪下勝利,然而最後仍與16強無緣。

哥斯大黎加對德國這一役由法籍的弗拉帕(Stephanie Frappart)擔任主裁判,同為女性的貝克(Neuza Back)與狄亞士(Karen Diaz)為助理裁判,是男子世界盃史上首度執法裁判全為女性。

今天比賽結束後,日本以2勝1負、積分6分,以分組第一之姿晉級。哥斯大黎加則以1勝2負、積分3分墊底。

西班牙與德國的戰績都是1勝1和1負,積分皆為4分,但淨勝球方面西班牙為6,德國為1,由西班牙拿下E組第二張晉級門票。

在16強賽方面,E組第一日本將於台灣時間12月5日晚間11時對上F組第二克羅埃西亞,E組第二西班牙則將於12月6日晚間11時面對F組龍頭摩洛哥。

打破世界盃女主審天花板,弗拉帕無畏質疑相信自己

(中央社)2022年卡達世界盃寫下歷史,1日賽事將首度由女性出任主裁判。弗拉帕因女性身分一路遭質疑,但用表現證明自身能力,不斷打破天花板。她向媒體表示,「必須堅持,並相信自己值得在這個位子」。

傳統而言,足球是男強女弱的世界,但11月22日世足C組小組賽的波蘭對墨西哥之戰,38歲的法籍裁判弗拉帕打破女性天花板,擔任第4裁判,成為男子世界盃史上首位女性裁判。

世界盃1日上演德國大戰哥斯大黎加,弗拉帕擔任主裁判,再次創下歷史。同為女性的貝克(Neuza Back)與狄亞士(Karen Diaz)擔任助理裁判,這將是男子世界盃史上首度執法裁判全為女性。

這項決定非常具有象徵意義,受到輿論熱烈歡迎,而弗拉帕激勵人心的故事與經歷也成為法媒討論焦點。

弗拉帕從小就會在週末看父親踢業餘比賽,因為興趣,報名上了足球規則課,並從13歲起開始學習在巴黎西北郊的男孩足球聯盟擔任足球裁判。

當時的教練季益枚(Jean-Claude Guillemet)對她印象深刻說,「她很小一隻,那些男孩都比她高,對她一臉不屑,但弗拉帕不在乎,她當時就有權威風範」。教練形容她內斂,且喜怒不形於色,「看到她現在的發展,這些特質也不讓人意外」。

弗拉帕在接受《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訪問時表示,此後她週六練球、週日當裁判,念大學後時間不夠,必須從踢球或裁判中二選一,「當時女子足球發展並不成熟,所以我決定停止踢球,但我那時並沒有成為第一位世界盃女裁判這類的計畫」。

接下來20年間,弗拉帕因沈穩表現與公正態度,使她不斷改寫歷史,2020年在歐洲冠軍聯賽擔任裁判,今(2022)年3月也在卡達世界盃資格賽執法,這些都是女性裁判在足球界首次達成的成就。

然而一路走來,弗拉帕在男性主導的足球世界遭受不少質疑。2015年,瓦倫西恩隊(Valenciennes)的教練在輸球後不滿她沒有判給自己的球隊12碼罰球,揶揄她:「裁判沒看到,她可能在花式滑冰。一位女性在男性運動中做裁判,很難啊。」

這番話遭到職業裁判工會譴責,這名教練也被罰禁賽2場。

2021年,弗拉帕的名字出現在法國盃決賽的名單上,引起許多人不滿,甚至在尼斯(Nice)還出現了希望她被撤換的請願活動。但法國足球協會(FFF)裁判技術主席加利畢昂(Pascal Garibian)站出來為弗拉帕發聲,表示她工作認真且表現優異,絕對值得獲提名。

現任法甲巴黎聖傑曼(PSG)總教練加提耶(Christophe Galtier)去年4月也表示,他認為弗拉帕是法國最好的裁判之一。

對於弗拉帕成為足球賽事最高殿堂的主裁判,加利畢昂否認是為了打性別平等牌,他說,「弗拉帕因為能力而成功,沒有任何特權,她獲得位子是因為才能」。

不過,網路和球場上的「厭女情結」讓弗拉帕和家人時常遭到謾罵,弗拉帕告訴《大西洋月刊》,「我家人有點害怕,但他們什麼都不會說,不希望我捲入麻煩或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