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手語的華語老師:聾人的世界靜默無聲,卻也生機蓬勃、熱鬧非凡

學手語的華語老師:聾人的世界靜默無聲,卻也生機蓬勃、熱鬧非凡
協會今年辦的手語導覽活動|Photo Credit: 雲林縣聽語障福利協進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總結這段時間學習手語的經驗,我想說:學手語真的非常有趣!透過學手語而接觸與認識聾人文化,我才發現許多聽人世界理所當然的生活模式與思考方式,在聾人世界完全是不一樣的。這種種的差異,小到鬧鐘、門鈴與上課鐘聲,大到社會公共設施與資訊傳播,都是一種聽人與聾人之間的文化差異與衝突。

文:社團法人雲林縣聽語障福利協進會/黃柏禎 ,手語名:高個女

溝通是學語言的最大動機

我開始對手語感興趣,正是從接觸聾人開始的。

我是一個華語老師,學生來自世界各地,也是一個語言學研究所的學生,研究世界上的各種語言。語言學習以溝通為目的,而溝通需求,往往是語言學習最強烈的動機。我開始對手語感興趣,正是從接觸聾人開始的。在此之前,我的生活中從來沒有真正接觸過聾人,對於手語的認識,也僅止於曾經看過「手語歌」表演的經驗。

剛進語言所時,我很快就遇到了手語相關的研究論文。當時的我覺得手語很陌生,離我也很遙遠,先入為主地覺得一定很難。缺少了對手語的認識,讀論文時也總覺得隔著一層紗,朦朦朧朧、似懂非懂。直到2020年,我修了戴浩一老師的「手語與口語的擬象性」,班上有好幾個碩士班的聾同學一起修課,那是我人生第一次近距離接觸聾人。

看他們比手畫腳地溝通,我開始感到好奇。有天下課時大家在休息,聾同學們還在討論或聊天,我進到教室,突然感到一種「無聲的熱鬧」。那是一種很奇特的感覺,我看著熱烈地比著手語的聾同學們,頓時感覺到這個空間非常地熱鬧嘈雜,然而實際上,整個教室卻是非常安靜的,間歇聽到手語表達時的拍擊聲響,反而更加凸顯了空間的安靜無聲。

我驚訝於這種奇特的感受,更深刻地認識到,原來這就是聾人的世界、聾人的溝通──靜默無聲,卻也生機蓬勃、熱鬧非凡。

所上的聾同學們都非常友善又有耐心,隨著和聾同學相處的時間慢慢增加,我陸續學了零星的手語詞彙,也開始想和聾同學們有更多以及更深入的交流,但不會手語又寫字很慢的我,很快就有了挫折感。

直到我看到張榮興老師開了一門初級手語通識課,便鼓起勇氣去跟老師請求旁聽,就這樣踏出了我學習手語的第一步。後來,又因緣際會得知雲林縣聽語障福利協進會有開設手語翻譯專業培訓課程,便和同伴一起報名,開啟了我手語溝通、認識聾人文化的道路。

1669975991322
Photo Credit: 雲林縣聽語障福利協進會
手語繪本《小熊在哪裡》演出

打手語就像模擬重述真實世界

第一次上課那天,我有點緊張,心情忐忑不安。

2022年6月底,我帶著對手語的粗淺認識,諸如基本手形、位置、移動、方向等的基本知識,去到協會上課了。我們的手語翻譯培訓課是聾人老師全手語上課。

第一次上課那天,我有點緊張,心情忐忑不安,擔心萬一我看不懂老師的手語怎麼辦?然而直到老師開始上課,我緊張的心情才慢慢安定了下來。我確實不能完全看懂老師的手語,但是手語的高度擬象性使得打手語就像模擬重述真實世界一樣,總能猜個五六成,加上班上好多認真又熱心的同學們,總會適時給出一些零星片段的翻譯,便能懂個七八成,上課學習夠用了。

1669976049346
Photo Credit: 雲林縣聽語障福利協進會
手語班同學一起上台練習

課堂上老師會讓我們做許多練習,也輪流讓我們上台打手語練膽量。台下負責口說對話內容的同學有時會靈機一動臨時來個替換練習,對話架構套用了不同的主題詞彙,對話風格瞬間丕變,逗得全場哄堂大笑。

我一開始上台的時候,總是非常緊張,後來發現其實同學們都會在台下適時打pass相助,逐漸地也就生出一些安全感和信心來。有趣的是,手語沒有「偷偷」打pass這件事,但凡想用手語打pass,那只能是光明正大的!如同某次週六課程請來的手語翻譯員所分享的,手語沒有說悄悄話這回事一樣。這是我又一次從語言學習的過程中,感受到聾人文化與聽人文化差異的經驗。

1669976102400
Photo Credit: 雲林縣聽語障福利協進會
手語班同學互相討論
手語雖然沒有聲音,但也有屬於手語視覺上的洋腔洋調呢!

黃麗馨老師是個教學認真又活潑風趣的老師,她總是鼓勵我們要多練習,透過簡單的問答引導和對話架構,讓我們大量練習用手語進行生活會話和自我表達,又使我們從中得到更多日常生活的詞彙補充。

此外,老師也會仔細地幫同學們糾正手形、方向、位置等等的細節,通過老師的糾錯和比較,我才發現自己看不出來的差異,原來在手語上是有所區別的。我因為不習慣操縱控制手指,在打手語時總有一些手形上的小誤差,想來大概就像是外國人剛開始學中文時,發音不標準那樣。

原來手語雖然沒有聲音,但也有屬於手語視覺上的洋腔洋調呢!學手語就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有許多新奇的體認,但在更深入瞭解之後,又總是能看見手語和口語同為語言的共同點。

理解差異與尊重多元

總結這段時間學習手語的經驗,我想說:學手語真的非常有趣!透過學手語而接觸與認識聾人文化,我才發現許多聽人世界理所當然的生活模式與思考方式,在聾人世界完全是不一樣的。這種種的差異,小到鬧鐘、門鈴與上課鐘聲,大到社會公共設施與資訊傳播,都是一種聽人與聾人之間的文化差異與衝突。

學手語,不只為了聽人族群能更好地與聾人族群溝通,更重要的是透過學習手語進而認識聾人文化,我們的社會才能更加開闊視野、更好地理解差異與尊重多元。

作者簡介

黃柏禎,1981年生於府城。自來到民雄中正大學,便與這塊純樸的土地結下了不解之緣。

自認不是文藝青年,卻讀了非常文藝的中文系。自覺英文不好,於是跑去雙主修外文系。中外文學讀了一圈,發覺深愛還是中文,遂又回到中文系鑽研。碩士畢業後任教華語十餘載,二語教學經驗開啟了對語言研究的興趣,於是在2019年進入語言學研究所就讀博士班,並於此時接觸了聾人與手語。

透過學習手語,開啟了對聾人世界的認識與探索,並願長年積累的華語教學知識與能力,有朝一日能貢獻於台灣聾人的閱讀教學。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