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封控將放寬?北京、廣州已有個案改採居家隔離,副總理孫春蘭、官媒皆改口「病毒沒那麼可怕」

中國封控將放寬?北京、廣州已有個案改採居家隔離,副總理孫春蘭、官媒皆改口「病毒沒那麼可怕」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多地爆發抗議過度防疫的「白紙運動」後,官媒一反過去報導方向,開始釋放COVID-19並不可怕的訊息。《人民日報》1日引述專家意見,表示COVID-19感染者「尚沒有證據表明有後遺症」。此外,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在國家衛健委召開座談會,延續前一日談話論調,強調COVID-19病毒致病力在減弱。

傳中國封控將放寬,北京廣州已有個案改採居家隔離

(中央社)儘管中國官方尚未正式公布,據媒體報導,北京和廣州已經有社區允許感染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的老人、孕婦與嬰幼兒居家隔離。這與過去「一人陽性、全棟轉運」相比已大不相同。

《路透社》1日報導引述瞭解內情的兩名消息人士說,中國將容許符合特定條件的COVID-19確診病患在家隔離,這是未來幾天官方即將宣布的補充措施之一。

《南方都市報》1日報導,在北京市朝陽區的多個社區中,目前存在確診病例居家隔離的情況,居家者多為不適宜轉運至集中隔離點的高齡老人、孕婦或嬰幼兒。

北京朝陽區的一名社區工作人員說,轄區內確診的1名高齡老人和1名孕婦都在家隔離。同時,對確診病例所在的樓棟單元採取「十字花」涉及樓層、住戶進行封控管理,至少隔離「5+3」天,期間所有封控住戶每天需要做快篩。

另有社區工作人員說,在考慮是否轉運確診病例時,患者的身體情況是第一衡量標準,看是否屬於老弱病殘孕等特殊群體,需要所在街道相關疾控部門對病例的居住環境等條件進行研判後做出決策。

《第一財經》1日晚報導,儘管不少人希望染疫後能居家隔離,但是否會因為氣溶膠或樓道排水管傳播增加鄰居染疫風險,進而導致樓棟遲遲無法解封,這也引發許多疑慮。

報導說,不只北京,在廣州也是如此,讓符合特殊要求的無症狀或輕症感染者居家,已部分成為「默認模式」,「無需經過鄰居簽名同意」。

在社群平台微博上,一些IP位置顯示在北京的網友紛紛留言,證實自己所住的社區就在實施「陽性居家」。有網友稱:「根本不是特殊人員居家!是全部陽性都不拉走了!我們小區確診22例,一個都不拉走…,一個小區在不增加其他陽性人員的情況下,還要22個確診全陰了才能解封,這不是開玩笑呢嗎?」

另有網友指出,自己所在的社區不說是哪一家有陽性居隔,但是所有鄰居都表示理解,並且希望以後都居家就行,「大家都不恐慌不歧視」。

中國副總理孫春蘭,接連2天強調病毒致病力減弱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1日在國家衛健委召開座談會,延續30日談話論調。她強調,COVID-19病毒致病力在減弱,堅持穩中求進、走小步不停步,主動優化完善防控政策。

《新華社》報導,孫春蘭1日在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召開座談會。她表示,堅持穩中求進、走小步不停步,主動優化完善防控政策,這是疫情防控的一條重要經驗。

孫春蘭並稱,經過近3年抗疫,中國醫療衛生和疾控體系經得住考驗,擁有診療技術和藥物,特別是中藥,人群疫苗完全接種率超過90%,加上Omicron病毒致病力在減弱,為進一步優化完善防控措施創造了條件。

她說,要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充實基層專業防控力量,強化社區醫療衛生機構分級診療,加強居民健康管理和服務,推動各項優化措施落地見效,保障人民健康安全和經濟社會發展。

孫春蘭肯定基層抗疫人員表現,希望基層抗疫人員加強政策學習,完整、全面、準確地把握和執行防控措施,及時回應群眾關切,幫助解決基本生活保障、就醫用藥等問題。

孫春蘭11月30日在國家衛健委召開座談會,首度提到病毒致病力減弱。她說,隨著Omicron病毒致病力減弱、疫苗接種普及、防控經驗積累,疫情防控面臨新形勢、新任務,防控政策持續優化,要加強全人群特別是老年人免疫接種、加快治療藥物和醫療資源準備。

官媒報導轉向,《人民日報》稱無證據顯示染疫有後遺症

中國多地爆發抗議過度防疫的「白紙運動」後,官媒一反過去報導方向,開始釋放COVID-19並不可怕的訊息。《人民日報》1日引述專家意見,表示COVID-19感染者「尚沒有證據表明有後遺症」。

《人民日報》app(應用程式)1日報導,感染Omicron病毒變異株後,絕大多數為無症狀感染者或輕症,極少發展為重症的情況,「已得到廣泛的知曉和認同」,但許多人仍擔心感染過後會留下後遺症。

11月30日,廣東省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感染科教授、廣州市黃埔方艙醫院總領隊崇雨田教授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後遺症在醫學上有其定義。「一些傳染病的患者,在恢復期結束後,某些器官的功能長期未能恢復正常,才會被認為是後遺症。」

從實踐中觀察,有的COVID-19病患的臨床表現可能持續比較長,比如味覺嗅覺喪失、關節痛、記憶力下降、 胸口疼痛、咳嗽等,有學者把這些稱為「長新冠」,但崇雨田認為,尚不能將其歸類為COVID-19的後遺症。「目前學界並未確認新冠肺炎(COVID-19)有後遺症。至少尚沒有證據表明有後遺症。」

他還說,當前,COVID-19感染者在康復後已基本不具備傳染性;即使是復陽,也不太可能傳播病毒。康復者對病毒有抵抗力,「大概在3個月左右不會再次感染;但超過這個時間,或有新的變異毒株出現,還是有可能再次感染。」

疫情發生以來,中國官媒如央視、《新華社》等持續報導COVID-19在美國等國家造成的死亡人數和對經濟社會的衝擊。直到今年11月上旬,人民網仍發出「國際觀察:『長期新冠』後遺症困擾美國等國家」文章,內容強調「危害長遠『社會後遺症』不容忽視。」

不過,11月底出現在多地的「白紙運動」顯示,許多中國人對疫情下的封控生活已經難以忍受,甚至願為此走上街頭並喊出政治口號。其後,重慶、北京、廣州等多地開始微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